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八十一章 重阳放榜

    大明万历十年,九月初九,重阳之日。

    自唐定下重阳节以来,九月初九这天,离人游子思乡吟咏,文人墨客悲秋颂菊。往年的济南府也是如此,人们或出游赏秋、登高远眺、观赏菊花,或遍插茱萸、吃重阳糕、饮菊花酒,习俗即是如此。

    不过今年与往日不同,济南城中登高踏秋的少了,人们都奔向了城中大明湖畔的贡院处。

    九月初九良辰吉日,今日乡试发榜!

    这天一大早,张籍在天还没亮时就醒了过来,此刻窗外还是一片漆黑,但他的心中却一点睡意也无。

    张籍起身披上衣服,点上蜡烛,转头看向同屋的三名同窗,发现方清之竟然也睁着眼睛没睡,此时他做起身子,正向着张籍看来。张籍将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一个嘘的噤声手势,各自回身穿上了衣服,随后两人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门。

    “方兄也睡不着啊?”客栈二层的走廊中,张籍出声问道。

    “唉,今日乡试发榜,不知我能否中举……”不曾想平时颇为乐观的阳光青年方清之也有如此抑郁闷闷不乐的时刻。只听他又道:“我外出读书已经五年了,五年来除却岁末回老家,其余时间全在书院中,为的就是能有乡试中举的一天,若能如此……哎……”

    说了一半,方清之又止住了,似是有心事。

    “若能中举又如何?”张籍好奇的问道。

    “若能如此,我当可实现夙愿……”许是平时没有和人说过,憋闷得久了,今时有感而发不禁想找个人倾诉,方清之将他自己的事情缓缓道出。

    原来方清之在老家曾救过一落水的女孩儿,女孩儿是当地有名的乡绅举人老爷家的小姐,因落水相救少男少女互生情愫,方家不过是一乡下小农,勉强算得上中农之家,虽有几亩自留地,但是身份地位如何能举人老爷相比呢。

    方清之缠着母亲去提亲,门不当户不对,结果可想而知,那举人乡绅拒绝了,好在是诗书传家的门第,并未向方清之母亲恶语相向,在得知方清之在社学读书且功课优异后,禁不住女儿的恳求,向方母定了五年之期。

    若是方清之能一路高中举人,则允诺两人婚事。方清之闻听此事后,更加发奋努力,不仅考入了清渊书院,还科场连捷县府院三试顺利通过,成为县学廪生。如今更是前来参加乡试,这最后一道关卡若是过了,他就能抱得美人归。

    五年之期,方清之从当时的十九岁少年,成长为二十四岁的青年;他当时就救下的少女也从十四等到了十九岁。如今已是最后之期,乡试放榜就在今日,前路未知,他的心中岂能不彷徨、岂能不焦躁。

    这是一个老套的情节、是一个老套的故事,但是当它放到你朋友或家人身上时,这就不在是故事,而是真人真事,这让人听后,心中自有那么一分让人动容的悸动。

    对方清之所说的事情,张籍自然是无能为力,只能拍拍自己这位朋友的肩膀以示安慰鼓励,剩下能做的就是安安静静的做一个合格的倾听者。

    就在两人说话的同时,天色也渐渐的亮了起来,客栈中人们渐渐醒来,走动声,说话声也多了。这时,王讲郎组织起想去看榜的同窗们一起前去贡院。

    或许是有的同窗考得不好,或许是心中忐忑不敢面对现实,或许是忧惧大悲大喜怕心脏受不了,有人不想去看榜,若是中了自有报录人前来报喜,若是没中也不必在众人面前失态,王讲郎是过来人,对此表示理解,也没有勉强,到最后共有七人没有前去。

    收拾齐备,王讲郎和十三名书院士子,一同出了客栈,向济南贡院走去。

    这才清早,街道上就有了不少行人,和张籍一行一样,他们也多是向着贡院方向前行。

    不多时,众人便来到了贡院前,远远的就能看见贡院放榜的照壁处挤满了这一次赴乡试的生员和他们的家人。士子们有的双手负后,翘首以盼,有的故作云淡风轻,有的则是抓紧一点,趁着这还没放榜前的时光,和几个朋友闲聊,能开心多久是多久。

    王讲郎来过许多次济南,就近找了个茶铺让众人坐下,四五人一壶清茶,分三桌就做,这也是来的早些,还有就是大多数外地士子不知道有这么个等候的去处,要不然这茶铺肯定一个凳子也不剩了。

    就这样清渊众人,一边谈天说地一边等待着贡院大门开启。

    时间慢慢推移,茶铺里等候的士子也越来越多,茶铺老板笑得合不拢嘴。

    眼看天近午时,茶铺里的张籍并未起身,招手唤来伙计,想要让他续水。这会儿他可不敢轻易离开座位,如今茶铺内外挤人员众多,抢座位是家常便饭,稍有空余就会被人惦记。

    被招呼的手忙脚乱的伙计,刚掂着大茶壶走过来,就听到茶棚外有士子喊道:“出来了!出来了!贡院里彩亭出来了!”

    顿时整个茶铺里就像火山爆发了,声浪一下子几乎要掀翻房顶,然后人潮汹涌,争先恐后的冲出茶铺。

    消息已经传开。街头俨然是人山人海,走也走不动,狮子桥上也满是人,士子们只好站在道旁,对着贡院方向翘首以待。王讲郎三次带队前来乡试,见惯了这般场景,当下安抚清渊众人不要去挤,等到茶棚里人不多时,他才让众人站起身来凑到一扇窗前——人们都只顾往外跑往前挤了,不曾想在这扇窗前也能看到贡院照壁前的情形。

    按照以往的规矩,乡试上榜名录要先填好后要放入彩亭,然后再抬到照壁上张贴。

    不多时,众人果然远远地望见贡院内至公堂方向出来几十名兵丁,他们簇拥着一顶彩亭,身后有乐师唢呐锣鼓,吹吹打打,就这样穿过三大牌坊,好不喜庆。

    彩亭身后便是乡试总裁官沈鲤,夏副主考,六位同考官,提调官、监试官、监临官、山东布政使等一行朝廷大员,他们在一众官兵的护卫之下,从另一旁登上了贡院旁的唱经楼。

    这时,彩亭也已经到了照壁处。

    诸事齐备,乡试发榜就在此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