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七十八章 沈鲤之意

    就在乡试士子们在城中或焦急心切或放浪形骸等待发榜的时候,此刻的济南贡院中卷子的批改工作也在紧张有序的进行着。

    深秋时节,虽然几日晴几日阴间或交替,但这天气还是不可逆转的向着寒冷发展。九月初八的济南贡院,秋风萧瑟卷起落叶,吹动光秃秃的树枝。院落中格外清冷,行人寥寥,只有偶尔几个传话的书办匆匆走过。

    至公堂副主考房内,几个炭盆中上好的无烟木炭无声的散发着热量,能听到的只有三个阅卷官和副主考官沙沙的翻书声和屋外梭梭的风声——温暖、安静是这里的主题。张籍的卷子和春秋房的其他推荐上来的卷子一样已经被送到此处三天了,稍有不同的是他的卷子在第一份。

    副主考姓夏名惟纯,是嘉靖三十二年癸丑科二甲进士,现年已经快六十岁,头发花白已现老态。

    此刻夏副主考刚看完尚书房的卷子,喝了一口清茶歇息片刻后,他拿起了春秋房的试题,这卷子正是张籍的。

    他先看了卷子上写的评语,最引人注目的当然是春秋房房官所写的那一长句和最后添上去的可列经魁四字。

    “杜兄轻易不荐人,竟给这卷子写了这么长的评语……可列经魁、典雅、精结、神完气足、三个圈,有没有说的那么好。”夏副主考自言自语道。

    语罢,他铺开卷子,细细读起来,读完之后,手犹未放下卷子,不禁出言道:“原来如此,果然不凡。”说完,提笔在上边又画了一个圈,并写上一行字“精理为文,秀气成采;清华郎润,迥异浮嚣;外推内究,体大思精;词意兼美,可为上上。”

    一共三十二字评语,可谓称赞之词溢于言表,作为副考官,夏惟纯谨守自己的职责,并没有说这张卷子应该列为第几名,只是言道为上上佳作,至于第几,这是主考官的权力。

    写完批语后,夏副主考转身对一名书吏道:“将此卷速速拿给沈大人。”话一出口,那名书办刚想要接过去。

    夏副主考想了想道:“算了,还是等会儿本官亲自送去。”说罢收回试卷又看起春秋房其他的试卷。

    大约又过了一个多时辰,夏副主考从各房荐上来的卷子中在次挑选一便,最后精选出一百份,他将张籍的卷子放在第一份的位置,唤来书办捧着,一同前往乡试总裁官沈鲤处。

    乡试总裁官的房间也是在至公堂内,夏副主考不用出楼,片刻后就到了沈鲤处。

    “大人,这是下官筛选后的一百份试卷,请过目。”夏副主考到了沈鲤书案前,将一摞卷子放在了案上。

    就这样,经过过关斩将后,一百名考生的卷子终于来到了乡试总裁王世贞的案前,在这里考生们还要在经历依次最后的角逐,一百份中最终选出八十份。

    沈鲤点了点头,接过卷子,夏副主考此时站立在一侧并未退下,沈鲤觉得有些奇怪,不过并未出声,拿起最上面的一份看起来,这卷子正是张籍的。

    主考官阅卷向来是先看卷头,卷尾再看文章,因为卷头上有一众阅卷官的等次标识,卷尾有评语、意见。

    沈鲤一眼看去,但见卷头上四个圈,心下明白这是两名阅卷官,房官,副主考一致认可的文章,每篇呈至自己案前的文章,都需要经过这么四道审阅。

    除非是主考官认为这一百份中选不出来八十份,需要动用主考官的权力,到遗卷里去搜落卷,不过这样的情况一般不会发生,发生这样的事情就意味着主考和下层所有阅卷官的不和,传出去可不是什么好名声。

    看完卷首下面各房官的圈点,沈鲤又看向卷末两位阅卷官,房官,副主考的批语。

    好家伙!这到底是什么文章能得众人如此不吝溢美之词的赞赏。

    “神完气足”

    “典雅、精结、明确、得体”

    “是策能言之而可察人心,正君心诚臣意为开拓之道,尤为有见地。得士如此,可以闻于矣——可列经魁”

    “精理为文,秀气成采;清华郎润,迥异浮嚣;外推内究,体大思精;词意兼美,可为上上。”

    带着这份疑问,沈鲤细细读了这七篇文章和一首五言八韵诗,越读心下越是满意,这几篇文章其文风颇有汉唐雄浑之气,其文意兼具经义实务之策。

    沈鲤向来寡言慎语,看完文章见夏副主考还在一侧站立,心下不禁想到,难道这份试卷有什么不妥之处?脑中飘过这个念头,又重新看过一遍,当他看到最出色的第一篇中指责张居正施政方针的两句话时,心下顿时了然。

    沈鲤沉声道:“夏副主考,何故还在站立,莫不是认为本官会不采纳此文,有你等四位考官批语,这张卷子想来是得了你们的一致认可。有如此举棋不定,莫非是为张江陵故事?”

    夏副主考听此一言,知道自己等人的心思都被看穿,面色一红道:“大人慧眼如炬,我们四位考官一致认可,此卷可冠一房,只是担心此卷因政见不合而被黜落。”

    沈鲤放下卷子,抚须道:“圣天子在位,岂可因言废事,况且此不过一介生员之言。昔日张江陵在时,朝堂之上无一人敢拂逆于首辅,不想其余威竟至如此。”

    说这句话的沈鲤是什么身份,万历皇帝信任的老师!这话一出,就算是在怎么政治不敏感的人都能听出来其中透漏的朝廷风向了,张居正一派这是要失势啊。

    只听沈鲤又道:“今科乡试开考之时,本官已经说过,所有卷子都是考生呕心沥血之作,尔等只管谨慎批改,不要误了众考生数载寒窗之苦,不曾想还有这般诸多心思在其中。”

    “大人教训的是,下官惭愧。”夏副主考拱手道。

    “好了,这里只有第一场的试卷,你速去将这一百名士子第二三场的试卷拿过来以备查看。”果然和张籍所料不差,沈鲤的确不仅仅看重第一场的卷子,二三场卷子他都要看。

    夏副主考闻言躬身行礼退下准备卷子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