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七十七章 感谢,授法

    一番客套之后,张籍肃容长揖躬身拜谢道:“张籍谢过金先生的诊治之恩。”若是没有金郎中的内外兼治,张籍断然不会好的那么快,竞争如此激烈的乡试考场,这一点点的状态不佳都有可能是中与不中。时逢重病,恰遇良医,实乃自己之幸也。

    “不必如此,来,到这边坐下,我再来把把脉。”金郎中说罢,让张籍在诊桌旁坐下,而他坐在了对面。片刻后,只见他捻须点头道:“风寒已去,这几日多加衣物,不着凉风即可。”

    张籍再次谢过之后正要离去,忽见一旁正愁眉苦脸的背书的阿昌。心头涌上一事道:“阿昌,你可想快速的将书本背下?”

    “我倒是想,可这书本上的字我才刚刚识得,单独拿出来我还能认个差不离,组合在一起,其中的药理药性就着实晦涩难懂……”阿昌合上课本叹道。

    “还不是你不用功,要是早晚都在看旬月功夫也能记下。”小翠毫不给面子的笑着说道。

    “阿姐你……”阿昌被小翠说的一时语塞,他平时的确不用功。

    “我这有个快速背书的法子,能让你事半功倍,你可要学?”张籍又道。

    “嗯?不就是熟读成诵吗,张大哥还能有什么好办法。”阿昌不以为意的道。

    “糊涂,张小相公可是秀才,若是过了乡试就是举人老爷,比你这个蒙童强了不知多少倍,小相公想要教你是你的福分,还不快快道谢。”金郎中见张籍想要教自己的孙子,但阿昌这小子有点不经心,不禁出声训斥道。

    “我不信。”阿昌眼珠一转把手中的《本草经集注》递了过来道,“要是张大哥能一个时辰内背下这本书我就信。”

    金郎中听阿昌如此说,又要训斥,被张籍拦下了。

    好小子,让我背书,你这不是班门弄斧么。

    张籍哈哈一笑道:“你可当真?”

    “当真!”阿昌点了点头。

    “好,背这么一本薄薄的医书,何用一个时辰,半个时辰即可。”张籍接过书本笑道。

    “吹牛吹牛!”阿昌吐了吐舌头,显然不信,他背了二十多天了才不过记下一半。小翠的这会儿听到两人说话,也停下手中你给的活,走了过来,她是背了半个月才记下整本书,对张籍说的半个时辰就能背下来,也是将信将疑。

    “你看好时间。”张籍说完,就翻开了这本《本草经集注》。

    一旁的阿昌去旁边拿出两只线香点上一支,一支香燃尽大约是半个小时,两炷香就是一个小时,相当于古代的半个时辰。

    《本草经集注》是古代药学著作,共七卷,乃是南北朝梁代陶弘景所编著,阿昌看得这本是七卷本草经中的第二卷,讲得是草木类的药性,张籍今天是第一次看。

    时间悄悄溜走,张籍一页一页的细细翻看。阿昌在一旁,吃着点心,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小翠聊着天,在他看来,想在半个时辰中背下来这本书,绝对是不可能的。

    青烟袅袅,一支线香燃尽,阿昌又点上一支,最终这第二支线香也化成了灰烬,张籍也正好看完最后一页。

    “张大哥,时间到该你背了。”阿昌放下手中的点心笑着道。

    这个小孩儿是想看自己的笑话啊。

    “好。”张籍将手中书本一合,递给阿昌,站起身来朗声背到:“草木上品,紫芝,味甘,温。主治耳聋,利关节,保神,益精气,坚筋骨,好颜色。久服轻身,不老延年,神仙。一名木芝。生高夏山谷。六芝皆无毒,六月、八月采……”

    初时阿昌还在对照着书本想挑张籍的错误,但是随着张籍背的越来越多,他的嘴巴张得越来越大。

    “……蒲黄,味甘,平,无毒。主治心腹膀胱寒热,利小便,止血,消瘀血。久服轻身。益气力,延年,神仙。生河东池泽。四月采。此即蒲厘花上黄粉也,伺其有,便拂取之,甚治血,《仙经》亦用此……”

    草木上品共有一百一十八种,张籍到现在已经背到了第九十一种蒲黄。到现在为止,一字无错。一旁的小翠吃惊之余满是崇拜,这可是她背了半个月才记下来的,难道世上真有过目不忘之人。

    再看阿昌,这少年的眼中除了惊讶还有不信,没等张籍背完就打断道:“你一定是事先背过,一定是这样。”

    “小相公是应考生员,哪有时间读什么医书,你还不快快向小相公求教背书之法!”金郎中见孙子还在嘴硬,又严声斥道。他的心中对张籍有此过目不忘之能也是甚为惊异,有这本事的都不是一般人啊,自己的孙子若是能学到一二分本事就能受用不尽。

    阿昌只是不用功并不是脑袋笨,事实摆在面前,他稍微一想也就明白过来了,当下老老实实的走了过来道:“张大哥,刚才是我错了,请教我背书之法。”

    见到阿昌态度转变,张籍也不追究刚才他的失礼之处,毕竟他本就是打着报恩的心思来教金郎中的孙子的。当下张籍温言笑道:“无妨,等下认真听我讲述即可。”

    在金郎中的眼神示意下,小翠到一旁泡了被查放到张籍面前,也坐在一旁听了起来,机会难得,这样的学习机会怎么放过。

    “有道无术,术尚可求也;有术无道,止于术;道术相成,万法可通也。读书诵读之道,亦当求其道,行其术。若死记硬背事倍而功半,若能先通晓其意,辅以触类旁通之术可事半而功倍……”张籍缓缓而言,又拿起一旁的笔墨给两人做起了示范。

    张籍讲得这些就是思维导图的升级版,用联系的方式记忆。他先讲了分类联系的道理,再请教金郎中关于《本草经集注》草木卷的分类方式,最终,给两人完善了成一张总图,三张分图,每张有三十余种草木类药性。

    阿昌和小翠听得渐渐深入其中,一旁的金郎中对张籍讲述的方法也颇有所得。

    待到讲解完毕,已是正午时分,几人均大有收获,在金郎中盛情相约下,张籍就在益安堂处用的午饭,宾主皆尽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