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七十三章 人情冷暖

    却说张籍正在医馆中休息,忽听外面传来敲门声。

    “张小相公,外面来了两个人,一个年长的说是你的先生,姓王,要不要见。”声音清脆悦耳,是金郎中那唤作小翠的孙女。

    “见,见,请他进来吧。”许是王讲郎和同窗来看他了,张籍连忙披了一件衣服起身。

    片刻后,门外传来脚步声,推门而入之后,来人正是王讲郎,另一个是方清之,他的手中还掂着一个考篮。

    “张籍,听说你在考院中病了?现在怎么样?”王讲郎急切的道。

    “已无大碍,听金郎中说,再喝上两副药,泡一次药汤就差不多了。”张籍说话时还带着鼻音,嗓子也有些嘶哑,这会儿药劲一过,症状又明显了些。

    “这是王讲郎给你准备的考篮,明天乡试你带着。”方清之讲手中的考篮放在张籍的床边,又道:“哎,这怎么好好的就病了呢。”

    “我听说你是第一个交卷的,可有此事?”王讲郎关心起张籍的考试情况。

    “确是如此,不过八道题我都已写完,影响不大。”张籍看到了考篮又道,“先生又专门给我准备了考篮,张籍谢过先生。”边说着张籍就要下床行礼。

    “不用不用,理应如此、理应如此。”王讲郎扶住张籍不让他下床,“能写完就好,今年是你第一次下场,你还年轻,不必太过在意,大不了再等三年。”

    看来是王讲郎误会了,张籍也没多做解释。

    知道张籍需要休息,王讲郎又嘱咐了张籍考场上的注意事项,约好明天凌晨来叫他一起去考场,之后在房内坐了一会儿就和方清之一起离开了。

    两人走后,张籍打开了考篮一看,里面除了考试用品外还有一件长袍,看上去像是方清之的外衫。张籍心下颇有些温暖,到底是纯洁深厚的同窗之谊,还没沾染社会大染缸中的种种杂念。

    张籍身边也没有带经义典籍,随手拿起一旁的一本医书看了起来,看着看着困意上涌,就沉沉睡去。

    再听到敲门声已是晚上,小翠给张籍送来了晚饭,许是从王讲郎两人口中得知张籍是临清州小三元获得者,不禁对张籍有些好奇,送饭的时候多看他几眼。

    晚饭都是青菜稀粥,很是清淡,好在张籍食欲不错,一样是吃的津津有味。

    饭后一炷香时间,金老者端来了刚煎好的中药,看着张籍服下后,又招呼阿昌和小翠提来热水,配好药汤,进行第二次的药浴。

    不一会儿药力内外发散,张籍满面通红,出了很多汗。这次泡药汤和上次一样是一个时辰,泡完后,金郎中嘱咐几句让他注意保暖就出了房间。

    许是药中有致困的成分,泡完药浴的张籍上了床榻盖好被子,在精神压力和感冒的双重折腾下,不一会儿便睡了去。

    深秋的北风已经带上了冬日的凛冽,在屋外呼呼吹着,将院中大树上仅剩的几片叶子打的哗哗直响。明天又是寒冷的一天。

    “张兄,走了走了。”睡梦中的张籍被一阵敲门声惊醒,听声音像是方清之、郑茂和方毕三人。

    “来了,马上,等我会儿。”张籍喊了一声,觉得嗓子干哑,拿起一旁小桌上的残茶喝了一口,润润嗓子方觉好受点。

    这一觉醒来,张籍觉得精神好了很多,身上的痛苦少了许多。他毕竟只有十五岁,一旦病去,不似那些沉疴重病的大人还要卧床一段时间,少年人恢复活力比谁都快。

    穿好衣服,又披上方清之的外袍,张籍舒展了下身体。唔,还有酸疼,不过比昨天早上已经好了许多。提起考篮,出了房门,正见三双关切的眼睛。

    “张兄可是好了?”

    “不会影响考试吧。”

    “看上去,张兄精神不错嘛。”

    “已无大碍,已无大碍,多谢三位仁兄挂念。”张籍笑道,“我先去和金郎中说一声。”

    张籍的话音刚落,就见金郎中已经到了,只听他道:“张小相公可是要走,这里是两份药,还有一个砂锅,你先拿着,今天中午,晚上各煎一付,这两剂药下去,再注意不要受风应该就没事了。对了,这是五钱银子你拿着,昨天你给的二两三钱银子,用不了这么多。”

    “谢过金先生,这药和砂锅我拿着,钱我就不要了,这又住又在这儿吃饭的……”张籍看到老者要给钱,不由得推辞道。

    “不行,小老儿这医馆传到我这已是第三代,想来童叟无欺……”金郎中执意要给,张籍执意不受,就这样互相推辞起来。最后还是方清之等人看着快要到入场的时候了,催促张籍,张籍不得已收下银子,行礼感谢道:“张籍改日定然前来登门拜谢。”

    随后便和方清之三人一起向贡院走去,北风还在吹,深秋依然冷,只不过张籍的心中是暖洋洋。

    ……

    不多时便到了济南贡院,照例是领取木炭蜡烛后前往龙门处排队搜检。

    最重要的第一场过去了,剩下的第二三场就不需要太多的精力了,因为现在阅卷工作已经开始了,头一场关系你考生是否被录取,后面几场关乎士子的名次,也就是说第一场的卷子你要是没有被考官取中,那么剩下两场的卷子基本上不会去看。

    因此众位考生的精神状态都有些放松,排队中张籍看到一旁济南府队伍中有人在聊天,隐约听到其中一名考生说了第一场时,有几个上了岁数的士子,考了一半撑不下去了生了病,被巡场兵丁发现强行扶出考场,幸好自己年轻平时锻炼也多能抗住这突如其来的病痛。

    现在张籍排队时被寒风一吹,脸色变得有些苍白,一起排队的书院同窗都十分担心张籍,关于林延潮提前交卷的一幕很多

    人都看到,除了王讲郎、方清之、方毕、郑茂四人,都以为他是考场发病无法支持,故而放弃考试,哪里想到他是提前写完交卷。

    这世上有人情温暖处,自然就有人情凉薄处。

    另一队中有几个人不免幸灾乐祸,看着张籍面嫩年纪小,当下不免有人故作‘好意’来劝道,怎么这么不注意身体,身子不好就不要强撑了,放弃第二场吧,以往就有考生强撑着抱病考试,不曾想在考房里猝死,直到交卷时才被人发觉,着实可怜,反正你年纪还小,就当长长见识,积累经验,三年后再来啊。

    对于这些看似好心安慰的人,方清之几人面露不忿之色,就要和他们理论,而张籍只是笑了笑,拦下同窗不作理会,这等小小的事情不当放在心上,在龙门面前若是发生冲突引来龙门官反而不美。

    那几个人当下脸上都是一副我的好意已是尽到,你若是不听一意孤行,有什么三长两短可不要怪我没提醒你的表情,摇摇头便回到了自己队伍中。

    一样米养百样人,坚守自己本心,竭尽全力,用榜上有名来打这些人的脸即可。

    这时轮到临清州学子搜检了,听得传唤声,张籍大踏步走向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