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七十一章 离场

    乡试第一场第一天张籍着凉生病,第二日一上午他写完全部八道试题,下午便是誊录。

    感冒的状态下写这么多字真是不易,张籍强打精神仔细的在程文纸上誊写着,七篇文章加上一首五言八韵试帖诗,一共大约是三千多字,这点字数对平时的张籍而言最多一个时辰能写完,但是今天的张籍用了整整一个下午,耗费了三个时辰,一直写到太阳落山,蜡烛燃起。

    今天白日里已是北风嗖嗖,到了晚上更是寒冷,张籍收拾好写完的试卷,将其重新放入纸袋,妥善收好后,把炭盆放在了小窗进风口处,这样进来的冷风也不显得那么凉了,也没有一氧化碳中毒的风险。

    吃过饭后,张籍不愿睡去,病情愈来愈重的他还未闭眼即能看到混乱无序的梦境,蜡烛的亮光充满了考舍,这一晚真的难熬。

    ……

    不知过了多久,张籍耳边听到不知哪里传来的朦胧鸡啼,考舍内的蜡烛早就燃尽,炭盆也只剩下几点红光在散发着余温,张籍换了个姿势又眯了起来,不多时,几声锣响真切的响起。张籍慢悠悠的醒转过来,这一晚终于过去了。

    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张籍嘶哑着嗓子拍着考舍的门对外面巡场官兵喊道:“交卷交卷!”

    听到张籍拍门要交卷的声音,四周的考舍中出现了不少议论声。

    “这是何方大才,这么快就写完了?”

    “哼,这么快能写完,也可能不是一方大才,也许是一个草包。”

    “听这位朋友的嗓音,似乎是着凉了啊……”

    “难道是病情很重,草草写完提前离场吗……”

    听到声音走过来的寻常兵丁也是惊讶道:“这才刚刚允许交卷,相公您就要交卷吗,还有一整个白天能写……”

    “我已经写完了,头天偶感风寒,现在身体抱恙想早些回去诊治,咳咳。”张籍低沉着嗓子说道,还伴着咳嗽声。四周的考生闻此恍然大悟,自以为知道了真相——这个提前交卷的考生,是生病熬不下去了。

    见张籍如此,这名兵丁不敢怠慢,急急的出去受卷所喊受卷官了。

    不一会儿一名身穿七品服饰的受卷官就赶了过来,他也是很惊讶,走到张籍的考舍外问道:“你可是全都写完了?”

    “回大人话,全部试题皆以写完。”张籍这会儿嗓音嘶哑更甚刚才,许是刚刚醒来还没喝水,口干加上嗓子哑的缘故。

    “你嗓子都这样了,也罢,这交卷之后,可不许反悔。”受卷官都是由州县的正印官担任,最低七品,张籍叫一声大人也是应有之意。

    “学生明白。”张籍说道,他自己也不想这么早交卷,这又不是县试府试,能让主考官提前面试,留下好印象。他这是打算快点去喝点药,别影响了后面两场。

    “好,递出来吧。”受卷官点头说道。

    张籍当下就将装着卷子的纸袋从小窗中递了出去,那受卷官取出一看,上面写着临清州张籍五个字,又见几张程文纸上写得满满当当,一手小楷写的神采飞扬,不禁赞道:“病重能写出这笔好字,真是难得,难得!开锁。”

    站在受卷官一旁的兵丁应了声是,从腰间取下钥匙给张籍打开了房门。

    久在暗室中,张籍出来眯缝着眼睛适应了一下,提着考篮向龙门处中走去。

    听到张籍的脚步声,四周的考舍内不禁发出了几声惋惜的叹气声,谁也不知道在这考场上会发生什么意外,感同身受之下,仿佛重病离场的张籍就是自己一般。

    叹息只是片刻,等张籍的脚步渐远,考生们又投入了答题之中。

    第三天清晨锣响张籍便交了卷子,是今次乡试第一个交卷的。有人交卷就代表着试卷评阅程序启动,这一过程大致分为五步。

    第一步,受卷官拿着张籍的卷子后,来到受卷所中交给专门的书吏糊名密封,糊名后受卷官再收回盖上戳印送到弥封所。

    第二步,弥封官将试卷折登、弥封、糊名、编号,交誊录房。

    第三步,誊录房里有专门的书吏用朱笔誊录,这是为了避免出现作弊暗号或者有考官根据字迹辨认出考生。

    第四步,誊录完毕,原卷和誊录卷送到贡院对读所,由对读官带领着书吏校对,校对无误,对读官将原卷封存,把誊录卷送到收掌所收藏。

    第五步就是改卷开始了,收掌所将誊录卷送到挨着的至公堂,也就是阅卷场所。至公堂有内外之分,外房是一大间,內房以五经分五间房,中间用帷幔间隔。

    外房收掌官接到卷子后按五经分类,再依类别送入內房,像张籍的卷子就是送到春秋房。试卷先交同考试官评阅,同考试官若是对试卷满意则在上面画圈,不满意画尖。满意的试卷要批阅人签名并写下评语,交房官审核,满意后画圈再向主考试官推荐。

    第六步也即是最后一步,是副考官审核,满意后画圈交主考官,主考官再将这些被推荐的试卷进行评阅,同样是满意的画圈,不满意的画尖。整个过程,均由内外监试官监督。

    这大概就是乡试里一张录取卷的流程,若是一张卷子写满四个圈,既是中举了。不过是若是写得差的文章,阅卷官就直接给你落卷了。除非主考官认为各房推荐试卷不妥,要在遗卷中收卷,那时若看中某人的文章再将之拔擢,只是碰上这事概率绝对是微乎其微。

    为了保证公正不泄密,上述流程中涉及的人员,包括主考官在内所有的这些为乡试服务的人在考试期间都不能离开贡院,吃喝拉撒都在这里面,自有供给方给他们提供食水柴炭等物资。

    近几十年来,山东作为北方科举大省,每次乡试,都要在这约三千生员中取八十人,几率不到三十取一,这一录取工作都是这样完成的。

    张籍这会儿无心去想着这些,寒风一吹遍体生凉,他急匆匆的向龙门处走去。不曾想却被龙门官给拦下,和院试一样,要等一队人齐了才能开门,好在乡试不需要等五十人齐,只需十个即可。

    张籍只好凑到了避风处等了起来,大约半个时辰,终于是等齐了人,张籍也不和人答话,快步出了龙门,向客栈方向走去。

    这让另外几个提前交卷的士子面面相觑,敢提前交卷的都有几分本事,他们几个还想互相认识一下,不曾想张籍提前走了,其中有个士子愤愤道:“不就是第一个交卷的么,有什么了不起,保不齐是个破罐子破摔的。”

    这是被人误会自负骄傲了,真是躺着也中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