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七十章 抱恙

    待张籍再次醒来,不觉竟已到了黄昏,夕阳的余晖透过小窗照了进来,纸上书案上灿烂一片橘红。

    这一觉睡得张籍有些恍惚,取出墙角罐子中的凉水净面,提了提神,张籍趁着天还没黑继续做起五经题。五经题四篇,张籍取春秋题作答,第一道春秋题为“禹、汤罪己,其兴也悖焉、桀、纣罪人,其亡也忽焉。”这是春秋中极其经典的一句话,后来演化为“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这一名句,后世人们对此的经典论述数不胜数,具体事例上至三皇五帝下至明清民国都有过列举。

    八股文其实就是格式严密的申论,要用大量的论据来支撑自己的观点,这些例子张籍写起来如吃饭喝水般简单,当下取秦亡汉兴及宋亡元灭的事例结合当世之法写了起来。

    张籍的这篇文章写起来如行云流水,毫无顿涩之意,语句工整,排比递进,言之凿凿,有理有据,呈现煌煌气象,若是书院讲郎看了定会惊呼,这莫不是贾谊过秦论复生,苏洵六国论再世?

    这篇文章若是一般的考官定然不敢取中,因为里面的有些观点和当下的张居正去世前的施政方针相左,真论起来,是张居正的政策过激,而张籍的文章则稳重有进。现在朝堂上虽有了倒张的苗头,但是还未测地清算啊,谁知道会不会张党卷土重来呢。但是沈鲤则不然,他是带着万历皇帝求治的思想前来,这种稳中求进的观点,当能入了主考官的眼。

    这些都不是现在张籍所能预料的,写完这一篇,张籍写文时激荡高昂的心思刚刚落下,就莫名的感觉到有些头沉。

    这会太阳已将落下,张籍小心的点燃了蜡烛放在桌角,从门口的小窗中传来阵阵凉风。

    张籍觉得嗓子痒痒难耐,咳嗽两声后暗叫糟糕,难道是下午睡得久了着凉了?这是张籍穿越之后的第二次生病,不曾想就发生在了这乡试考场上!

    这个节骨眼上怎能感冒,这个世界上可没有白加黑,康泰克,九九九这样的特效药让你吃下去一两天就见好,现在的世界上连抗生素都没有。张籍放下笔将试卷收好,点起了炭炉打算先温暖下身子,看看能不能扛过去。

    天色越来越暗,听得几声鼓响,是如厕和取水的时间到了,周围的考舍响起了号门的开关声,和行走的脚步声。

    秋夜的凉意积聚到了晚上,一并爆发出来,凉风从小窗持续的钻进来,可是张籍不能去堵住,因为他现在用的是炭炉,全都封死那不就等同于想一氧化碳中毒,烧炭自杀吗。

    昏黄的烛光摇曳,挑亮了的通红炭火散发着温暖的气息。这会儿的张籍倦意上身,浑身绵软,愈发感觉头昏沉了,也不想吃饭,考篮中也没有药,只能喝了几口热水,斜靠在这逼仄的考棚里休息。

    病来如山倒,张籍的脑海中十分混乱,想起前人写的考场笔记里那对秋闱温差大的描述还有考场得病的情形,那会儿不过是看个热闹,现在到了自己身上这可就不是笑话了。张籍心中不禁苦笑,早上方才以为自己的科举之路顺风顺水,不曾想现在老天就给自己开了个玩笑。

    昏昏沉沉睡去,张籍再醒来时已经是半夜,一只蜡烛已经燃尽,鸽子笼般的考舍内只有炭火在散发着微光。

    三更半夜自然不是写文章的时候,张籍刚才休息的并不好,混乱的梦境把大脑搞得乱七八糟,这会儿稍微感觉到腹中有些饥渴。加了些木炭,放上小铁锅,又煮了一晚热腾腾的面条,吃的额头见汗,方才觉得好了些。饭后,胡乱的收拾起碗盆,张籍换了个蜷曲的姿势又睡了过去,这次睡得安稳些,恍惚中仿佛梦见了父母和杜十娘。

    “哐……哐……”

    几声锣鼓声响起将张籍惊醒,他睁开眼睛,透过小窗户可以看到天已大亮,考场中的人声也多了起来。唤来巡场衙役换牌如厕,出了这鸽子笼,张籍看到了天边厚重的阴云,也感受到了凛然的秋风,这昨天还是风和日丽温暖如春,今天就变成了寒潮突袭冷冻前奏了。

    紧了紧领口,张籍抱着身子向厕所走去。往返路上可以听到考舍中学子们对这骤变的天气的抱怨,要知道有很多人和张籍一样因为第一天天气好没有穿着厚衣服。张籍也是一身薄衣澜衫,早知如此还不如多穿点,冷了可以御寒,热了还可以脱掉。

    抱怨也无用,如厕完毕,张籍连忙返回考舍,有炭炉在,这间破旧的小房子还是很温暖的。

    乡试第一场这才刚刚过去一天一夜,至少还有一天一夜要熬过去,过了今天,明天也就是第三天白天的时候是可以提前交卷的。

    试题还有三道五经题,一道五言八韵诗没做,张籍下定决心,今天无论如何要把这些写完,考场中可没有药吃,这天气越来越冷,自己的病情只会越来越重,还不如早早写完,明天提前离场回去抓药吃。

    既然拿定了主意,张籍以凉水敷面振作精神,又将浸满凉水的毛巾缠在头上降温。

    剩下的三道五经题倒也简单,张籍把春秋注疏看个通透,倒背如流,且在书院练习的时候,几乎每一句话都打过腹稿,这会儿虽然着凉,但也不能太过影响他的发挥。

    这就比如正常状态下的张籍一看题目能想出五种解法,十篇范文;现在生病debuff状态下的张籍,一看题目能想出三种解法,六篇范文。加上张籍对主考官心思的揣摩投其所好,凭这四篇春秋经义题,搏个经魁当不在话下,要知道选春秋为本经的人少,能精研的更是少之又少。

    因着精神不济,打完草稿后重新审稿时,发现了许多失误,等张籍几经更改定下来后已经是到了中午。

    云板声又起,又是吃饭如厕的时间,张籍没顾得吃饭,趁着写完五经题后大脑思路还算畅通,一鼓作气写完了最后一道五言八韵诗。

    作诗更多的是考较的才情,张籍头昏脑胀之下,这最后一题做的水平一般,不过这时也顾不得这么许多,能写完就已经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