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六十九章 思路各异

    天还未明,张籍收拾完考舍后,外面还有细碎的脚步声和低语问路的人声。

    紧了紧领口,张籍靠着墙壁闭目养神起来。

    不知何时传来咔嚓几声,张籍睁眼一看,自己这间考舍的小门被巡场书吏兵丁上锁。这时天色已经微微亮了起来。

    又听云板声自远处的明远楼上传来,乡试第一场开始了。

    张籍坐正身子用凉水擦拭额头眼角,振作了精神等待试卷发放。不多时,就有书办从门前小窗中将封装在纸袋中的卷子丢了进来。

    张籍拆开纸袋,先大略一看,共有四书题三道,经义四篇,五言八韵诗一首,和书院讲郎说的题型一般无二。

    主考官龙江先生沈仲化,尚古但又不墨守成规,故而自己的文风当求古,立意当求新;龙江先生乃是帝师,当今万历皇帝于自张居正死后初尝掌权滋味,还是积极进取一心求治额心态,故而立意上又要向着“求治”这一方向靠近。看着试题张籍心中想到。

    边想着,张籍便看向第一道四书题。

    “孔子于乡党,恂恂如也,似不能言者;其在宗庙朝庭,便便言,唯谨尔。”这一道四书题出自《论语》乡党篇。

    这里的乡党可不是指的是在朝堂上以地方划分而成的派系,只是字面上本乡本土的意思。

    这句话是说孔子在本乡的地方上显得很温和恭敬,像是不会说话的样子。但他在宗庙里、朝廷上,却很善于言辞,只是说得比较谨慎而已。

    这道题出的平平无奇,基本上所有生员们都见过,一点也不陌生,若是按照以往的思路立意来写,想来考完,大家水平不会相差太悬殊。

    此刻贡院中一处鸽子笼里,郑茂看到这题不禁喜出望外,因为这篇文章他在书院中练过,而且讲郎还对他进行过指点修改,当下他提笔在草稿纸上写了起来,纸上的正是他曾写过的那篇。

    另一处考舍中,方毕拆开纸袋,拿出试题,看到这一道四书题,自言自语道:“讲郎说沈公尚古风,不如我就按照凤洲先生的文风来写,想来是差不了。”想定之后提笔打起草稿来。凤洲先生指的是当今的文坛领袖之一王世贞,他也是尚古风的理念,在当今流传的文章极广。

    离张籍考舍不远处就是方清之,方清之是张籍之前书院中的明星人物,曾得过县试前三,府试案首,院试也是个中翘楚,是书院一时的风云人物。只不过现在被张籍的光芒给覆盖,稍有不显。他和张籍在张籍还是社学学童时就已经在清渊雅集中认识了,之后关系一直很好,但是私交归私交,方清之心中也有着和张籍争胜的心思。

    他看到这第一道四书题,见是熟识的题目,刚要笔又收了回来。心中想道:这道题目书院同窗们和自己都做过,但是如果还按照原本的方法去写,那时自己的文章没有张籍的好,现在自然也不能超过张籍,要如何出彩呢?

    方清之又陷入了长考中。

    张籍自然不知道三位同窗的心思,揣摩主考官心思的他这会儿已经化开笔墨,在草稿纸上写了起来。这篇文章他当然不会简简单单的按照书院中写的文章思路写下去。

    文章立意他已经想定了,从孔子不同场合的不同的表现说开去,引到人臣之礼,施政要因地制宜实事求是上去。这样既可引经据典代圣人立言,又能迎合考官考察治世理念的目的。故而破题一句为“圣人之侃侃,先贤之訚訚,前后弗然,皆待时而动矣!”

    秦汉长赋,唐宋文章,张籍仿写已近百篇,文风变换上自然得心应手,当下提笔在草稿纸上写了起来,文从字顺、行云流水,理论深远、解析得当。不多时一篇汉唐之风、言之有物的上佳八股文便出炉了。

    剩下的两道四书题,也都是中正平和,没有偏题怪题,毕竟这是乡试大考,考察的是一个人真正的经义功底而不是随机应变的小聪明。

    三道四书题写完,已经到了中午,科场重首场,乡试首重三道四书题,打完草稿后,张籍对这三篇文章几经修改,直到满意后才将之放到一边。

    从天刚亮写到现在,还是窝在这么小的鸽子笼里,说不累那是假的。张籍唤来巡场兵丁,拿了如厕牌子向茅房走去。这一路走过去,既是解决内急,也是活动活动筋骨。也不知道郑泰在哪个号舍,想想他那接近一米八的大个子,那样魁梧的身材在这个小小的号舍呆上三天两夜是何等的难受憋屈。

    今天的天空中有不少云彩,秋日也不是那么毒辣,树枝晃动有凉风阵阵。到了五谷轮回之所,虽然有些味道,但是没有夏天院试时考生被熏得欲仙欲死的一幕,还是天公作美啊。

    考试时间十分充裕,张籍返回考舍后,并未急着答题,而是收起笔墨纸砚,先取了小铁锅烧水做饭,秋日凉燥,还是吃些带汤的饭菜好些。

    考篮中有面条,麻油和离家前杜十娘给炖的卤肉和卤蛋。等到水开之后,放入面条,待水沸闷了片刻便放到木板上,再放入卤蛋和卤肉,倒上几滴麻油,一碗热气腾腾、香气四溢的卤肉面条就做好了。

    张籍早已是腹中饥渴,拿出筷子捞出面条吹了吹了后,就迫不及待的吸溜吸溜吃了起来。对北方人而言,饥寒交迫时能有一碗热腾腾面条放在面前,绝对是满满的幸福感,如果面里能加上一只卤蛋、几块卤肉,那幸福感简直要爆棚。

    一碗面条下肚,面汤也一滴不剩,张籍额头微微出汗,温暖加上饱腹感,顿觉全身舒泰。

    考院人稠地窄,一间考舍有什么动静旁边的考生也能听到,张籍这边做饭还放了麻油,吃起饭来吸溜吸溜动静也大。引得隔壁考生的口水声清晰可见,不多时张籍也听到临近考舍中传来生火做饭的声音。

    张籍自然是不管这些,而是凑着饭后的倦意小憩起来。磨刀不误砍柴工,时间充裕的很,等到神完气足时在答题效果更好。

    张籍是这样想的,而考场中其他考生各有想法,有的是越饿越精神,趁着精神集中再多写一会,有的是满不在乎想一会儿写一会儿,还有的是思路卡壳,破罐子破摔,呼呼睡起大觉。

    考场几千人,如人生百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