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六十五章 乡试赴考

    四日后壬午科山东乡试开考,时间紧迫,上午王讲郎告知众人注意事项后,就让士子们提前散学,各自回家准备,并定于明日一早在出院启程去济南。

    张籍散学后并未直接回家,而是先去找了张百万告知乡试一事,之后两人一同去了三元书坊。

    到了书坊张籍告知二弟和王掌柜自己将要去参加乡试,并对这一段时间的书坊经营方向做了安排。临走时张籍在账上支取了几两碎银子和三十两的会票。穷家富路,虽说和书院学子们同行,但保不齐有意外发生,还是多带些钱保险。

    将书坊这边的事情安排妥当,张籍才向狮子桥家中走去,经过天桥集市时又割了二斤肉,买了些蔬菜点心。

    “十娘,我回来了。”张籍一进院门就高声道。

    不一会儿就听到后院房门响,须臾间杜十娘来到了前院,看到张籍两手都拎着东西,就要走过来将东西接过去,边向前来便问道:“籍哥哥,今天中午就散学了吗,下午不用去书院了?”

    “恩,不用去了,明天我要去济南府参加乡试。”张籍没有让杜十娘接过去,而是走到厨房把菜和肉放到案板上。随后返身走到少女身旁,将右手的点心包提起凑到她眼前。“呶,这个给你,这是你喜欢吃的顺兴斋点心。”

    杜十娘还没从刚才张籍说的话中反应过来,这时见到张籍走到跟前,才回过神来有些急切的问:“籍哥哥是说明天要去济南府么?这么急?”

    “恩,是的,今天衙门刚通知书院,时间是有些紧。走,咱到书房说话。”张籍走过去,左手牵起杜十娘的纤纤素手向后院走去。没外人在家时,拉手拥抱的这样的亲昵的动作张籍两人已经是习惯了,不过今天的杜十娘没有往日的欢快,而是有些失落。

    到了书房,张籍看到少女还有些发愣,将点心包放到桌子上后,用手刮了一下她玲珑翘挺的鼻子,哈哈笑道:“回神了回神了,怎么,还在发愣?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只是去考试而已。”

    张籍的这一举动成功的转移了杜十娘的注意,只见她不依的跺脚嗔道:“籍哥哥,我说过好多次了,不要动我鼻子……”

    “我知道哥哥是去考试,只是、只是……”杜十娘低头没说出来,又仰头看向张籍道,“那哥哥要去几天?”

    “这……乡试共三场,分别于八月二十五、八月二十八、九月初二三天进行,这样算起来,加上往返的路程要半月左右。”张籍想了想道。

    “半个多月呀……”少女低头看着脚尖不知在想什么。

    “我和张百万说好了,明天让林三把你送到老家,等我回来再去老家接你。”十五天太长,让杜十娘一个姑娘家单独住在这个小院中难免有些不安全,所以打算先让杜十娘回老家住一段时日,而且在上午的时候张籍已经拜托过张百万,让他安排好马车。

    “嗯……”少女轻声应了一下。

    “好啦,别这么不高兴,对了,这些天我在家,有个任务还要交给你。”张籍笑着亲昵的摸了摸少女的头,转身从书桌上拿出一叠手稿道,“这是治心经最后的部分了,主要内容我已经写完,只剩下整理分类,我回来时要看到你把这部治心经分类编撰好,怎么样?”

    “嗯,十娘明白了。”少女看着张籍点了点头。

    “好了,今天晚上张百万不来读书,十娘你做咱两个的饭就成,我先收拾收拾行李。”看着少女不动,张籍笑着道。“再不去做饭,咱们可就要饿肚子了。要不,你收拾东西,我来下厨?”

    “我这就去……”听到张籍要去做饭,杜十娘忙不迭的去厨房了。

    虽说有个依恋自己的女孩儿这感觉很好,但还是希望看到那个坚毅果敢的杜十娘,看着少女远去的背影,张籍笑着摇了摇头。

    ……

    第二天天还未亮,林三的马车早早的就到了,他依着张百万的吩咐,在狮子桥接着张籍两人后,先送张籍去书院,再送杜十娘回仓上老家。

    林三的马车到达清渊书院门口时,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此刻书院雇的五辆马车在门口一字排开,共赴乡试的秀才也都在此处集结。

    “十娘,我走了,记得我说的话,高兴点,等回来我可就是‘老爷’了。”张籍笑着说道,这一句话一语双关,时下称举人为老爷,妻子称丈夫也为老爷。

    杜十娘听出了张籍的话中的意思,霞飞双颊,从怀中掏出一个香囊塞到张籍的手中道:“这是我前些日子在大宁寺求来的护身符,它一定能保佑籍哥哥成为‘老爷’。”

    看着杜十娘终于露出了笑脸,张籍接过香囊放心的下了马车。

    片刻之后,众士子人齐了,希伊先生和上次院试一样照例发表了考前讲话,给秀才们鼓鼓劲,预祝众人榜上有名。待讲话完毕,众人按照之前的安排四人一组上了马车。

    张籍和方毕、郑茂、方清之三人一车,马车还未开始走,车厢内的四人都是熟识,各自就坐后便说说笑笑,聊得很开心,对这次的乡试似乎很有信心。

    忽然传来方清之的声音,“张兄,那辆黑色马车是不是刚才送你过来的,怎么还没走?对了,车旁还有个女子。”只见方清之掀开车厢帘,指着不远处的马车说道。

    “听说张兄有个红颜知己,莫不是就是这位?”郑茂也凑过来道。美女到哪都是焦点,郑茂看过去首先关注的不是马车而是杜十娘。

    张籍随着他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林三的马车还未走,那旁边站着的少女不是杜十娘还是谁?此刻的她如同一个送丈夫上前线的小媳妇一般。

    张籍起身凑到窗前,向杜十娘挥手告别,杜十娘同样向张籍挥手。

    又听外面的车夫一声吆喝,车厢晃动,沐浴着黎明的晨光,五辆马车同时开动,向着济南府驶去。

    马车越行越远,看着渐渐远去金色晨光下的杜十娘,张籍心中暖洋洋的。

    车辆行驶在官道上,蹄声嗒嗒。

    济南府,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