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六十四章 乡试主考官

    今天距离回乡祭祀已过了两天,在老家的那一天张籍可是风光无限,牌匾称号荣誉有之,赠田赠物财货有之。不过张籍并未沉浸在这种虚幻的功成名就中,当天下午就又返回了临清城的小院中。

    这日清晨,张籍刚到清渊书院还未到讲堂坐下,就被王讲郎召到了南山居中的希伊先生房间。

    张籍到时,房间内站满了乡试考前班的同窗还有讲郎教习,看这个阵势似是有事情要宣布。果然,不一会儿,在人员到齐后,希伊先生开口道:

    “昨天晚上,衙门传来消息,壬午科山东乡试时间已定,就在四日后开考,共三场,分别于八月二十五、八月二十八、九月初二三天进行。”这话音一落,屋中秀才们出现一阵躁动,这太快了,说考就考啊,准备的时间太少了,不少人都觉的自己还没准备充分。

    “肃静!”一名教习出声道。听到教习的呵斥,同窗们又安静了下来。

    “每临大事当有静气,你们何须慌乱。”只听希伊先生道,“今年山东水患,故而乡试也推迟了,若是往年八月上旬即已开考。今次的准备时间还算充裕,况且你们的课业水平我心中亦是有数,今科人中有的能属中上,更有属上上者。”

    见到秀才们有些慌乱,希伊先生出言给他们鼓劲,直言张籍这次的应考生员水平都很高,只是没有提具体人员的名字。众人们对希伊先生很是信重,躁动的心也安稳下来。

    “今次山东乡试总裁官是龙江先生沈鲤沈仲化,以吏部左侍郎之位领乡试总裁官。我与京中时曾与其有过来往,沈仲化此人性情方正刚介,峻洁峭直,行文力行古道。诸生可去藏书楼中寻他的《亦玉堂稿》、《文雅社约》、《南宫草》等书册一观。”

    简单的介绍完这次的主考官,希伊先生今天的兴致不错,又笑着开口道:

    “今年书院可谓丰收之年。往年的县府院三试,书院前后能有四十多名弟子去赴考,最终能中个两三个秀才回来,也就很不容易了。但是今年书院弟子参加童子试,过了县试府试的自不必说,单单是院试,二十人中就有七人中榜。这是我任山长以来,前所未有之事,这也足见你们的课业水平之高。”

    抿了一口茶,希伊先生又道:“不仅如此,今年书院中的张籍从县试一路过关斩将,连夺案首,中了小三元,直接取得秀才功名,这更是意外之喜。今年书院学子有如此成就,乍然如此我还有些诚惶诚恐啊!”

    一旁的王讲郎见此笑道:“一日声名遍天下,满城桃李属春官,先生平日勤于诲人,当有今时桃李之报。”

    希伊先生闻言顿时大笑,满脸都是欣然道:“能有今日之功,全赖诸位帮衬,老夫最欣慰的,就是有这桃李满天下的一日,吾等当同喜。”

    语毕又看向众位弟子道:“你们从诸多童生中脱颖而出,现如今已是秀才,前程远大举业可期,今日再赴乡试,愿诸君乡试连捷,蟾宫折桂。”

    众生员们纷纷向希伊先生道谢。

    希伊先生抚须又道:“老夫对你们也无别的要求,只是盼你们将来无论为官为士,皆不可忘了圣贤教我等仁义立身的道理。横渠先生有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吾辈当共勉之。”

    “谨遵先生教诲。”

    希伊先生呵呵笑着道:“好了,话就到这了,再说下去,你们就要怨我唠叨了,等下回去讲堂,王讲郎再和你们讲解讲解乡试事宜,后天书院安排车马统一奔赴济南府考试。”

    众位学子再次向希伊先生拜谢后,在王讲郎的带领下向内院讲堂走去。

    刚才希伊先生讲得简略,这会儿王讲郎细细的给众人分析了主考官沈鲤的科举历程及文风喜好。

    分析主考官是每次乡试前各大书院都要进行的工作,古代社会绝对是人治大于法治,归结到科举考试中,就是主考官的文风影响考试的文风,考生们为了考个好成绩都会投其所好以求被取中。

    从王讲郎的分析中众人得知,沈鲤的来头大得很,历嘉靖、隆庆、万历三朝,曾给三朝皇帝讲过经筵,还担任过万历皇帝太子时的赞善,相当于皇帝的老师。他的文风与王世贞等人相仿,都是崇尚古风,但是又没有王世贞那么极端,一般而言可以归结为今古融合。

    就在同窗们思考揣摩如何才能写出一篇上佳的中举文章时,张籍的思想却开了小差。

    万历皇帝在张居正刚刚去世之际就派出自己曾经的老师去地方做乡试主考官,这其中含义颇为微妙。

    如果张籍记得没错,这一段时间张居正旧党正是被抨击弹劾的风雨飘摇之际,连曾被皇帝称为大伴的冯保也是自身不保,朝中两派斗争十分激烈。如果没有变化,就这样发展下去,这场斗争最终会以万历支持的倒张派大获全胜,以冯保被谪贬南京,张党全面垮台而告终。

    据明通鉴记载,万历皇帝在十一年的殿试亲自书写长达五百余字的考题来询问进士们为什么他励精图治但是却收效不大,换来的是更加强烈的官僚反弹**和政令的松懈,是在于他缺乏仁民爱物的精神还是在于他优柔寡断的性情。从这样尖锐的题目中可以窥探出万历皇帝急切求治的心情,或许这也是他派遣自己潜邸老师主持山东乡试的原因——对当前官僚的失望和对新生人才的渴求。

    张籍在看万历十五年这本书和大明王朝一五六六这部电视剧时,曾经见到过这一万历皇帝明年殿试时才会写出来的考题,那时自己还着实感叹朱翊钧当皇帝当到这个份上真是失败。

    那时的张籍是局外人,现在已经快是局中人,自然感悟不同,或许万历皇帝更多的是无奈……

    张籍胡思乱想了许多,不觉间已是到了下课的时候,看着周围走来走去的同窗,张籍晃晃脑袋想要将这些想法驱逐出去,却猛然看见案几上自己不知何时写了两个字——求治。

    难道这次乡试就是要以这个为主题吗?

    若是龙江先生沈鲤秉承上意而来,那就一定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