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六十三章 祭祀、激赏

    张大户站在堂中一身棕色宽袍大袖员外衫,头戴纱笼帽,先团团的向族人们作了个揖,从身后一人手中接过一本文册,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道:

    “万历十年,岁在壬午;秋意融融,宗祠修葺;张氏儿女,汇聚于此;焚香叩拜,缅怀先人。彰祖宗之功德,表后世之虔敬,继往开来,泽被子孙。恭祭我祖曰,赫赫始祖,功德何隆……”

    这篇祭文不知是张大户请何人所写,洋洋洒洒几近千言。祭文先是介绍仓上张氏的来历,张氏一族祖籍山西洪洞县始祖子荣,授指挥使,后迁居临清城南仓上村,子荣公兄弟四人,子荣为长,次子华迁居临清城西仓上,后有自西仓上迁居龙凹者,三子富,四子贵。这几支族人皆以仓上张氏为宗。

    旁支族人分布在山东、河北两地,于科举一道颇有建树,唯有本宗近五年不曾出过一个秀才,是在是大大的落了面字。这也是为什么张籍中了生员后,族长张大户又是重修祠堂、又是要挂牌匾,就是要出一口气,让几个旁支看看,我们张氏本家还是厉害!

    你这支今年出了秀才是不是?本家也出了秀才,哦,对,还是小三元……

    这样的场景只是脑补就让张大户憋了许久的心思畅快不少。

    祭文介绍完本家,又介绍旁支,然后就是对祖先的赞美与祈福,最后念得是这次修葺宗祠的花费,各支出了多少力等等。

    张大户读完祭文,一抬手令族人抬上三牲祭品后,转身向祖先牌位下跪,口中念念有词,大概就是祈求祖宗保佑张氏家族人丁兴旺,万代永续;祈求风调雨顺,诸事顺遂等等。

    在张大户下拜后,他身后堂内堂外的张氏族人尽皆俯身虔诚叩拜。

    这次和上次拜佛不同,那次是为求心安,这次是血脉所系,张籍叩首之时心神激荡,仿若冥冥中真有祖先神灵在照看。

    祭祖流程按部就班的在族长张大户和几位族老的主持下进行着。

    ……

    “张籍,还不快快向前来。”只听张大户温和的声音传来。

    张籍抬头一看,张大户正看着自己,他的身边不知何多了两块盖着红布的匾额,两块匾额由四名族人两人一块抱着,其中一人就是发小张义先。

    见到张籍发愣,旁边的张父推了张籍一把示意他上前去,张籍随即出了队列。

    张大户侧身让过,张籍前行三步到了正中位置转身,背对供桌。

    只听族长张百万面有喜色高声喊道:

    “先祖庇佑,文道日昌,今族中儿郎张名籍者,取中临清州壬午科县试案首!”

    “先祖庇佑,文道日昌,今族中儿郎张名籍者,取中临清州壬午科府试案首!”

    “先祖庇佑,文道日昌,今族中儿郎张名籍者,取中临清州东昌府壬午科院试案首!”

    张大户的这一声又一声的喊声,一句比一句声调高,似是要将在这几年的闷气全都发泄出去。

    下面的所有张氏本家族人皆是面露喜色,分外激动,一人功成,全族心有荣焉!旁支们的面色初时也是平常,但听完之后方知这会儿祠堂正中站着的少年竟是连得三试案首,都不由得惊讶万分。

    祠堂中的耆老中有张老夫子,他看着张籍面含微笑的点头赞许。

    族长张大户看到场下的族人们反应很是满意,点点头,挥手示意张义先等四个持匾人上前来。

    “揭匾!”

    随着张大户的一声高喊。张籍将两块匾上覆盖着的锦缎揭开。

    第一块匾上书“秀才”两个行楷大字,左侧一列以行楷写着“壬午年张籍”五个小字。

    第二块匾上书“小三元”三个大字,也是行楷体,右侧分三列写着“万历,壬午科,临清州,县试第一名,府试第一名,院试第一名”左侧依然是“壬午年张籍”五个行楷小字。

    这一刻,祠堂外鞭炮齐鸣,刻着自己的秀才匾额和小三元匾额被展现在众人面前,随后又悬挂在宗祠祠堂的门楣上。

    全族老少都是喜气洋洋,几位族老和乡亲们都是向着张父和自己祝贺,人群中二弟张卫不知道跑去哪了,是不是被人捉婿捉了去这就不得而知了。张家现在在村中,在族里可是炽手可热。

    张籍看到不止父亲脸上有激动的泪光闪动,连族长张大户、几个族老还有张老夫子等人也是激动万分,他明白中秀才,科举小成,其实一直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的事。

    这一刻就是前来祭祖的几位旁支的秀才也是过来祝贺,一口一个朋友的叫着,套着近乎。他们都是四十岁左右的生员,多次乡试不中,已是放弃了举业,安心在各自的地盘上做起了富家乡绅。

    这次见到有族人竟能取了小三元,虽不是本支但也是心有荣焉,毕竟都是读书人,都能明白其中的不易。

    其中一位久居东昌府的支系秀才叹道:“我在东昌府听闻今年的院试案首被临清州的张姓士子取了,不曾想原来竟是本族中人,咱们族中已是许久没有如此了得的后背了。来,来时匆匆不曾准备,这个扳指你拿着,望你蟾宫折桂,乡试连捷,替我们张家光宗耀祖。”

    其他支系的族人代表也纷纷拿出礼物赠与张籍,或是毛笔,或是砚台、或是镇纸……

    张籍原本以为这些旁支生员们不会看得起自己这个秀才,毕竟隔着那么远,没料到这大明百姓心中的乡土情、宗族情、血脉情竟然如此之深。

    张大户见此也是不甘示弱,只听他哈哈一笑道:“族中儿郎有这般出息,不才忝为族长自是不能吝于激赏。义先,取木匣来。”

    一旁的张义先闻声捧来一个红漆木匣,张大户伸手接过,将之递给张籍道:“匣中乃是村南河边十亩水浇地的地契,今日赠与你,望你秋闱高中,春闱登科!”

    乡亲们一听张百万给的是河边的十亩水浇地不由得一片轰然,这十亩地看似少,但是全都是上好的田地,放在平日那是万金不卖的聚宝盘,今次竟然就这样被赏给了张籍,看来族长张大户是要以张籍为榜样激励族中读书人,只要你们能出人头地,族中全力支持,不吝赏赐。

    张父听得此事,连连拉着张籍推辞不受,这太过贵重了。

    张大户笑着道:“不必推辞,今日之赏,后辈之范。张籍,你只管读书,只要能科场连捷,光大张氏门楣,不用担心家中之事。我张氏虽不是名门望族,但也能供得起后辈读书!”

    “还不快谢过叔公。”张父连忙拉过张籍。

    “谢过叔公,籍绝不会令叔公失望。”

    “好好,阿和,你有个好儿子啊。”

    ……

    祭祖之后有流水席,所有族人皆可入席,众人少不得来向张父、张籍庆贺,又是一场欢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