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六十二章 张氏祠堂

    八月,丙申,皇长子常洛生,恭妃王氏出也。

    大明万历十年的八月,和往年稍有不同,这个月中朱常洛诞生,他是一个悲剧的皇子,即便成为了皇帝,也是一个悲剧的皇帝,就连他的儿子也是个悲剧之人。

    朱常洛自小不受万历宠爱,在位仅一个月便死于红丸案,史称一月天子,庙号光宗。他的两个儿子一为明熹宗朱由校,在位期间经过奇诡的落水一事,遂身体每况愈下在位七年而死,被称为木匠皇帝,庙号天启。另一个儿子就是明朝末代皇帝朱由检,图治不成,吊死煤山。

    当然这一切离张籍所处的时间还太远。

    自那日中秋之后张籍和杜十娘算是敞开了心扉,戳破了那层窗户纸,两人的关系现已极为密切,这难得的少年少女情怀让张籍格外珍惜,两人在一起的小院生活过得如诗一般。

    城中三元书坊的生意日益红火,乡下家里的事,也是十分顺遂。

    这天仓上老家差人传来消息,张氏祠堂重修即将完工,张籍现在是村中的重要人物,以当前的功名论,张家当属生员功名在身的乡绅之流,自然是要回去一趟。

    大明万历十年,八月十九日,宜祭祀,张氏祠堂重修竣工。

    一大早,张籍穿戴整齐,收拾齐备雇了马车,带了杜十娘,又去书坊接了张卫一同返乡参与祭祖,想来自己的那一面秀才牌匾和小三元牌匾都已经做好了,也等着今日放入祠堂,这次回老家也算是正儿八经的衣锦还乡了。

    重修宗族祠堂对于乡土宗族观念很重的古人而言绝对是一件大事,在临清城和周边地带居住的张氏族人纷纷赶来。就算是在现代祭祖时这样的场景也时常见到,一些大家族的成员会在这一天不远千里奔赴老家。

    两世为人,仓上村都是张籍的老家,对这一方水土张籍有很深的感情。而且受时下观念的影响,张籍现在也是以乡土自豪,从来没有因把家搬到城里,就以城里人自居起来。

    马蹄声起,出城向南。雇来的马车自然不比张百万家的马车舒适,但好在车夫驾驶技术熟练,这一路上颠簸的不是很厉害,尧是如此,等一个半时辰后三人到了张家下了马车,下来活动身体时还是觉得手足颇为酸麻。

    从村口到家一路而来,三人已经见到村里的父老乡亲们都在迎接着在外归来的亲戚家人。

    到了家中杜十娘自去和张母说话,张父、张籍、张卫三个家中的男丁在家中略作休整,便向祠堂走去。

    张父今天的打扮不同于往日,他穿着一身新作的褐色员外衫,头上也去了布条换成黑色麻制耆老头巾,这头巾如儒冠,冠顶正方,向后如民字样,脚踏一双簇新皂皮靴,有道是人靠衣装,此语诚不欺我。换做这一身打扮的张父完全没有了原来的艰深愁苦之色,反而是昂首挺胸,红光满面。

    张籍穿的是书院发的那身澜衫,二弟张卫现在在书坊中打理生意,往来的都是读书人,今天也穿了一身文士服。父子三人走在路上,外人看来那就是当头一位乡绅,身后跟着两位书生,在当下的大明东村社会中,这就是需要被仰望的大户人家。

    路上不时有乡里乡亲给张父打着招呼,对他极是礼遇,要么称呼老爷,要么称呼张叔,再也没有了老张头这样的称谓。张父享受着这般礼遇,他自然是清楚这变化是谁带来的,就是跟在他身后的大儿子张籍。

    张卫今个儿这身打扮,显得小伙子十分俊俏,村里都知道张家的二儿子在城中的书坊中做小掌柜,收入不少,这不,不时有村中的姑娘向他暗送秋天的菠菜,还有个大胆的胖妞向他手中塞了一个香囊,把张卫闹了个大红脸。这胖妞张籍也认识,就是胡屠户家的女儿,原来社学同窗胡升的妹妹。

    乡亲们和张籍都是熟识的,这个张家的大小子小时候也是从村东玩到村西,只是再一次落水后好像突然开了窍,先是进了清渊书院读书,后又连过县府院三试,取了小三元,现在已是秀才相公。许是身份的变化,众人见到张籍都是格外拘谨,张籍的受欢迎程度完全比不过张卫,没有一个姑娘给他送菠菜,大概是觉得自己配不上他吧。

    这父子三人乍看上去,好似张父和张卫是主角。

    不多时便到了重修后的祠堂。位置还是原来的位置,都挨着社学,只不过面积比原来大了。原本的宗祠是严格按照大明庶民祠堂的规制而建的,现在已是突破了这一规定。当下世风如此,民不举官不究也就这样的流传开来,要知道江南大族的庶民祠堂几可比肩三品品官家庙。

    新修的祠堂三进,第一进三间,第二进五间,第三进三间,外加大门一座。整个祠堂地基较高,皆有台阶,内有大厅大院,是为族人祭祀场地。又有单独的遗书、衣物、祭器库和神厨等功能性房间,这几乎就是明初制定的品官家庙规制了。

    张籍依着规矩向长辈及村里老人行礼。

    他们也是纷纷回礼不敢怠慢,毕竟张籍现在也是体面人了。

    由族人们的站位可以直观的感受到不同族人的不同地位。

    见过众人后,张籍三人被一名主持祭礼的族人请到靠近祠堂正厅的地方,这次之前的祭礼种,张父可都是一直被安排到中后位置的。

    “哥,他们都是来看你的,咱村这五六年来第一个秀才呢。”张卫跟在张籍的身边满是艳羡的小声说道。

    “二弟,要不书坊的事情先交给别人,你也去考个功名?那时候就都是来看你的了。”看到张卫的样子,张籍笑着说道。对自己的弟弟张籍还是很关心的。

    “算了,我也就是一说,我不是读书那块料,书坊这边的事我很喜欢。”张卫连连摇头。

    “那好,什么时候你想读书了再和我说。”

    “谢谢哥……”

    两兄弟小声说话间,周围张氏族人越来越多,忽听一声炮仗响,只见族长这张大户和几名族中耆老出现在了祠堂厅中。

    张氏祠堂重修的大祭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