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五十七章 路上、厨艺

    吃过早饭,张籍提着书袋向书院走去,看着手中的书袋,出门后的张籍有些发愣,这个感觉颇似后世上学的场景,摇了摇头把奇怪的心思驱散,继续前行。

    这时的临清州比后世要大一半,因为涵盖了河东、河西两地,共和国建国后临清行政区划几经更改,最终以河为界河西归于河北更名临西县;河东归于山东,沿袭临清的名号。据临清州志上记载的万历年间官方统计,临清州城有户十万余,口二十五万余。这还只是在册的本地人数,若是加上隐匿的、依附于大地主的人口,和外来官绅、官绅家眷,商人、商人家眷这样的流动性人口,大致是在三十万附近徘徊。

    城市规模的扩大从临清州从砖城到土城,再到砖城,这一再扩建的城墙上也能得窥一斑,按照后世城市规划术语,万历年间的临清州已经发展到了三环,而且现在城门外也自发的形成了集市、聚落,有向四环发展的趋势。

    狮子桥两头这会儿已经有了卖早点的小摊,豆腐脑、豆浆油条等等七八样。有如此庞大的人口基数,各个小摊上来吃饭的人都不少,有运河上的河工、纤夫;有店铺的掌柜、学徒;也有早起遛弯的富家翁和小市民……原来临清城早上在外吃早点的习惯几百年前有了。

    桥下河中有轻舟穿行,河边有仆妇拿着洗衣锤敲打浆洗衣服。

    过了狮子桥不远就到了礼拜寺,这一带居住的多是西北过来的回回,临清繁华,不少人都到此来讨生活,久而久之就落地生根融入了这个小城,直到后世的这一地区都是回族聚集地,而且出了一位官至封疆的共和国大员。

    回族街区有不少的特色早点,例如八大碗、油香饼等,要不是张籍在家填饱了肚子,一定要花上几文钱在此尝尝扣碗。

    再往北走,过了大宁寺,经过吉士口,这一路上的早市很多,进城贩卖的菜贩、走街串巷的货郎,临街开门的店铺等等都有,人来人往甚是热闹。

    张籍踏上问津桥,站在桥头就能看到书院郁郁葱葱的古柏树冠,二十多分钟的上学路,既能体会古代临清的民风,又能锻炼身体,可谓一举两得,新宅院距离书院远的缺点至此被张籍抛在了脑后。

    书院读书的时光和往常一样紧张而有序,唯一不同的是张籍现在有了牵挂,城南狮子桥处有了自己的小家,家中还有人等着自己回去。

    散学后,张籍刚要出书院大门,就听见身后有人正在喊。

    “等等我……”

    回头一看,原来是张百万。“走,老弟这是要回家吗,咱一起回去,我让林三买了两只鸡、两捆菜还有调料,等会儿尝尝弟妹的手艺。”一路小跑的张籍跟前,张百万说话有些气喘。

    “昨天十娘只不过是随口一说,你还当真了,哪能让你真的破费,只要你不嫌弃我家粗茶淡饭,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不要带着东西,带着嘴来即可。”张籍一听张百万真买了东西,出口又道。“昨日你走后,十娘说要不是你带我去莳花馆,她也不可能有今天的日子,还说要改天张罗一桌饭菜报你之恩……”

    “不关她事,我这是拜师礼来着,今后常去你家,总不能空手。”张百万哈哈一笑。

    说话间,两人上了马车,林三一扬马鞭向城南狮子桥驶去。

    “今个儿我向讲郎提起晚上不在寝舍住这事,讲郎没有同意,只同意我散学后出来,书院落锁前回去。”张百万靠在厢壁软枕上道。

    “许是讲郎怕你在外管不住自己,毕竟你是有前科的。”张籍笑着道。

    “现在我改了,我一定要考中秀才,向我爹证明自己,也向别人证明我张百万不是个只靠父亲余荫的浪荡公子哥儿。还望籍兄弟帮我。”张百万初时有些懊恼,片刻又直起身子正儿八经的说道。

    “这是自然。”张籍闻言也是面色一肃。张百万的压力也不小,在书院中的同窗因他是商贾之子看不起他;在城中狐朋狗友甚多,其中绝大部分是因为他是张老财之子且出手阔绰,才混在一起的,说是酒肉朋友绝对错不了;衙门中的班头小吏等人逢迎他也是因为他爹的缘故。

    细想起来,张百万就是一个被父亲光环所笼罩的孩子,做事情成功了,人们会将之归结为他有一个好父亲;做事情失败了,人们会说,看,这就是那个不成器的败家子。所以打心底里,他一直都想证明自己,证明自己不靠着父亲也行。

    一路上行人很多,马车走的也不快,大约一刻钟才到了狮子桥住处,这只比步行约莫早了五分钟。

    将马车拴在前院,林三去寻了草料喂马,张百万先去书房等候,张籍把两只鸡和调料放到了厨房交给杜十娘烹制。张百万做事情想的周到,两只鸡都是去毛收拾干净的,还给切成了块,不然张籍真无法想象杜十娘杀鸡是个什么样的场景。

    杜十娘曾对张籍说过,她的厨艺是学自莳花馆一个姐妹,炒菜这种那时相当高明的厨艺她已经掌握了。明朝已经有了铁锅,和现代的大多数调料。

    仓上张籍家中也有一口铁锅,原来是张母做菜,方式简单以炖为主。后来杜十娘来到张家,她帮着张母做饭,炼制点动物油脂,简单的小菜经过她的烹制,都变得味道好起来,张父张母对此一直赞不绝口,小妹也对这个大姐姐佩服极了。

    张籍前一段回家吃过杜十娘用砂锅炖的肉,在这香料难寻的明朝乡下能做到那种程度已经是极好了。

    这次带着杜十娘离家一同进城,最不愿意的恐怕就是自己的小妹,因为吃不到杜姐姐做的可口饭菜了,记得那天小妹在家吃饭的时候一直在嘟囔这事。

    张籍本想在厨房中看杜十娘是如何做菜的,但是刚进门就被赶了出来,又是老调重弹的“君子远庖厨。”

    其实张籍的厨艺也是很好的,在后世的家中煎炒炖炸样样皆通,不过现在有少女这个美厨娘,一时半会儿怕是没机会施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