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五十六章 理法辞气、读易

    “理为内,辞为外,气贯中通,可是这样?”张百万若有所思,出言问道。

    “张兄聪敏,确是如此。”张籍嘉许的点了点头又道,“当今文坛号曰复古,文必秦汉,诗必汉唐,若是只钻研四书五经科场之上考官评判顶多给个中等,拿不到好名次。在这些日子我翻看近些年的程文闱墨,发现那些取中的文章皆有汉唐余韵,两宋之风。刚才我观你文章,其结构已是无碍,接下来只要理出朱子,辞效汉唐,气调阴阳,当可大有突破。”

    张百万听的连连点头,又问道:“那我现在这个状况当读何人文章为好?”

    “先秦文章诘屈聱牙,还是艰涩了些;两汉赋文辞藻华丽,义理稍缺,张兄还是先读唐宋八大家之文章,咱书坊中就有国朝初年朱右编纂的《八先生文集》,还有近些年茅鹿门注疏的《唐宋八大家文钞》,这些文集皆可一观;等通读之后再看汉赋,最后研习先秦文章。”张籍详细的为张百万规划着文章学习的顺序。

    张百万听完,起身喟然叹曰:“今日听弟一番话,让我茅塞顿开,往日可没人和我说的这么详细。还请受我一拜。”张百万说着就要拱手下拜,张籍见此连忙扶住制止道:

    “张兄平日待我甚厚,籍受照拂良多,焉能受此一礼。”

    待张百万直起身来,张籍又道:“读书修行在自身,张兄当立大志,有锲而不舍之精神,一句不通,不看下句,琢磨透为止。今日不通,明日再读,必当精研字句,深究其意。若是今年不通,明年再读,要有水滴石穿之大毅力。张兄,勤学苦读用功,这些都是旁人帮不得的,只有自己下得寒暑功夫才行。”

    “那是自然,我无论如何也要取个生员功名回来。”张百万面现坚毅之色。

    “若是在书院里无人探讨经义文章,我这新宅院空房子甚多,张兄晚上可到此居住,有不明处我可以及时为张兄解惑。”有感于张百万的向学之心和他往日对自己的照拂帮助,张籍出言说道。

    “那感情好!”张百万一听,惊喜的站了起来,“明天我就是收拾东西搬过来住,倒是就要仰仗籍兄弟了。”

    “不过是多双碗筷的事情,何必言谢。”张籍笑着说道。

    这时杜十娘正好进书房给两人沏茶添水,听到张籍说的话,小嘴一撇道:“籍哥哥你说得轻巧,确是添双碗筷的小事,只是不用你动手,可是要累坏了小妹!还有这廪米也不够三人吃的呀。”这话说的一副正经的小小管家婆样子。

    “这个无妨,今后的米面菜蔬我全包了,自带干粮。”张百万闻声笑着说完,又打趣道,“弟妹,这样可好?”

    这“弟妹”二字一出口,就见杜十娘脸色刷的一红跑开了,到底是女孩家面皮薄。

    “好了,天色已晚,今天我先回去,明日再来叨扰。”张百万看看窗外向张籍一拱手道。

    “张兄慢走……”

    明月当空,微风飒飒,车夫林三就在前院休息,见到自家少爷出来,将张百万迎上了马车。挥手道别,马蹄声在寂静的街巷中响起。

    送走张百万后,闭门落锁,小院又恢复了平静。

    ……

    第二天一大早,天才灰蒙蒙亮,借着熹微的晨光,张籍打了一桶井水,双手掬起一捧冰凉的井水敷在面上,在这夏日的清晨,那怎么一个爽字了得。

    洗漱过后照例做起了晨练,张籍心中默念着一二三四,打着节拍伸胳膊伸腿,转动脖子扭腰,这个场景如果配上音乐,那就是大明版的广播体操。

    要说这大明的空气质量,那真是不错,淡淡的青草味儿,幽幽的花香,混和着湿润的河风,让人心旷神怡,精神焕发。

    “籍哥哥,你起得这么早……我去做饭……”身后睡眼朦胧的杜十娘站在正厅的门口,看见天井处舒展身体的张籍,揉着眼睛迷糊糊的嘟囔道。少女对张籍的怪异的晨练动作早就见怪不怪,在它看来这就是类似书上说的五禽戏之类的东东。

    “不用了,我出去吃点就行。”张籍看到杜十娘还没醒过盹来,笑着道。

    “那哪儿行,我答应娘要照顾好哥哥的,不说了,我这就去厨房,一会儿就好,很快的。”少女边说着,边向前院厨房走去。

    张籍见此,点点头笑了笑,继续锻炼,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在这缺医少药的古代,任何一个小病都有可能要了人命。

    活动了约半小时,天色已亮,张籍回书房取了一本易经坐在井边处看了起来。易经,周行不易,作为一本经典的古书,至圣先师孔子都曾感叹过“不学易,无以知”,它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世界观和方法论的源头,读《易经》浅尝辄止易,贯通精深难,每人读易都有不同的体会。

    后世的张籍父亲在那国企破产下岗的年代摆过小摊、卖过衣服,也曾临街算命,给人解命的同时也是给于己开解,九十年代的人们有太多了失落与迷茫。最终父亲走出困惑,重新振作支撑起了整个家庭,读易在其中功不可没。

    小时候的张籍出于好奇也曾经翻阅过父亲书架上那些诸如《文王八卦》、《菜根谭》、《周易注疏》等之类的大部头。小时懵懂,看着父亲在书上做得注解也不能理解其意,那时正值射雕英雄传热播,铁血丹心的旋律响遍大江南北,只觉得金大侠给降龙十八掌取名都来自周易,读起来很酷。

    世事繁扰,经历过了诸多不可思议之事,诸多疑问接连而至、纷沓而生,张籍和那时的父亲一样,困惑但向书中求。今时再读《易经》,更生不同的理解,诸般变化之外,唯留“中正“二字,不易者,中正之“道“也,守住本心,尽力而为即可。

    “籍哥哥,吃饭了。”杜十娘清丽的声音将张籍从书本中拉回了现实。

    “来了、来了……”张籍回屋放下书本,向前厅走去。

    这样中正平和的日常也很是不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