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五十五章 指点文章

    次日,时逢月末发廪米的日子,张籍早早起来到州学去领米。每月发廪米六斗这是廪膳生的福利,张籍是后世人不清楚一斗是多重,空着双手就到了州学,见到前面来的同伴们都是推着小车,张籍心下暗叫不好。

    果然,到了领米的时候,张籍见到了这六斗米,足足两麻袋。古代一斗相当于现在的十八斤半,这六斗就是一百多斤,凭张籍十四岁的小身板,搬一袋子就很勉强了,何况是两袋。难道要去借个推车?张籍有些苦恼。

    这一幕恰好被刚刚赶来的郑泰看到了,他就住在州学里面,廪米领的也早。只见他到了跟前出声道:“张兄可是需要帮忙?”

    “郑兄,这哪里能借到个推车……”张籍的话还没说完就听郑泰道。

    “张兄,那日听说你在附近买了处宅院?离着多远?”

    “大约五十步,狮子桥南河边就是。”张籍下意识的答道。

    “那还用什么推车。”只见郑泰俯身一手提一个袋子大喝一声“起!”,吸气运力一甩将两个米袋放到了肩上,他回头瓮声瓮气对张籍道:“张兄前头带路。”

    郑兄这应该去改考武举,你这是被科举耽误了的武状元啊!这一违和的场景看的张籍目瞪口呆,旁边的廪生却毫不意外,看来郑泰自己的廪米也是被他这样给扛走的。

    幸好离家近,一会儿两人就到家,郑泰还帮张籍把米倒入米缸。

    中午是和衙役王大、书办方先生及狮子桥坊甲邻居们约好的流水席的日子,张籍早些日子就拜托张百万从福来酒楼中请了大厨和几名帮工。

    准备充分加上技艺精湛,不多时福来的大厨就整治出两荤六素八样菜,街坊邻居们吃的人人皆称好,郑泰也被张籍邀请了,他的身形大饭量也大,五个蒸饼配着菜肴进肚,还觉得不饱,最后迟到第八个方才作罢,用郑泰的说法就是才堪堪**分饱吧。

    ……

    晚上张籍刚回到家吃过饭,张百万就来了。

    “张兄,今个儿晚上怎么来我这了,你向教习说过了?”张籍见到张百万颇为惊讶,因为书院不允许学子晚上出来,实在有急事的话得向当值教习或者山长申请。

    “你知道的,我在书院没什么朋友,自己在那闭门造车闷头学也没什么效果,我就向教习申请出来,起初他是不允的,等我说清楚是来找你,教习就痛快的答应了……”张百万边说着边进了院子。

    “不成想提我的名字还能请假。”张籍笑着道。

    “可不,你在咱书院可是个名人。”进了书房,张百万坐下道,“这个宅子不错,收拾的挺好,就是离书院远了点。”

    “远了点也好,这边安静,适合读书。”张籍说话的时候,杜十娘过来给两人沏了茶水。

    “那次你教我读书方法后,我的贴经墨义掌握的不错了,但是文章上总是感觉不得法,这些是我最近做的文章,老弟帮我看看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地方。”张百万说完,递给张籍一叠书稿。

    张籍接过一看,张百万的这笔字勉强够看。一张一张的细细看下去,约莫一盏茶时分,张籍放下书稿向张百万道:

    “张兄你的文章结构尚可,但是一篇好文章讲究的是理辞气三道,这……”张百万的文章内容着实有些差,张籍沉吟一声想着如何评价。

    “老弟直说即可,我也知道自己的文章不行,常常被讲郎列为下等。”张百万看到张籍迟疑,以为他抹不开面子,不好意思批评自己,故而说道。

    “好,那我就直说了。”张籍起身走到张百万一侧将书稿递给他道,“欲理之明必溯源六经,而切究乎宋、元诸儒之说;欲辞之当必贴合题义,而取于三代、两汉之书;欲气之昌必以义理洒濯其心,而沉潜反覆于周、秦、盛汉、唐、宋大家之古文。”

    “这是要我通读经典,博取百家之长吗?”张百万一听,有些愁眉苦脸,他是好动的性子,若是让他整天闷头读书,怕不是要憋出病来。

    “那张兄还想不想过院试中秀才了?”张籍一听张百万有懈怠的意思,马上严声问道。

    “想、想,当然想.”张百万听出张籍口气中的不满,立马说道,“要是不中秀才,我爹少不了给我家法伺候。”

    “恩,那好,张兄接着听。”张籍点点头又道:“刚才我所说的就是理,辞,气三道,刚才我说你的文章结构尚可,应该是有讲郎的指点,但是文章内容相差甚远。张兄朱子四书章句集注读的怎么样了?”

    “已经读完,颇有心得。”张百万答道。

    “恩,既然颇有心得,那文章不应该如此言辞空洞啊……那一定就是未能融会贯通,学以致用的原因了。”张籍想了想又道,“八股制艺,禀圣人之学,传朱子之意,这文章立意要在中上,开篇破题必须要从朱子四书集注中来,比方说你的这篇文章‘所谓故国者,非谓有乔木之谓也’,此句出自孟子梁惠王章句,孟子集注中对此有详细的解释,但是你的文章立意就相去甚远,曲解了朱子之意。”

    张籍边说着边拿出《孟子集注》翻到这一页给张百万指出来。

    “唔……”张百万一看书上的注疏一拍大腿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

    张百万这会儿似有所得,又迫不及待的问道:“那辞、气二者又该如何?”

    “张兄可读过先秦的国语、离骚?”张籍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问到其他。

    “《国语》艰涩,只看过一卷,未曾深读,屈大夫的《离骚》倒是拜读过。”张百万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恩,那汉赋和唐宋八大家的文章读过吗?”张籍又问道。

    “汉赋读过贾谊、司马相如,唐宋文章读过许多。”

    “那就好,张兄细细回想一下,无论是先秦之书,还是汉赋和唐宋文章,是不是或辞藻华丽,或对偶成韵?”张籍让张百万想了一会儿。

    “确是如此。”张百万点了点头。

    “此即为辞也,张兄今后行文,遣词造句时可效仿一二。”张籍说完,喝了一口茶又道,“若是将文章比做人,则理为心腑,辞为骨肉,至于理辞气三道之气,则是调和阴阳的经络血脉。只有心腑,骨肉不强则文章生硬无趣;只有骨肉,心腑不彰则空洞无义;两者须由经络血脉调和,方可言辞通达,成就锦绣文章。”

    张籍说完,看着张百万在他对面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