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五十四章 同居吗?

    许是那日送的红包起到了作用,再见到州学王教谕时他不是那么板着脸了,与考勤一事上也不怎么管张籍了,只要张籍每三天来点卯,点完名后爱去哪去哪。

    州学的教学质量差,纪律也松松垮垮,故而张籍的学习时间大部分都是在清渊书院的完成的。

    现在班内的同窗都是有志于举业的生员,同窗们每天晨诵,午读,晚思合理的安排自己的生活学习时间,在功课经义上的造诣都不低,而且各有见地,下午自习中众人时常就书中的某一句或细思讨论、或争执不休,这每一次的讨论,每一次争执都是一次学业上的进步。

    原来这就是尖子班的学习氛围啊,众人的水平相差不多,学习习惯良好,压力虽大,但是能互相探讨,于潜移默化中提升自己的功课水平。

    ……

    拿到房契之后的第二天,张籍向希伊先生禀明此事之后获得准许,就搬了出来,同时暂住在三元书坊的杜十娘也过来了。

    蓝蓝的天空中有几大片云彩,调皮的太阳一会儿藏起来,一会儿又跳了出来,今天有清风飒飒,是夏日里难得的凉爽天气不时从宅院东边小河方向吹过来的微风还带着清凉的湿气,让人很是舒服。

    张籍打开门锁,推开院门,入目的是影壁墙和葱葱茏茏的花草,杜十娘欢快的跟在张籍的身后进了院来。

    “十娘别忙着看了,以后日子长着呢,有你熟悉的时候,来,咱先收拾收拾屋子,晚上得住着了。”张籍看着欢欣的少女这儿看看,哪儿瞅瞅似是没听到他说话,不禁笑着又说道,“怎么,还没看够?这儿比莳花馆可差多了。”

    “没看够、没看够,莳花馆再好也不是自己家,还是家好。”说话的时候,少女陶醉的凑到一朵不知名的小花上嗅着香气。

    “这房契上可写的是我的名字,什么时候成你的了?”张籍打趣道。

    “哼,我不管,我说是我的就是我的,来之前娘说了,要我照顾好你,还要替你管着家。”少女得意洋洋的仰起头看着张籍道。

    “奥,原来是从娘那里请来了尚方宝剑啊……”张籍脑筋一转道,“那好,管家婆咱快去挑挑屋子,先收拾出住的地儿……”说完就向后院走去。

    “你!口花花……”听到张籍称她为管家婆占她便宜,杜十娘脸色一红一跺脚,追着张籍也向后院跑去。

    后院正房三大间,当中的就是正堂,这边先不忙着收拾,张籍两人径直来到卧室。

    两人现将包袱放到一旁,之后张籍提水搬东西,杜十娘洒扫擦拭,一会儿就拾掇的窗明几净、焕然一新。接下来依次是书房、正堂、厨房……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张籍提着水桶看到少女细心的擦拭桌椅时,额头上的那几点晶莹的汗珠滚落,阳光洒进书房,在杜十娘身前拉出长长的影子,这一幕显得格外温馨,格外富有生活气息。

    里院的三大间房,正厅待客,西边的主卧室被杜十娘抢了去,张籍正要理论,被少女祭出张母的话,以守之以礼,学业为重顶了回去,张籍只得去西厢房也就是书房住。说好的同居生活呢——张籍哀叹一声。

    正厅东边的屋子留给张父张母来城中时居住,东厢房留给弟弟一间。至于外院的两间北屋一间改作客房,一间留着以后请下人时给下人住;剩下的五间配房分别是柴房、厨房、磨房和两间杂物间。

    对于各个房间的功能分配两人很是争执了一番,最终的这个版本,张籍和杜十娘都是十分满意。

    晚饭很简单,张籍带着些现成的饭菜要去厨房生火做饭,却被杜十娘说些什么“君子远庖厨”之类的给制止了。少女拿过饭菜到厨房生活了,这亏得少女离开家钱准备的充份,燧石火镰火绒都带着,一会儿就生起火来热好了饭。要是张籍自己去下厨,这生火就是个老大难的问题。

    吃饭的时候,两人也不讲究什么食不语了,杜十娘兴致不减,细细的和张籍说还要买些什么、添置些什么,如家具布料锅碗烛台床帐等等,努力地与张籍规划着自己的家。

    院中明月高挂,银色月光零零落落的铺满小院,透过葡萄架留下斑驳的光影,清凉的河风穿过窗缝透了进来,格外清新怡人。

    这风吹叶子的沙沙声,和着杜十娘清脆的语声,张籍静静的看着烛光下少女那因说话说的性起而微红的脸颊,点头轻轻的附和着,心里觉得分外空灵。

    收拾完碗筷后,两人各自回房休息,少女的嘴巴这时还没停住,不住地嘱咐张籍明天去集市上买些东西回来……

    说是分房住,其实主卧室和书房挨得很近,只隔了一堵墙。

    今天搬到一起住后,偌大的宅院只有两个人,张籍今天虽然和杜十娘调笑住一间房,少女嘴上不依,但如果张籍执意要的话,她也不会拒绝,毕竟在杜十娘的心中,张籍博学多才,相貌也不差,对她也很好,比在莳花馆时同伴们期盼的话本中的才子不知好了多少倍,那是虚构的故事,眼前的是真实的人。

    张籍的思维方式更接近于现代人,也知道两人都不过十四岁,这放到后世这才是上初一的年纪,成名需趁早,功名需趁早,但是为了责任,为了身体,有些事情还是长大些为好。

    忙了一日,大家都是累了,张籍两人各自躺在床上,隔着一堵墙,杜十娘辗转反侧了一会儿,也是疲了,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沉沉睡去。

    书房这里,张籍将手放在脑后,趁着月光看着屋顶。自己虽然有了个过目不忘的金手指,但还是一个凡夫俗子,前世的自己不擅长谈恋爱,要不然也不会在这个小城等到快三十才谈婚论嫁。

    前一世的生活中、影视剧中见过不少好女孩,倾国倾城的有之,才智惊人的有之。羡慕求得之心是有的,但是看得来的,不一定处得来,那距离太过遥远。

    自己一直很喜欢金庸先生白马啸西风中李文秀说的一句话,“那些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偏不喜欢。”每一个人读到这句话都有自己的感想,张籍的想法很简单,世间有万紫千红,我只取其中一朵,如果有个女孩能一心一意的待自己,自己会让她很幸福。

    嗯,让她很幸福,无论前世今生,他大概就是如此。

    思绪纷飞,伴着窗外的风吹竹叶声,张籍慢慢的合上了眼睛,悄然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