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五十三章 如此州学

    “尔等继续读书,张籍随我来!”王教谕说罢,拂袖向后堂走去。

    张籍急忙跟上,待王教谕出了房门,张籍随着就能听到身后细碎的议论声,至于说的内容,不用想也知道——肯定都是埋怨自己让王教谕发火迁怒于他们。

    刚才的训斥让张籍满面通红,他急急额离开这令人尴尬的地方。

    到了后堂,只见一孔圣人的画像挂在供桌上,王教谕示意张籍上前参拜,拜过之后,又带张籍到了一面墙壁处,上面写着生员训例,张籍按照要求通读一遍。

    读完后,张籍就有些奇怪了,要是严格按照上面的做法,哪来的后面东林党闹事啊。禁止结党,不许对抗官府等等上面写的清清楚楚。不过转念又一想现在生员们的作风,心下又了然了,这年头早就没几个认真遵守的了,人人都道一个“变通”二字,变通来变通去,原则早已是荡然无存。

    “张籍,学正大人对你青眼有加,多次在我面前夸赞与你,你这几日所为让我失望啊。”张籍正在对着墙壁的上条款胡思乱想着,忽然听到王教谕的话。

    “弟子惭愧,万万不会再有第二次。”张籍恭声认错道。

    “恩,我知清渊书院为了今年的乡试组成了一班生员,由希伊先生亲自教导。希伊先生博学古今,乃当世大儒,我自然是信得过。故而对清渊书院的生员我也不过多强调来论道堂读经,但是至少每三日下午到此,月考岁考更不能落下,你可明白?”

    “弟子明白。”

    “为学者,当勤学善思、谨言慎行,磨砺日久,方可一鸣惊人。”王教谕说完,顿了一下又道,“好了,在这领一册《孟子》,到论道堂寻个位子坐下,一会儿要讲课了。”

    张籍依言取了书籍,返回论道堂。看了看堂中,郑泰旁边正好有个空位,就坐了过去。这刚一坐下,张籍就明白为何这里还有位子了,郑泰占的地方太大了,他一活动身子,两边都能碰到。不过张籍只是看书也不打算在这写东西,故而将就着呆在这里,至少这儿清净点,免得听到别人议论自己的声音。

    不一会儿,王教谕进了论道堂,堂上顿时一静,今天开讲的《孟子》张籍早已是熟的不能再熟,王教谕的讲解水平也不及清渊书院的讲郎,听起来十分乏味,夏日的午后又容易犯困,张籍打量了下周围,这才不过一炷香时间就有十几个打瞌睡的。自己身边的郑泰也在做“小鸡啄米”状。

    堂上的王教谕丝毫不觉得奇怪,似乎是对此习以为常,自顾自的讲也不提问,约莫半个时辰,王教谕讲完之后夹着书本提上张籍的拜师礼就走了。这个态势倒有几分像张籍在大学合堂中上课的情景,老师和学生都在混日子。

    王教谕一走,论道堂中反而活跃起来刚才还在瞌睡的生员不知哪来的精神,三五成群的凑在一起有的聊起了家常,有的玩起了叶子牌,还有的拿出了几本账簿,用算盘噼里啪啦的算起账来……

    这一幕情景让张籍目瞪口呆——这纪律也太松散,这学风也太不正了吧,说好的上完课后的自习呢?当然也不是没有学习的,郑泰刚才上课就在记着笔记,这会儿正在整理。张籍凑过去一看,这大汉写的字倒是秀气,是字如其人的反证。

    方毕和陈正这会儿也走了过来道:“张兄,一起回书院吧。”

    “今天的课就算结束了吗?就这一会儿?”张籍问道,在清渊书院紧张惯了,这会儿他还有点不适应。

    “恩,就这样,咱们每三天来一次就行,具体的路上再说。”方毕有些无奈的道。

    “那好,咱一起回去。”张籍说完,又向郑泰道别,三人便一同出了州学。

    “这是怎么回事?”张籍出言问道。

    “开始我们来时也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你也见了事实就是如此,州学里周学正不常来,一般以王教谕为首,王教谕还好些,剩下的训导和助教都是这么拖沓温吞水的性子。临清州学一共三十名廪膳生,增生附生也有三十多个,不过大多数人都是只在州学里挂个名,因为这里的先生们教的水平一般,除了周学正是进士,王教谕是举人外,其余都是生员,和咱们的功名一样,根本压不住场子,久而久之就懈怠了。与其到这里和一些老混子生员一起浪费时间,还不如在家苦读来的快……”三人边走,方毕边说道。

    “是啊,有志于举业的要么自己去拜师,要么去大书院就读,没几个愿意呆在这里的。刚才论道堂内的三十多个人有二十多都是在混日子的,其中还有几个廪膳生,他们只要能混过了月试和岁试,也不在乎乡试,只在县府院考试时收个保人费,平时领着衙门发的廪米,享着免役免粮的待遇,一年到头日子也过得挺滋润。”陈正说起这些有些愤慨,差点就没说那几个人占着茅坑不拉屎。

    这种米虫一样的生员各个地方都有,张居正当时上书缩减廪膳生人数也是针对这一现象,只不过人死政消,他的一腔努力终究抵不过人的劣根性。

    陈正又无奈的道:“要是不用隔几天就跑一趟就好了,咱们还不如在书院里读书呢,至少有疑惑了可以向夫子们请教,在这下了课,一个先生的人影都找不到……”

    “还是得来点卯,州学教谕的话还是要听的,他们虽官位卑廉,但权力不小。他们有将生员中德行,经义,治事皆长者,列入上等薄的权力;有将长于德行,短于治事或经艺划为二等薄的权力;也有将治事,经艺皆长,德行有缺陷列为三等薄的权力,若是有违学规,还能将生员罚为学校膳夫,甚至追回廪米,称之追廪。要是忤逆了他,给咱们穿小鞋可就不好了。”方毕叹了口气道。

    经过两个同窗的介绍,张籍的心里对州学有了个大概的印象,上课应付、下课撒欢,点卯答道、混天度日……这不就是后世的大学嘛。

    希望自己能在今年的乡试中脱颖而出,这样就不用被局限在州学里。

    剩下的一个多月要继续努力!

    张籍如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