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五十二章 州学挨训

    在牙行这边忙完后,张籍将杜十娘送回三元书坊休息,在房子没有收拾好前,张籍让弟弟在书坊收拾了一个雅间作为杜十娘的临时住处。接下来张籍便和张百万返回清渊书院。

    黑色马车嗒嗒的马蹄声在寂静的道路上响起。

    “我说老弟,你还是应该在城中买院子,至少方便不是?”张百万有点遗憾的说道。

    “哈,我自己就这么点家当,还是别充阔气了,有多少钱就办多大事,我觉得住在哪儿都行,最重要的是住的舒畅舒适,我看狮子桥这就挺好的。”张籍笑呵呵的说道,他对这处宅院很是满意。以自己财力现在不是选什么贵族社区,王牌物业,一流安保的时候,只要舒适就好。

    “你觉得好就成,话说这次你回来,有空可得和我说说这读书的法子,你都院试头名了,这有什么秘诀,我也不求什么举人进士,让我中个秀才,哪怕是最后一名也成……”话题一转,张百万又说起功课上的事情,看来最近他爹没少督促他。

    “当然当然,这个好说……”张籍笑着应道。

    两人说着话,很快就到了书院,下了马车,张百万回寝舍休息,张籍则去找希伊先生销假。

    ……

    第二天上午散学后,张百万带着张籍先去牙行找房牙刘四,再去请了衙门的书办方先生和那个衙役班头王大,之后一同前往狮子桥宅院。班头王大叫来狮子桥的坊甲和左右邻居等作为见证人,书办方先生在街口上当众立下了房契。有道是远亲不如近邻,立下房契后,张籍邀请在场众人两日后中午在宅院中吃流水席。

    王大、方先生和坊甲邻居们等人都知道张籍是东昌府临清州的头名案首,还夺得了小三元,绝对是前途不可限量,故而都来热络的攀关系,也都应下来张籍邀约。

    随后一行人又返回州府衙门备案,有张百万的门路在,事情办的都很顺利,衙门中人办事效率也很高。走完所有的手续,还不耽误去州学。

    自己在大明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小家了!

    看着手中黄纸上签押盖印的房契,张籍不由得心道。

    回到清渊书院,张籍收拾完东西,准备去州学一趟。自从东昌府回来后,张籍只到州学去过一次,那次还是去新生报到。虽说州学的教谕默许众人长时间呆在书院,但是这报到后不见人影怎么也说不过去,听方毕和陈正说有两个前些年的秀才见王教谕对张籍的旷学也不管不问,都对他颇有微词,觉得张籍是自大傲慢、走后门通门路之人。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还没正式进州学,就有了矛盾。

    第一次正式去州学,手中可不能空着,张籍也不知道应该带些什么,于是向方毕和陈正咨询,得到答案后急急忙忙的去集市上准备东西去了。

    这见面礼有个名号叫做拜师六礼,东西包括芹菜、莲子、红豆、枣子、桂圆、干瘦肉条,这一套无论是拜蒙师,业师都是一样。到了集市上一打听,张籍才得知书院附近米面铺子有专门置办这些东西的业务,遂直接交了钱拿走完事。

    张籍也不是死板人,在这精美的红漆礼盒中,张籍又放进去了两个五两的银元宝,合计十两银子的红包。

    到了州学论道堂上,有三十多个生员正在读书,方毕和陈正也在其中,人群里张籍还看到了壮汉书生郑泰,他呆在对他而言相对窄小的书案前不知道写着什么。

    王教谕正坐在堂前,他是举人出身,屡次会试不第,也就放弃了进学,补了个州学教谕的缺,四十许岁年纪,国字脸方方正正,看上去颇为严肃。而王教谕的顶头上司就是周学正,故而他对张籍原本印象不错,不过这好几天没来,也不知道王教谕对他的观感有没有变化。

    张籍走到讲堂门前停住脚步,出声道:“学生张籍拜见教谕。”

    “进来吧。”从声音中听不出来王教谕此时的心情。

    张籍进了讲堂,堂中的生员们都看了过来,多数的目光都是想看张籍的笑话,态度不那么友好。到了跟前,张籍俯身再拜行礼,并将装着六礼的礼盒奉上。

    “把东西放到一边。”只见王教谕板起脸来训斥道:“张籍,你还知道来州学!这些日子去哪了?不要以为取中了小三元,就眼高于顶认为自己能出师了……”

    有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张籍理亏在前不得辩驳,老老实实听着王教谕的批评。

    许是以为张籍懈怠的举业,恨铁不成钢之下王教谕有感而发越说越起劲,最后站起身来冲着所有生员道:“尔等不要以为入了州学就可以马放南山,生员不过是开始,即便进士也不敢说自己学通古今,吾学也无涯……”

    “古之教者考校弟子,一年视离经辨志,三年视敬业乐群,五年视博习亲师,七年视论学取友,谓之小成。九年知类通达,强立而不反,谓之大成。”

    “张籍你虽是案首但也不过是生员,你们也一样,都经过寒窗数载,但学问到了哪一步?是敬业乐群?还是视博习亲师?恐怕其中有人连离经辨志都不达吧!而今你们入了州学,就好好读经,功课不可怠慢,每月的岁考,不合者训斥,列下等薄,再不行者,罚作膳夫,廪膳生也是如此,尔等记住了吗?”

    王教谕说完目光看向堂中,所有生员起身拱手应诺。这番对张籍的训斥连带着将所有生员都批评了一遍,这会儿除了和张籍相熟的以外,其余生员都在心底大骂,你一个人犯错引得教谕发火收紧了考评,这不是要殃及池鱼吗,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了。

    张籍也是暗暗叫苦,你批评就批评我一个呗,这样整法让自己很难为人。不过后悔也晚了,吃一堑长一智,以后自己不能小有所成便得意忘形了。

    细节决定成败,要想在大明成就一番事业,每一件事都不能马虎,这次是自己忘了提前请假,大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