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五十一章 买房记(下)

    “张大少的眼光就是好!”房牙刘四凑过来笑着拍了一记张百万的马屁。“这院里的花草树木都是那老员外亲自种的,你看打理的多好,这个地方我自己都相中了,要是外人来了我都不带他来看的,爱买不买……”

    “打住打住,这屋里还没看,你话别先说的这么满。”张百万见他说的越来越不着边际,出声打断了刘四的话。

    “小的这是说顺嘴了……”刘四一脸的讪笑。

    前院的的房屋屋檐伸出许多,形成了一个小小的走廊,下雨的时候可以在此通行。几个人进了前院房间,这边都是客房和下人居住的地方,陈设很是简单,每间屋子不过一床一桌一椅一箱笼而已,但这也算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了。

    两边的配房是柴房和厨房,还有个小磨坊,看上去里面的石磨原来经常用,磨盘和地面上有小麦和面粉的残渣,

    过了前院院门就来到了后院,这边有个照壁遮挡,照壁下面栽种着一丛一丛碧绿的翠竹。照壁后面就是大石板铺的天井,东边修着排水的阳沟,能从院墙处留到后面的河中。石砌的围栏很是光滑,同样是石砌的井口上架着木制的手摇轱辘。

    井边上有有几处青苔,张籍和杜十娘凑过去探头往井里一看,水位很高,里面还有几尾鲤鱼,正在欢快的甩着尾巴互相追逐、游来游去。这处宅院离河很近,基本上不担心井水会枯竭。

    再往里面走,正北方是一厅三房,都是前后抱厦的结构,地基很高,有青砖台阶,屋顶青瓦配着白墙甚是美观。

    张籍当先进了正厅,当面墙上就是中堂,挂着一幅不知是何人所画的山水,厅中的桌椅虽然样式陈旧,但是一桌六椅,配着客人用的案几,很是齐备。细看那些家具有的边角被磨掉了漆色,但是能用,用手按了按还相当牢固。

    左转进到了主人的卧房,里面除了一张床和一个木箱就没有其他物事了,看来若是买了这里,卧房中的东西倒是要置办一些。张籍看后想到。

    出来之后几人又到了书房,对张籍来说他在书房的时间要比在正屋呆的时间长,所以着实打量了一番。

    一张长案摆在墙边,一张实木书桌,一把扶手被磨得光亮的圈椅,有供主人小憩的木床,还有两个空空的黑漆木箱,推开窗户能看到院内的石榴树和天井,张籍对此满意的点了点头。

    最后又看了偏房,只有一个床,这个情况已经是很好了,通观整个宅院,基本上能做到拎包入住。

    转完了这一圈,众人回到正厅,刘四笑着道:“怎么样,这处地方可算还满意?”

    “刚才在牙行说的是多少钱?”

    “九十两整。”

    张籍看了看杜十娘,只见她眼珠一转道:“你这院子小了点,还种了这么多花花草草,我家可没人会侍弄这些累赘,倒时买了还要费尽心力给刨了去,这工钱可得你出。”

    刚才还见你这小娘子笑盈盈的去摘石榴、看葡萄,这会儿怎么就成了累赘,刘四心下腹诽了几句,还是陪着笑道:“读书人不都讲究陶冶性情,读书只余摆弄摆弄花菜也是好的。”

    “我可不读书,还有这天井,那么多苔藓,还得费力清理一番……”杜十娘又挑剔道。

    “读书人不是说什么苔痕……苔痕……”刘四苦笑着拍拍脑袋道,“对是苔痕上阶绿,讲究个情趣嘛。”

    “我不管,这价钱得降。”杜十娘小嘴一撅不依不挠。

    “哎呦我的姑奶奶,您就行行好吧。”刘四一脸的无奈,频频看向张籍和张百万,有道是女子难缠是也。

    “好了,这来回跑了一下午我都有点累了。刘四,你就再让点,我做个主,八十两,老弟你看怎么样。”张百万直接站起身来看向张籍道。

    “行。”八十两买这宅院自己绝对是占便宜的。

    “好,那就这样,咱这就回去签押画契。”张百万听得张籍同意也不等刘四答话,直接向外走去。

    “哎呦我的爷,您这是要亏死我啊,再多给点,多给点。”刘四跟着就哭丧着脸追了出来,他的嘴里虽然这样叫嚷着,但是也看不出真的肉疼的样子。

    “别聒噪了,你们这房牙里的事我可是门儿清,我可听说若是买断,你的抽头可是不少吧,有句话是不是叫什么成三破二来着,还有句话叫吃了买家再吃卖家,你这白蚂蚁,就是给你七十两你也赚个不少。”张百万不搭理他,自顾自和张籍等人上了马车。

    “行、行,大少爷,今个儿算我刘四儿自掏腰包卖个人情,日后张大少可要在衙门口上给小的说上几句话……”刘四犹自大呼吃亏。

    其实这房牙行内的门道儿,张籍去找张百万时,张百万也曾说过一些。“成三破二”的含义是:成者,乃买房人,有钱才买房子,谓之成;破者,系卖房者,卖房是破落的象征。房牙的佣金就是这么定的,买房者付成交金额的百分之三,卖房者付百分之二,一笔交易成功,房牙总共能得到百分之五的佣金,若是上百两银子的交易,最少能抽五两银子,相当于农民家庭半年的收入,房牙能笑得嘴巴都合不拢。

    在房产交易中,房牙忙前忙后,费老大的劲,当然不是无偿劳动,交易双方都要为此付出相应代价。代价是多少?按照常规,为“成三破二”,后世的老舍先生在《四世同堂》中,说那个房牙金三爷就靠了“成三破二”的报酬,活得挺滋润。

    房产买卖里,房牙出力,所获丰厚。但也有些贪心的房牙,在合法收入之外,不顾道德约束,还要给买卖双方找茬出难题,从中获得不菲的利益。房产是他们赖以为生的对象,这就是“吃了买家吃卖家”,心狠手辣,犹如疯狂吞噬房屋的“白蚂蚁”。《清稗类钞》一针见血指出:“‘白蚂蚁’地皮房屋之掮客也。”

    一路在刘四的抱怨,哭惨中到了牙行。

    最后定价八十两银子,另拿出二两的房牙钱给刘四,次日一手房契,一手给钱。

    看到刘四拿到银子后高兴地样子,张百万大呼上当,直要重新定价,但是被张籍拦下。

    八十两银子,买这处宅子已经很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