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五十章 买房记(中)

    “凤凰岭这边都是大宅,这小一点的……这也有,小官人您看看这一处怎么样,也是在城中,不过靠近吉士口,这边天桥常有集市,买个东西挺方便的,这里原本是个南方的大货商在此居住,不过据说是家中有事,急着要出手回乡。这宅子是三进的院子,正房八间,配房十四间,院子小了些,要是人口多的话,选这个也不错。嗯,这个不带家具,要一百一十两银子。”房牙刘四滔滔不绝的介绍起这一处房子来。

    “呃……我们家也没几口人,住不了这三进的屋子,我还要读书进学这太嘈杂了也不好,还有没有其他的地方?”地方是不错,最主要的还是钱不凑手啊,张籍这句话没说出来。

    “那城中心这块就没有了,刚才小官人您说州学附近也可以,那看看这个行不,这处房子在城南狮子桥附近,两进院子,靠河而居,这里原本是一个乡下地主住的地方,现在年老回乡,就放在我这寄卖。里面正房五间,配房七间,家具等物事都有,园内还有水井取用甚是方便。还有,在这居住的多是州学衙门中人,也有小商贾,和读书人,平日里很是僻静。这一处院子放的久了些,主人家急着卖,要是您打算买,就作价白银九十两如何?”

    刘四又紧接着介绍起了这处狮子桥附近的院子,到底是名房牙老手,对自己手中的房源知根知底,介绍起来如数家珍,都不带卡壳的。

    这个地方倒是不错,离州学近,环境也挺好,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离书院和三元书坊远了些,这要是步行过去的话,怎么也要二十分钟吧。张籍摸了摸兜里的会票,不禁暗叹了一声,还是囊中羞涩啊,他的预算的是最高一百两,这个还算可以接受。

    不过张籍并不打算现在就定下来,多看几家也是好的,于是他又出口问道:“这大宁寺附近有没有和这个类似的房子。”大宁寺处于州学和清渊书院中间的位置,要是能在这买的话去两方都是十分钟路程。

    “大宁寺这边不好找,只有这么一处了。”刘四想了想指着大宁寺北的一个小圈道,“这里有个两进小院,地方规制都比刚才州学附近的那个小了许多。只有四间正房,五间配房,院里也没水井,要到一百步外的街井中去取水。虽然如此,因着这边距离大宁寺近,倒是要贵上不少,得九十五两银子……”

    “唔……”张籍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小官人还要不要看看其他地方的院子,清凉寺那边两进院子只要六十两即可,三进的才八十两……”看到张籍迟疑,刘四又问道。

    “先不用了,咱们先去看看这两处吧,就是州学附近和大宁寺附近的这两个。”再多看也是没大用,一分钱一分货,买的没有卖的精,好地方就是贵,还不如这两处虽然有缺点,但是相对而言性价比高。

    “好勒。”刘四应声卷起了临清州屋舍分布图放好。张籍向杜十娘和张百万招呼一声,一起上了马车去看房子。依照路程远近,众人先去的是大宁寺旁的那所宅院。

    一路上刘四喋喋不休的给张籍说着临清城的房屋分布。“咱这临清城南来北往客商众多,可谓是寸土寸金,就说这城北原本就是老城区,除了州府衙门在南边其余的如漕官衙门,千户所、钞关等都在这边,咱城里的文庙也在此处,出城不远就是舍利宝塔,绝对是个好地方。”

    “城中自不用说了,大运河从中而过,只要这漕运不停两边就是繁华之地……”

    “这城西边多是仓库,喜欢僻静的人大多在此购置寓所,不过就是里城中远了些,城中都说河东比河西富就在于此了……”

    “城东呢?就是鼓楼大街,永清门一带,这边住了不少官家子弟,但是人多地少,要么屋子小,要么不带门市,要么没有小楼的,要么不带庭院的,不过这边豆腐坊不少,早上来两文钱的托板豆腐,一吸溜,啧啧,美极了;最后就是这城南,这里住得都是普通人家,都是穷老百姓和苦哈哈们,但凡有点地位的都不在这边住……”

    有人说着话,这一路上也不显冷清。不一会就到了大宁寺旁。

    门口一棵大柳树,黑漆木门上着锁,刘四打开院门,带着三人进了院子。这处宅院好长时间没有卖出去,屋里屋外颇为凌乱,一角的葡萄架也枯死掉了,杂草丛生看上去颇为荒凉。

    “十娘,你看着怎么样?”张籍向杜十娘问道。

    少女皱了皱眉头道:“在到屋里看看。”众人到了屋内一看,也没有多少家具,剩下的两张桌子和几把椅子都有了不同程度的破损。

    “要不,咱到下一处看看?”杜十娘拉了拉张籍的衣袖小声道。

    “好,咱先去看看州学附近的那个。”要是买了这里,多花钱不说还要重新置办家具,这开销可就大了,水井也没有,生活上也麻烦,张籍也没有相中这里。

    刘四见此道:“这边就是地段好,要价也高,房子的确是破旧了些,要不然也不会一直卖不出去。走了,咱们去下一处。”

    上了马车,路上行人不多,一会功夫就到了州学附近的这一宅院。

    刚一下车,张籍就看到了那白墙上蔓延的爬山虎,“就是这家吗?”张籍指着问道。

    “就是这家。”刘四开了院门,一进去众人就好似进了一个小花园,且不提那满墙绿莹莹的爬山虎,也不说那搭乘凉棚的葡萄架,就单单那院中的香椿树和石榴树就让张籍喜欢上了这里,身旁的杜十娘也跑到了葡萄架下左看右看,一会儿又踩着石头到石榴树上摘了个熟的裂口的大石榴。

    刘四在牙行里晃荡久了,什么样的买家和卖家都见过,一看到张籍和杜十娘的这表情,就知道这处院子有戏了。

    张百万也在园里慢悠悠的转了一圈,回头看向张籍道:

    “老弟,这处院子我看着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