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九章 买房记(上)

    三天的假期看着时间不少,但细说起来这来时一天,走时一天,满打满算在家中只不过完整的住一天。

    这天清晨,杜十娘早早的收拾好了包裹,一身穿大明特色的少女衫裙打扮,上身浅绿色交领右衽袄衫,袖口宽敞缀有白色袖缘,衣长过腰,两侧有开叉;下面的淡黄色裙子类似现代的百褶裙,裙身前后皆座大小相同的折裥,裙底缀有刺绣花边。换下了布衣裙钗,少女更显得明丽可人。

    张籍来时带着的东西不多,只有几件随身换洗的衣服。见到十娘那边已经有了两个包袱,还又铺开一个找着东西,张籍不禁取笑道:“带些随身的东西即可,不要什么都往里面装,缺了什么到城里再去置办。”

    “城里东西都贵,到时再买不浪费吗,咱还要买住处,花费这么大,能省点是点。”说完少女不再搭理张籍,自顾自兴致勃勃的继续翻箱倒柜。

    得,还没到城里开始置办新家,少女就把自己代入了管家婆的角色。张籍挠了挠头笑笑,也帮着少女找起东西来。

    大约早上**点钟,林三驾着马车来到了张籍家中。这时候杜十娘这边已经整理好了三个包袱,张籍背两个大的,十娘背两个小的,和家人道别后,张籍两人上了马车再次离开了家乡。

    临行前也不知道张母又对杜十娘说了些什么,一路上少女也不怎么和张籍说话,张籍问起来,少女只是嗯嗯的应声却不解释。

    就这样一路无话到了临清州,将行李包袱先安顿在了三元书坊,张籍带着杜十娘就去寻张百万了,在城里买个住处,还真不离不开这个从小在城里长大的富二代,跟在张籍身后的杜十娘这会儿颇为欢快,毕竟要安家了嘛,古代和现代的女孩子都一样,都想有个心怡的家。

    ……

    明朝商品经济萌芽发展,商品买卖兴隆。牙商随之发展很快,竞争加剧,官府也加入进来,形成官牙和私牙的区别。参与这一行当,要向官府领取执照(牙帖),交纳税金(牙帖费),行业有协会(牙行),每隔几年官府还要办年检什么的。看得出,这行业的油水不小,想进来捞一票的人很多。而房产交易是商品交易中的大头,从事房地产买卖的牙郎,简称房牙。房牙在房地产交易活动中,成为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在大明朝买房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朝廷对房地产交易都管理严格,不允许私下买卖,交易双方必须用官方认可的契约签订格式合同,有相应的“中人”担保,交纳契税,衙门登记。完成这一系列严密的程序,要熟知其中的“规矩”,这对难得涉足该领域的买卖双方是件难事,所以一般人们都会请牙人参与,这样就能省心不少,交易不会出纰漏,不留后遗症。

    这会儿张百万带张籍来去见的就是一个官家的房牙子,按后世的说法就是公家单位的职工,既然是公家人,这办事就拖沓,效率不高,一般来这的人还要看房牙的脸色。

    不过张籍是张百万带来的,张家可是城中豪商,和各衙门主官的往来众多,平时给衙门的孝敬也不少,这张家大公子来了,一定是要大大讨好,房牙自然不敢怠慢。

    “可是张大公子要买房?”房牙陪着笑脸道。

    “不是,我家那么大,怎么也得有我住的地方。”张百万在房牙肩上敲了一记笑道,“这是我好友张籍,是他要买,刘四你可要给我瞧好了,我朋友可是今次院试案首,州学里的廪膳生,在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咱都是明白人,你可别拿那一套糊弄人的把戏出来。”

    “哪能呢,看您说的,张大少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您放心吧。”名叫刘四的房牙拍着胸脯讨好道。

    “嗯,这还行。”张百万满意的点头道。

    “小官人,您在城中可有相中的房子了?”刘四看向张籍道。

    “不曾有,还烦请你看看哪边有闲置专卖的房屋。”张籍还不曾在城中看过,故而出言道。

    “那好,咱到里面来看。”刘四招呼张籍三人来到屋里。这屋里墙壁上挂着临清州城内房屋分布图。

    房牙刘四笑着道:“书里头说长安居大不易,咱这临清州里面生活住的也不轻松,不同地价也是不一样的。这城中鳌头矶、凤凰岭、清渊书院、大宁寺一带的最贵;城东北方向鼓楼、魁星阁、永清门和西北方向的问津桥,广济桥一带次之;城南清凉寺三岔河附近的较为便宜。”

    张籍到了房屋分布图前,杜十娘也眨巴着眼睛凑了过来。

    “这上面画着圆圈的就是待售的房屋,小官人可以仔细瞅瞅。”刘四说完又向张百万道,“大少要不要喝水,小的这就去取来。”

    “不必了,你把我朋友照应好就行了。”张百万挥了挥手示意不用,自顾自在一旁取了本书看了起来。

    “那这买房估摸着得要多少钱。”张籍指着地图上两促地方问道,他是想找个离书院或者三元书坊近点的地方,实在不行在南城距离州学近的地方也行。

    “小官人您说的这个地方可是靠近鳌头矶、凤凰岭啊,这里的房子倒是有些贵了,咱城里有句老话说这凤凰岭里住贵人,清凉寺旁多乞儿。这几个画圈的地方都曾是衙门中人、外来高官或是豪商大贾走后留下来的。这一处是三进的院子,前面有座两层的临街小楼,里面还有个小花园,可是个绝好的地方。啊,你问多少钱,也不是外人,咱说个实在价,只要一百三十两就成。”

    “我这一时间拿不出来这许多银两,有没有小点的,你再和我说说这几处。”一百三十两张籍不是拿不出来,但是买了房子后还要生活啊,还要留着钱去应乡试,在城里生活一应开销都较大,这不得不精打细算。

    一旁的杜十娘刚才起初听着房牙刘四说起这房子,眼神越来越亮,但是又听闻要一百多两随即失望的熄了心思。现在的少女可不是那后世存了一匣一匣珠宝,随后就能拿出几百两的杜十娘,她还只是个对生活充满期待的小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