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八章 计划买房

    太阳挂在空中散发着它无穷的热力,这还不到八月份,地里的麦子还没熟透,有的麦芒还是青绿的颜色。

    张籍跟着张父来到了那几亩水浇地跟前,田埂上的杨树高大挺拔,不远处就有水车在河中转水。地里的翠绿的萝卜缨子长得好高,油菜花也异常美丽,靠近河边处的架子上还栽着一溜黄瓜,长势喜人。

    “这就是那几亩水浇地了,自从用了你的法子,这菜长得个头又大卖相又好,城里福来酒楼包了大部分,剩下的就在街边吆喝着卖掉了,这一年很是赚了些银子。”张父笑呵呵的说着又指向了南边远处的一片地道,“那边就是开春时买的二十亩旱田,现在雇了两个长工干活,我和你娘再勤快点,这收成也差不了。”

    张父提到的张籍说的种菜办法其实很简单,就是多浇水加上堆肥法和沤肥法,现在大明个别地区也有这个办法,只是因为信息闭塞没有传开罢了,张籍直接给父亲指出了正确的施肥施水方法,这收成当然要比别家好。

    “现在还可以免粮了,这二十亩地的收成除去给长工的,剩下的都是在咱家的,秋收后咱家能天天吃白面馒头了……”张父喜气洋洋的道。

    呵,自己家现在已经算是封建地主阶级了,张籍自嘲的想到。

    “有了这田里的收成,咱再也不用过苦日子了,你以后只管读书就成,争取考个老爷回来。”张父看着张籍道,到底是望子成龙,张父所说老爷就是指举人了。

    “爹,你和娘以后也不要这么辛苦了,多雇几个人……”

    “那哪儿成,我种了一辈子地,闲不下来……”

    说话间,两人又走到了旱田处看了看,看着张父满足的脸色和发自内心的幸福感,张籍觉得自己的付出努力是值得的。

    ……

    夏日晚间时分,乡下的小院中,星光洒落,月影横斜,微风拂过,丝瓜架子上叶子发出飒飒的响声。

    张籍一家正在吃着晚饭,香喷喷的砂锅炖肉,绿油油的小油菜、济美酱园产的豆腐乳和三碟可口小咸菜,一荤五素在时下的农村可谓是极为丰盛。小妹一手拿着半只蒸饼,一手用筷子往嘴里塞着肉块,整的满嘴流油,白净的小脸上沾满了酱汁甚是滑稽。她的样子引得大家哈哈大笑,她却茫然的问道:“哥,你们在笑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张籍忍住笑说道。

    “奥……”小妹信以为真低头继续啃着馒头,大口吃着炖肉。

    家人们的笑声更欢畅了。

    “爹,我打算在城里买个房子。”晚餐接近了尾声,张籍盛了一碗粥喝完说道。

    这话一出,张母身旁的杜十娘竖起了耳朵故作不在意的偷偷听着。小妹则是打着饱嗝,有些惋惜犯难的看着碗里一块香喷喷的炖肉,丝毫不关心其他的事情。

    “买房?在城里买?钱可足用?”张父的第一反应是关心张籍的钱够不够用,从这句话中就能看出,张父这一年也是积攒了些银子,要是搁在原来肯定是要认为张籍得了失心疯,吃饱饭就不错了哪有什么余钱买房子呢。

    “许是够用了,这些日子三元书坊生意红火,能抽出来一些……我也打听了,城里的一般房子也就不到一百两吧。”张籍说道,现在他已经是能拿出四十两银子买书的人了,一百两银子紧吧紧吧还是能凑出来的。

    “唔,那就行,要不要我跟你去城里看看。”张父又道,买房或者是盖房从古到今都是件大事,张父觉得自己身为父亲应当给自己的儿子把把关。

    “这倒不用,家里这边快要麦收了,地里的活计也多,我有个好友在城里颇有些势力,能帮我参详参详。”张籍说道。

    “也行,等定下来后,让人稍个信儿来,等这边地里忙活完了,我过去瞅瞅。”张父说完,喝完碗里的粥。买房这件事就这样简单的敲定了,这有了钱后无论前生还是后世日子都过得舒心,至少不用为衣食住行发愁。

    “爹、娘,明天走的时候我打算让十娘一起过去。”张籍笑着看了一眼母亲身边的少女道。

    “娘,我去刷碗。”

    张父,张母还没说话,少女一下子羞红了脸蹦了起来,一把夺过张籍手中碗筷,收拾起桌上的两个盘子就向厨房跑去,好个面皮薄的小娘子。

    “也好,你身边也该有个人照顾了……阿籍,你过来。”张母说了一句,向张籍招手,这是要他去里屋说话。

    张籍起身跟在后面到了里间,父母的房间现在也是整整齐齐。

    “来,坐。”张母做到床边,让张籍也坐过来。

    “阿籍,你现在长大了,也有出息了,咱娘俩也好久没说过话了。”张母向张籍小时候一样拉过他的手说道,“你要带十娘去城里我不反对。十娘是个好姑娘,这一年洗衣做饭、缝缝补补可把这个家照顾的很好,我和你爹都很中意。十娘的心思我也能看出来一直都在你身上,咱们都是本分人家,你可不要负了人家姑娘,若是我知道了你做什么对不起十娘的事情,我和你爹第一个不答应。”

    “娘你放心,我绝不会辜负十娘的。”本来自己还担心父母会不接受她,现在看来十娘已经用她的实际行动打动了张父张母,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好了,你先出去吧,等会儿我再和十娘说说。”张母慈爱的看着自己的儿子道。

    张籍出了里屋就到自己的书房中去了,不一会儿就从门缝中看到少女进了张母的房间,也不知道母女两个说了些什么,只隐约的听到少女甜甜的叫了几声“娘”,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又听到了抽泣声。

    女人的心思难猜,张籍上辈子没谈过几个对象,快结婚的时候就已经到了大明,感情经历并不丰富,对这又喜又泣的场景摸不着头脑,反正母亲已经同意了,十娘心下应当也是愿意的。

    张籍索性把门一关,不去想这些,挑起灯芯拨亮油灯,拿出一本书读了起来。

    时间流逝,不知何时书房中的灯光熄了。

    整个小院安静了下来,夜色愈深,人们都歇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