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七章 探望夫子

    “哥哥肯带我去州城了?那、那怎么行,我去不会影响你读书吗?”

    少女闻听张籍要在临清城买房子,还要带她一起去,她心底儿里当然想一起去,但是又怕耽误张籍的学业,不禁心里患得患失起来,也顾不得挣扎了。

    “不妨事,这次回去后,我要在书院和州学两边走动,只要不耽误功课可以搬出来住,况且我还有一些文稿要你帮我整理整理。”张籍笑着道。

    趁着张籍说话松开了怀抱的当口,少女忽的挣开了张籍的手臂,拉开书房门向外逃去。

    “谁要和你去,我、我还要去帮娘张罗晚饭……”

    细细的一声娇嗔留在了书房里,空气中似乎还微微飘浮着少女身上的清香。

    ……

    柴门入幽梦,朝日乱蝉鸣。夏日的清晨来的要早一些,阳光灿烂,蝉音蛙噪。睡在熟悉的板床上,张籍一夜安眠。

    今天还要去拜访张老夫子,张籍早早的就起了床,洗漱完毕后穿着褐色短打在院里活动筋骨,做着晨练。

    墙角的花草自由生长,散漫攀爬,一根麻绳就是牵牛花的乐园,紫的粉的白的,姹紫嫣红煞是好看;张母清明时栽下的瓜果抽出的藤蔓也已经爬上了木篱笆;鸡舍中的红冠大公鸡昂首挺胸大踏步的带着几只芦花鸡出来觅食,不时传出咯咯的叫声……红的花、绿的叶、弯的藤,农村的小院有一种格外的宁静,一种独特、迷人的韵味。

    “籍哥儿,起了吗?”门外传来张义先的喊声。

    “来了来了。”张籍大步走过去,打开了院门。“义先,你先稍坐会儿,我去换身衣服就走。”

    张义先今个儿穿的是青衣直裰,戴的是青巾围条,这一身打扮甚是干练。

    张籍回到屋里换上衣服手提着卤肉、点心和一卷布匹和张义先一同向社学走去。走在乡间的小路上,两边的麦田已经泛黄,再过不了多久就要秋收了,得上天庇佑今年又是丰年,山东道人杰地灵,近些年更似有圣人照看,接连几年的收成都不错。

    不多时张籍两人便来到了社学,还是那熟悉的大门,熟悉的小院,熟悉的讲堂。有道是花木成畦手自栽,看着院中长势喜人的瓜果,想来张老夫子的最近的心态不错,否则也不能将这个小菜园小花圃打理的这么好。

    张老夫子并不在讲堂中,张籍掀开竹帘,讲堂内的童子们正在做着晨课,大略的扫了一眼学子中多了几个陌生的脸庞,也少了一两个熟悉的面孔。

    “怎么没见胡升?”张籍转头问道。

    “胡升啊,年后就没来,去年岁考他考得极差,被他爹打得三天下不了床,最后也放弃了让他的读书的念想,现在跟着他爹在铺子里割肉。”张义先回答道。

    物是人非,张籍放下帘子向一旁的夫子房间走去。

    “弟子张义先有事求见先生。”

    张义先敲了敲门,屋内随之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进吧。”

    两人推门而入,房间正中处老夫子正在小桌上吃着早饭——小米饭,腌丝瓜和半个蒸饼,清淡可口,典型的农家饭。

    老夫子抬头看到张义先身后的张籍,不由得一愣。张籍将手中的礼物放在一旁的凳子上,拱手行礼道:“学生张籍见过夫子。”

    “张籍?”老夫子站起身来,“你回来了,坐坐。”张老夫子指着两个矮凳道。

    屋内陈设简单,和当时张籍来此时一模一样,唯一能看出来不同的是老夫子那日渐稀疏、斑白的头发。张籍不由得鼻头一酸道:“学生来看你了。”

    “能记得来看我这老头子就好,还记得就好……”张老夫子仔细的大量了下张籍又道,“你也长高了,还中了秀才,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很好很好。”老夫子平时就有意无意的打听张籍的情况,早知张籍取中了秀才,还是案首的身份,故有此言。

    “全靠夫子发蒙教导,方有弟子今日。”

    “我这老头子有什么本事自己知道,你这案首可不是我能教出来的。”老夫子叹了一声又道,“倒是你上次临走前说的那个读书法子收效甚好,现在的学童都得承你的情……”

    “哪里哪里,夫子教导之恩学生没齿难忘。”张籍想到刚入社学时受到的照顾,夫子对自己的督促,不禁站起身来长长再行一礼。

    “不必如此。”张老夫子起身扶起张籍,“自你走后……”

    张老夫子说起了张籍离开社学后发生的事情。林嗣转到了清平乡社学,也就是去了那个心高气傲的举人塾师吕才手下读书,听说是课业不错,下次县试还要下场;范庄和大刘庄的农家子范缜,刘询两个的功课现在和张义先不相上下,同样有志于下次县试;而张义先的两个表兄弟,张义文张义武的课业虽然也有了长进但是仍然需要再打磨个一两年,巩固巩固基本功,毕竟底子薄,前面的欠账太多……

    一桩一桩的社学琐事,张老夫子说起来有些拖沓唠叨,但是张籍并不以为意,依旧是认真仔细的听着,间或插上一两句话。待夫子说完,张籍也说起了自己在清渊书院的生活,谈及书院每次考试的考题,谈及县府院三试的内容,也说道院试时的水患等事情。

    细细想来,两人的话语中并无多么重要的事情,但是自有那么一种难得的师生情谊在其中,老师视学生为子,学生视老师为父,这种不可言表的感情是后世浮躁的社会中老师和学生间难以看到的。

    离开社学时已经快要到正午了,张义先还要上课。

    出了社学大门,张籍抬起头来,眼前大榕树沙沙响动,陈旧的木门半掩着,自己在此发蒙有五年之久,一景一物难免有几分感情。

    这一刻张籍不禁想起了昔日的大学生活,自己与同窗曾在设计时师广场,共舞青春;曾于长清湖畔,涤荡心怀;榕树林间,穿梭来往;图书馆里,博学古今;乱石山上,高谈阔论。一处处场景,与时间共存;一幕幕往事,与记忆同在。

    两世为人,这些心境不免还是影响着他,多了几分惆怅。

    张籍摇了摇头,向家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