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六章 危机感、少女

    午饭吃的晚了些,等张籍一家收拾完碗筷,已是斜阳当空。

    张籍回到自己的房间,发现屋内的桌椅床铺皆是干干净净,就连窗台上也没有灰尘,似是每天都有人打扫。

    随手从书桌上拿起一本书翻开,里面一张纸片滑到了桌子上,只见上面用峻拔的行书写着一首小诗。

    “男儿立志出乡关,学若无成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张籍拿起纸片轻轻的读着,想起了自己离家前的那一夜,现在的自己算是学有小成了吧,不,还不够!

    若以张籍现在的功名和三元书坊的营收,有暇时在写几个话本,想点后世科学额经营策略,自己当是能颇为滋润的过完一生。

    但是自己的后代呢,张籍坐在椅子上,拿出一张竹纸写写画画。

    万历十年,公元一五八二年,距离崇祯皇帝煤山自尽的一六四四年还有六十二年,这一年也是女真蛮子入关的一年,从此百万汉家儿郎逐渐被抽去了脊梁,汉民族的血性逐渐消泯,千万汉儿齐剃发,更无一人是男儿!

    不对,张籍心道。手中毛笔又划去了纸上的时间。

    若是按照历史发展,到公元一六二九年崇祯二年时天灾兵祸,就已经让无数自耕农、小地主破产,这一年闯王起兵,天下大乱。距离这一年还有四十七年,若是运气好,那时候的自己当是六十岁,还能看到闯王的大旗,还能亲眼见识女真蛮子的屠刀……国家大势面前,一个小小的秀才,一个小小的富家翁是何等的渺小!

    这些天被人逢迎的有些飘飘然的张籍,身上猛地出了一身冷汗。

    “籍哥哥,喝水吗?”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少女轻盈的身影出现在了书房。

    “啊?籍哥哥,你怎么了,怎么出了一头汗……”十娘慌乱的放下水壶,急忙走了过来。“莫不是病了……呸呸呸,你瞧我这张嘴……”

    少女取出手帕就要去擦张籍额头的汗。

    “啊,十娘,我没事,刚才收拾东西有些热罢了……”张籍回过神来,看到了少女进来,站起身来道。

    “快坐下,快坐下……”杜十娘口中边说着边用手帕细心的擦拭着张籍的额头和鼻尖。

    少女也是十四岁,一般而言女孩子比男孩儿发育的快,所以虽然张籍每天都要锻炼身体,已经比同龄人高了半头,但是两人站在一起身量还是差不多高。

    夕阳的余晖透过窗户洒到书桌上,洒到张籍的身上,也洒到少女红红的脸上,金色与霞红相映,张籍不禁看得有些呆了。

    许久,少女被张籍看得低下了头,脸色羞红到了耳根,手帕也放了下来,口中呢喃:“籍哥哥,别、别看了……”

    “啊,对不起,对不起……”张籍有些慌乱的闪开,坐到了床边。

    十娘抬起头来看着张籍,一年不见了,她不想这么快就离开,她想多在这个少年身旁呆一会儿,嗯,对,多一会儿就好……

    “籍哥哥,你在写什么?”少女撩起额前的碎发,将之顺到耳后,看道书桌上的字问道。“崇祯是谁?”少女识的字,不过张籍写的潦草,她粗粗扫了一眼,只看清了一两个字。

    “没什么,随便写写……”张籍收起桌上的字,他并不怕少女看到上面写了什么,这个年代的大明可没几个人知道公元纪年,也没有知道万历之后第三任皇帝的年号叫做崇祯,万历皇帝才刚刚二十岁呐。

    “我打的络子哥哥还带着吗?”少女低头小声问道。

    “带着呢,带着呢。”张籍连忙从怀中拿出这编着香囊的红络子,“只是被泥水泡过了……”那日张籍跳入泥水堵涌坑,这络子也带在身上,张籍怕少女误会委屈细细的向她解释道。

    听着张籍诉说那日东昌府的大水,不知不觉间十娘也坐在了床边。张籍说道事态紧急自己跳入涌坑时,少女的一双纤手紧紧抓出张籍的手,似是怕张籍掉进涌坑不见了一般。

    时光就这样慢慢流逝着,夕阳的最后一抹余晖也要消失不见了。

    张籍讲完了自己的事情,少女眼眶中盈着泪水不住地道:“籍哥哥,你可不要吓我,你要保证以后不能这样了,你要是受伤了,那我可怎么办,以后不能这样了……”少女摇晃着张籍的手臂。

    “嗯嗯,我答应十娘,以后不这样了……”张籍怜爱的抚摸着少女的头发,“对了,这事可不要告诉娘,免得她担心。”张籍嘱咐道。

    “好的,我不会告诉娘的。”少女抬头定定的看着张籍的眼睛又道,“籍哥哥也要答应我,以后一定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我答应,我答应……”张籍此刻的内心仿佛被触动了什么。

    这时十娘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一直握着张籍的手,顿时霞飞双颊就要把手抽出,不曾想被张籍紧紧的握住。

    “籍哥哥……”少女央求的眼神看着张籍。

    “十娘,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多亏你照顾我爹娘了,手上都有茧子了。”张籍握着少女的手,手指肚在在那硬硬的茧子上摩挲。“跟着我,苦了你了。”

    “不苦不苦,籍哥哥你在外读书,照顾爹娘是我应该的,况且娘也没让我干什么粗活……”少女趁张籍不注意抽出手来放在身后,不让他看。

    到了傍晚,天色昏黑,十娘起身从桌角取出油灯点燃,霎时间一点灯光如豆,跳动的火苗将房间映的昏黄。

    清丽可人的少女一双素白纤手持着油灯静静站立着。

    “且把铜灯观婵娟,十根青葱遮玉颜”张籍的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这么一句诗。

    灯下看美人,妩媚动人,撩人心弦,朦朦胧胧间别有一番韵味。

    少女将灯放到了张籍的书桌上,就要离开,张籍心底忽然起了一股莫名的冲动,站起身来情不自禁的一把将少女抱在怀中。

    “籍哥哥,别,小妹还在外面……”少女羞红了脸庞挣扎道。

    “十娘,这次和我一起去临清城吧。”张籍嗅着少女身上的清香。“咱在城里买座院子……”

    少女闻言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