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五章 张大户来访

    太阳升起,日头高挂,正午已过,大约未时,相当于后世的两点左右。

    按照这时农村的习惯,家庭条件好的一般早饭都是凌晨四五点,午饭下午一两点,晚饭七八点;家贫的则只有一早一晚两顿,晚上饿的话,只能硬挨到早上。

    张母、三妹和师娘此时正在厨房准备着午饭。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

    “阿和,阿和……”

    “大兄,大兄……”

    当先一人身穿褐色锻衫,头戴纱笼帽,这笑眯眯的老者正是张义先的爷爷,周边村里的大地主张大户。他的身后跟着一穿青色文士衫的中年,名叫张齐,乃是张义先的父亲;张齐身后跟着的手提篮子的少年不是张义先还能是谁?这三人后面还跟着两名抬着大木箱子的壮仆。

    “二叔,齐哥儿……”张父出门一看,快步迎到大门处,有些局促的道。村里人都沾亲带故,按辈分张籍的父亲张和称张大户为二叔。

    只见张大户笑的一团和气的道:“阿和,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咱家籍哥儿得了院试案首取中了秀才,这是天大的喜事啊,怎么不来通知一声。”

    “这个,我也是今天才知道……”张父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张大户和他的儿子张齐并不怎么注意张家,两家大人之间少有往来。往日里只张籍张义先这帮小辈在一起,可是今时不同了,张籍中了秀才,还是案首,眼瞅着张家是前途无量,作为一个乡里沾亲带故的土豪怎能不过来结交。

    “来来,把礼物放院里,大兄,今后咱们要多亲近亲近,义先快去找张小相公去……”张义先平时大大咧咧,但是见到他爹就和老鼠见了猫一样老实,应了一声,提着东西就要往屋里走去。

    张籍这会儿听见院中的动静,也出来了,见到张义先,惊喜的道:“义先,你来了,我这刚到家还没去找你。”

    张义先这会儿不知道怎的,有些唯唯诺诺,不复往日的开朗,只见他拱手向张籍行礼道:“见过小相公……”

    “和我客气什么,来来来,义先,到屋里来!”张籍就要把张义先迎到屋里,不曾想张齐走了过来,一巴掌拍在张义先脑袋上,斥道:“这么没大没小!”又一抱拳向张籍道,“小相公勿怪,我家小子不懂事。”

    这情景,让张籍十分尴尬。张齐是童生身份,平日里和生员们交往时,都是持小辈礼,按照这时的规矩,张籍能称张齐为小友。但张齐和自己父亲又是一辈,这么一整,张籍感到分外别扭,场面上一时冷清了。

    还是张大户是见多识广,处事圆滑,当即打破了尴尬道:“咱各论各的,你们读书人之间按读书人的规矩,我们庄户人家按庄户家的规矩……。”

    说话间,众人到了堂屋坐下,张大户开口道:“阿和,咱家籍哥儿出息了,这十年是咱村的第一个秀才,这可是大事,我打算重修祠堂,祭拜先祖,以谢先祖庇佑……”

    “全凭二叔吩咐。”往时都是张大户主持张家一族的祭祖事宜,张父自然是没什么意见。

    “还有,我差人去整个秀才匾额,挂在咱祠堂上……”张大户又道。

    “这可使不得,使不得……”张父连忙推辞,在他的观念中,张籍还是个娃娃,怎能把自己的名号牌匾挂在祠堂这么神圣、这么重要的地方呢。

    张齐这会儿插话道:“大兄,有何使不得,我可听同年说了,张相公县府院三试皆为案首,这是什么,这是小三元啊,这昭示着咱们张氏宗族文道日昌啊,放在祠堂里也能激励咱们后辈勤学,给小辈们带来些文气,做个榜样……”张齐滔滔不绝的说了一大堆,一口一个“大兄”,客气亲热的让张父不知所措,要知道原来的张齐可没把他放在眼里过,见面之时点点头哼一声都算好的。

    “对对对,就是小三元,一定要做个大牌匾,让咱村的娃都沾沾喜气,再出几个相公。”张大户笑眯眯的又道,“阿和家中有事的话,只管向我说,在咱这一片地儿里还没有人能欺负到咱头上。”

    张籍在一旁和张义先说着话,在没有他父亲注意的时候,张义先又恢复了些许开朗。

    张义先羡慕的说道:“籍哥儿,你真厉害,我都听说了,这次院试你也是案首还是咱州学里的廪膳生,下次县试我可得找你作保了。”

    “那是自然,最近学得如何了,下次有信心没?”张籍问道自己发小的功课情况。

    “在社学里我还是头名,夫子经常夸我,下次县试在下场的时候应该可以。”张义先说起自己的课业,也来了精神,看来他最近功课大有长进。

    “那就好,我等你的好消息。”张籍点点头道,“对了,夫子最近如何了?”张籍问起了张老夫子的情况,许久未见,张籍很是怀念这个曾对自己照顾有加的老师。

    “夫子啊,挺好的,前几日还听他提起过你,你留下的那个读书法子挺好用,社学里的同窗进步挺大。”张义先说起了张老夫子的情况,张籍也想起了那时社学读书的场景。

    “嗯,明个儿你随我去看看夫子,我在城里给夫子买了些东西。”张籍说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启蒙之恩不能忘。

    “好,明个儿一早我来寻你。”张义先应道。

    ……

    飞鸟扑棱着翅膀从窗外飞过,厨房里的炊烟升了又熄。

    “爹,大哥,饭做好了。”三妹从厨房处进了屋来。

    “哦?二叔,齐哥儿,还有义先一起在家吃饭,这边都张罗好了。”张父起身道。

    “不了不了,改日再来,以后咱们亲戚间多走动走动,张小相公今天刚到家,就不打扰你们团聚了。”张大户起身笑着婉拒道。

    “是啊,以后时日长着呢,今天我们就不做恶客了。”张齐也是辞道,“义先走了!”又招呼了张义先一声。

    张父和张籍挽留不得,只得作罢。

    待张大户一行人走了之后,张父站在门口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又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张籍。

    张籍见父亲看向自己,便冲着父亲笑了笑。

    这不到一天的时间,发生的好事情太多了。

    这,都和自己的大儿子有关啊,张父心中似有明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