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四章 其乐融融

    却说林三刚将马车停在张籍家门前,门内就有人听到动静向大门处走来。

    “谁呀?”

    一个小姑娘推开门抬头一看,只见一匹黄鬃马拉着一辆华贵的黑色马车停在门口,那高大的马匹喷着响鼻儿,车夫还是个面相有些凶恶的大汉,小姑娘没见过多大世面,受惊似的猛然将大门重又合上,只漏出一个门缝向外看。

    林三见此自嘲的摸了摸脸道:“刚才那个怕不是令妹,我这面相许是吓到了她。”

    “无妨,她不认识你。”张籍边说着话便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小姑娘看的真切,眼前这个一身天蓝色澜衫,头戴儒巾,有点小帅很是精神的人正是自己的大哥,顿时戒心全消,向正房方向喊了声:“爹娘,阿姐,大哥回来啦,大哥回来啦。”

    小姑娘边说着边推开了大门。

    张籍手上拎着一包同兴斋的糕点快步向前走去。

    “妹妹,长高了,成大姑娘了,来尝尝这个,同兴斋的点心……”张籍到了跟前,边说着边把手中散发着甜腻香气的点心包递了过去。

    “大哥最好了,知道我喜欢吃这个。”小姑娘兴奋的接过点心,放到鼻子前闻了闻,开心的跳了起来。

    这时只听,正屋内几声响动,不知是打翻了什么,还有“哎呀!”一声。

    片刻后,只见张父、张母从屋里出来,到了院中。

    “大郎!”

    “阿籍,你回来了。”

    张籍看到母亲的眼中似有泪花,父亲也悄然撇过头去,心中激动万分连忙上前跪在二老面前道:“爹、娘,儿子回来了!”

    “起来,起来,回来就还,回来就好……”张母将张籍扶起,双手摸着胳膊,捏捏身子,仔细端详着自己在外一年的儿子,口中不住的喃喃道,“我的儿子,长高了,长高了……”

    这就是父母,他们不在乎你在外有多大成就,在乎的是你是否安好。有感于此,又想到了相隔五百年的后世父母,张籍眼中不知怎得也有了泪水。

    张籍抬头又向后看去,只见正屋门口处,一个虽身着粗布裙衫,却难掩丽色的少女扶着门框正怔怔的看着自己,少女的手中还拿着针线,左手食指上有个鲜红的血点却犹自不知,这少女正是十娘。

    “莫哭了,莫哭了,娃他娘,大郎回来了,是个高兴地事情……”张父回过头来对张母说道,又看到院门口的林三,看向张籍问道:“大郎,这位是?”

    “哦,爹,这位是我好友家中的家里人,林三哥。”张籍擦去眼角的泪水,起身道。“林三哥,这是我爹娘、小妹和十娘。”

    “见过张公,张夫人。”林三抱拳行礼后,又道。“车上还有东西,是不是……”

    “对对,车里还有东西,我去搬下来。”张籍想起了车上买的东西,连忙道。

    随后在林三的帮助下,众人将张籍买的东西搬到了正屋中,平时显得还挺大的堂屋,现在被大包小包的东西堆得满满的。林三说完了后天中午来接张籍返城后,也没在张家吃午饭就离开了,张籍和张父张母盛情挽留不得只好作罢。

    家中的变化甚大,张籍刚才粗略的看了下,鸡舍翻盖的很是齐整,牛棚中有了两头牛,堂屋东侧又盖了一间北屋。

    堂屋中,三妹叽叽喳喳欢快的在张籍带来的东西中翻找着,不时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少女杜十娘柔柔的坐在张母一旁看着这张籍;张籍则是笑呵呵的听着父母说这一年来发声生的事情。

    张籍离家前说的张三叔公家的那两亩水浇地已经是买了过来,年前还买了村子大南头的二十亩旱田,现在家中雇了两名长工打理,张父只是用张籍教授的种田方法侍弄两亩地上的白菘萝卜等,这些菜有张百万家的福来酒楼来收,比粮食的收入还要多。有了余钱后张父加盖了北屋,又多买了一头牛,翻新了鸡舍,日子过的一天比一天好。对了,张父还想着给张卫说个媳妇,只是张卫不愿意……

    说起这些,张父的脸上充满了笑容,似是对未来的生活充满了奔头……

    看到家人们脸上的笑容,张籍心下也极为舒心,自己为家庭所做的事情终于有了成效,弟弟在城中书坊忙里忙外乐在其中;妹妹的脸上没有菜色,想吃鸡蛋就吃鸡蛋;爹娘的面上也没了愁苦,逐步向小地主行列迈进;还有少女在家中照顾着自己的父母,等着自己……在大明朝的这个家中,张籍隐隐感觉到温馨。

    忽的张父让张籍站起了身子,围着他转了一圈细细打量一番道:“大郎,你这一身衣服……”

    “大哥这身衣服好看的紧呐,我也要一身,我也要一身……”小妹看着张籍跑到张母身旁道。

    “幺女别添乱,唔,我想想,我好像见张家相公穿过这衣服,这叫什么来着?”张父想不起来,问道。

    “爹娘,孩儿这身衣服是澜衫,书院给做的,只有生员功名才能穿。”张籍解释道。

    “什么,生员功名,我儿考中相公了?我儿考中相公了!”张父突闻此事,再也忍不住,泪水纵横向着正桌上的祖宗牌位连连拜道,“祖宗保佑,祖宗保佑,我儿中相公了……”

    “爹,爹……”张籍喊了两声,张父才回过神来,张籍又道:“爹,我是两府院试案首,在州学充任廪膳生,书院中每月有膏火银,衙门每月给米六斗,还可与人作保,这用度上是不缺了,爹娘在家中不必再刻意为我存钱了,多买些吃食,小妹还是在长身体的时候。”

    “嗯嗯……”张父连连应声,他还沉浸在自家儿子考中秀才的喜悦当中。

    “还有,生员功名可免丁二人,免粮两石,以后家中也不必担心官府的徭役差事了……”张籍又道。这些都是生员功名带来的实实在在的好处,免丁二人意味着张父张籍二弟张卫都不用服徭役,免粮两石意味着张家现有的三十亩地中有二十亩是免税的。

    被巨大的惊喜冲的晕乎乎的张父现在只剩下了笑容,一辈子侍弄田地,自家竟有了免丁免税的资格,张母也笑的乐开了花。

    少女看向张籍的那亮晶晶的美眸中充满了爱慕与喜悦。

    一时间,整个张家其乐融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