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四十章 海源书坊,买书

    因为水患刚过,一切从简,加之生员们也在东昌府耽搁了不少时日,在提学道衙门选学完毕后,故而也就取消了游泮入宫、上街夸耀的流程。

    被这场大雨耽误了好些时日,人人的安排都很紧张,左提学准备即刻启程去青州府督学,新晋生员们出了衙门也各回各自的客栈准备返乡事宜。

    因为离家日久,众人归心似箭,所以和张籍一起守河的生员们,原本计划在东昌府的聚会,被挪到了返回临清城之后。

    回到了福来客栈,王讲郎通知清渊书院诸生与明日一早返程,下午的时间即是自由活动了。这正合张籍之意,他正要去大名鼎鼎的东昌府海源书坊一观。

    在来东昌府之前,张籍作为大明出版业,图书业的从业人员,就已经从张百万、王掌柜等人口中得知了行业巨头海源书坊的名头。张籍来此还有一个好奇心,就是这个海源书坊,到底和清朝东昌府的海源阁藏书楼有何关系,是否是一脉相承。

    中午饭后,张籍独自一人来到了大街上,街上有不少读书人在逛。张籍先到了几个小书铺看了看,其内部规制和大明其他书铺一样,少有开放式的书架,更多的是放在柜子中,顾客提出要买书时才拿出来供人挑选。书铺内的书本也是寻常,并无出奇之处,张籍在自家三元书坊中多有见过。

    出来之后,张籍询问了几个路人便直奔本次的目的地——海源书坊。

    海源书坊位于东昌府地势较高的东北处,远远的即可见到书坊高耸的三层楼阁。甫一进门,见到有生意上门,便有书坊伙计上来询问,张籍直言自己挑选后,伙计也就去照应其他客人了。

    海源书坊给张籍的第一印象就是广、多,靠街的铺子底上三层,后面还有不知几进的院子,面积大;柜台后面是十几排整齐的书架,有屏风的隔档看不到后面还有多少,藏书多。

    在这里买书的士子不少,张籍在其中见了几名早上见过的新晋生员,点头打过招呼,便各自挑选书本去了。

    最近几年会试、殿试的程文闱墨,及上至状元、探花、榜眼,下至各地院试、乡试案首的文章,应有尽有,都被海源书坊搜罗了起来,刊订成册后放在这里出售。这一区域有不少读书人就站在书架旁,津津有味地翻阅,这都是最直观的科场资料,读书人中的神功秘籍。

    张籍大致的浏览一番,不禁暗暗赞道,盛名之下无虚士,这海源书坊果真神通广大,连状元们的县试府试的文章都有收录,不但如此还标注了其文风转变的原因,分析了文章优劣之处,就差把状元的风流韵事写上了。看着这类文章在书架上只剩下略略几本,想来销量是极好的。

    张籍看了看书架上的书,想了想招手唤来伙计。

    那伙计小跑过来,殷勤的道:“公子有什么想要的书册,新到的时文闱墨,还是精校的经史子集?”又看了看张籍手中的书册,又问道:“公子可是选好了?”

    “可有正德、嘉靖、隆庆年间的文府?还有这几年的时文合集?”三元书坊的底蕴还是欠缺,万历之前的文章多有不全,最新的时文也搜集的甚慢,故而张籍打算买一套回去交于自家书坊刊印。反正这个时代也没有什么版权费一说,就是海源书坊收录那些状元的书房也不知道有没有交付润笔费呢。

    “有的,有的,公子捎待。”这可是一桩大买卖啊,伙计脸上乐开了花,忙不迭的搬梯子去找书了。

    不多时伙计满头大汗的搬来十几卷书,“后面还有,我再去取。”说完,伙计又向另一个书架走去。

    张籍拿起几本看了看,皱了下眉头,不少都是自己看过的,等伙计搬书过来后,张籍挑出了七八卷道:“这几卷看过了,还有其他的吗?”

    “有是有,不过都在后院仓库,公子要是要的话,我的告知掌柜去取,等的时间要久些……”伙计有些为难的道。几十年前的文府现在买的人不多了,都在仓库中放着没有摆在堂中书架上。

    “和,我等的,你去取吧。”下午无事,张籍索性就搬了一把椅子坐下,仔细的看起书来。

    大约一炷香功夫,七八个伙计搬着两只藤条大箱子到了前堂,他们身后还跟着书坊掌柜。有大主顾上门,自然掌柜的要出场接待。

    掌柜带着瓜皮帽,身着福字长袍,上前拱手道:“这位相公,这两只箱子里放正德、嘉靖、隆庆年的程文集,都是按年月排列的,约有三四百卷之多,冒昧问一句,公子买来这些何用?”

    同行是冤家,张籍自然不会说买回去翻刻,笑着道:“掌柜的如何称呼?”

    “免贵姓杨,为海源书坊大掌柜。”

    “见过,杨掌柜,我平生喜书,这买来不过是收藏罢了。”杨掌柜见张籍如此年少,看上去并不是生意人,如是也就信了。

    张籍复又从箱中挑了几本,见到的确是按时间顺序排列的甚是整齐,约有五成自己没有看过,于是点了点头道:“加上那些状元文墨,新近时文,都装起来吧。”

    两大箱子往年程文并不贵,每卷书按厚薄分别约一百文到二百文不等,贵的是最新的时文集和状元文墨,不过十五卷书就要了七两银子,折合五百文一本。

    两箱子书三十两,加上这七两,合计三十七两,张籍从怀中摸出一张五十两会票交给杨掌柜,心中叹了口气,这出门考试从三元书坊支出来的钱花了大半了,读书当真是费钱啊。

    从海源书坊买完书,这两大箱子张籍一个人当然是运不走的,只能由店家派骡车送到福来客栈。

    到了客栈,同窗们见张籍买了两大箱子书回来皆是目瞪口呆,王讲郎也是惊叹不已。

    袁永打趣道:“终于知道张兄为何能得小三元了,这买书也是异于常人,啧啧。”

    “是啊,别人都是一本一本的买,张兄是一车一车的往回拉啊。”

    “明天可是要委屈诸位陪着我这些书卷一同返乡了。”

    张籍也是笑着答道。

    看着夕阳的余晖渐渐消逝,张籍等人的东昌府院试之行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