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三十六章 雨停了

    大堤之上暴雨如注,狂风呼号,人与自然在搏斗!

    就在张籍等人跳入涌坑之时,周围的监工和民夫见此无不为之热泪盈眶,他知道这一众士子都是生员功名,放在平日见官可不拜,都是要被尊称为相公,在乡间养尊处优的,而且他们都不是东昌府本地人,如今为了保卫东昌府的大堤而不顾自身危险,他们岂能不为之动容!

    两名监工迅速高喊:“快堵住这边的涌坑,快、快、把相公们拉上来……”

    这时民夫们无不加快了手中动作,有一个大汉肩扛一个,两手臂弯各夹一个,竟然一人搬了三个麻袋;有几个民夫使劲的拉着大车,脸憋得通红肩背磨破渗出了血迹而不自知……

    人人都在与肆虐的河水争抢着时间。

    这一处堤岸的发生的事情早已惊动了正在大堤上巡视的刘知府、左提学等人。

    刘知府闻听堤岸出现了大涌坑,急忙调动大队兵丁,民夫奔了过来;左提学得知张籍等人跳下了涌坑,以身相堵,心急如焚,这些都是他的门生啊,尤其是张籍,此子学问练达,也通实务,怎能折损在这里!

    一行人加紧脚步赶到,到了这处堤角时,刘知府、左提学等人只见涌坑内外又多了十数人,这些人正在用身体争取着时间。

    “快快快,把洞堵上……”刘知府带来的大队人马起了作用,随着草苫子,草棚子,木排、木桩,砂石麻袋等物的大量到来,一个涌坑终于被堵上了。

    “快把士子们都拉上来,快!快!快!”刘知府急吼吼的大喊,又指着几个监工道:“你们几个杀材,怎可让相公们去堵涌坑,若是学子们出了事情,你有几个脑袋都不够砍的!”

    随着刘知府命令一道一道的下达,护堤人员的越来越多,在张籍等人被从涌坑中拉了上来的同时,十几个装满石块的木笼,被放入了涌坑中,水势也因此为之一缓,随后民夫们推着小推车倒入草排砂石,水流渐渐变小,自此这两个涌坑终于被堵住了。

    这边民夫们填着涌坑,那边左提学在照看着刚刚被拉上来的张籍等人,士子和十几个民夫在刚才冰凉的水中泡了个通透,现在大堤上的风中,面色乌青,浑身瑟瑟发抖,几乎不能站起。

    大堤上一片狼藉,遍地泥泞,没有帐篷等遮风避雨处,也无车辆能运送众人,条件有限左提学只得面色焦急的催促道:“张籍,郑泰你们互相搀着,快到堤下,那边有帐篷,你们也去,快,这里风太大,可不要得了伤寒。”

    闻言,郑泰搀着张籍,袁永搀着方毕,众人互相扶着软着腿向堤下走去。

    “张兄,你这一跳可不打紧,咱们几个同年也跟了上去,都到鬼门关前走了一遭,你说好的案首庆功宴还没摆,就赶上了这事,回到临清州可得双倍补回来……”方毕垂着脑袋冲着张籍强笑道。

    “怎么,还有庆功宴,张兄可没和我说,咱这也算是出生入死过了,原来的不是可不能再记着了,到时一定要邀我前去。”郑泰虽然同样泡了很久,但他的体格好,这会说话还中气十足。

    “是啊,是啊,到时候也要邀着我们……”这是临清其他几个县的学子,刚才一起用身体堵涌坑的共计有九人。

    张籍看着众人点头笑道:“咳、咳,一定,一定,到时诸位同年一定要赏光……”

    众人就要下大堤时,忽然身后传来一声惊喜的喊声:

    “雨停了,雨停了!”

    “水退了,水退了!”

    有的喜极而泣,有的举着胳膊欢呼着,有的跪在了泥水中,还有的在大堤上奔走呼号欢呼雀跃的传递着这个好消息,大堤上的人们欢腾了。

    张籍仰脸朝天,这次确是感受不到了雨丝,再回头望去,只见灰蒙蒙的天空和苍茫的大河连接处,在那乌云的缝隙中透出了一缕缕金色的余晖。

    雨停了,水退了。张籍的心中也是喜不自胜,只是青白色的脸庞显现不出笑意,他向着身边的士子们道:“同年们,这水,退了!”

    是啊,水退了,大堤保住了,众人心中道。

    ……

    众人先回到了帐篷中,左提学随后也到了,跟在他身后的兵丁们拎着几大桶热姜汤给张籍等人盛上,待一碗姜汤喝下去,才稍微缓解了众人那彻骨的冰冷。

    左提学温言道:“诸生先于此处歇息,刚才刘知府已派人向城中传信,城内的马车晚上就到,我和刘知府商定,安排你们先走,到城内医馆休养几天。”

    张籍等人连忙拜谢道:“谢过大宗师。”

    “这是你们应得的,这几天大堤上还不能掉以轻心,等事情过去,衙门还会为你们论功行赏,说起来,要不是你们堵住了涌坑,延缓了水势,这大堤怕是坚持不到水退啊。”左提学心有余悸的道。

    “你们先歇着,我还要到大帐中议事。”说罢,左提学掀开帘子出了帐篷。

    “论功行赏?不知道知府大人会赏些什么?”方毕勉强直起身子靠在草垛上道。

    “是啊……”

    众人们想着会得到什么赏赐的时候,张籍却在想着这次大水过后的事情。

    自古以来黄河、长江两岸水灾不断,其中以黄河为最,历史上曾几次改道,两岸数千里生灵涂炭,百姓流离失所。从后世的书中张籍知道,明中期以后正值地球的小冰河时期,自然灾害不断,这水患也是让大明朝伤筋动骨。自己脑海中正好有源于后世的相对科学有效的治水方法,不如将之写出来,公诸于世,这样也能拯救更多的黎民百姓。

    回去后就写出来,张籍打定主意。

    等待的时间很漫长,帐篷中的条件虽然比大堤上好多了,但也只不过是无风无雨,多了一垛干草,几床被子和热汤而已,有几名士子和民夫在水中泡的时间长了,寒气入骨,这会儿不少人流了鼻涕,面色泛红,张籍也嗓子痒痒,忍不住咳嗦了好几声。

    这年月缺医少药,可不要感冒啊!

    张籍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