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三十四章 献策

    一方四品大员问一个白身秀才,能言辞和气许以重诺由此可见刘知府内心的急切。对此张籍自然不敢怠慢,他早已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胸中已然有了腹稿。

    “府台大人,昔大禹治水《国语》有云采用堙、填之法,如「堙洪水」、「以息土填洪水」;《墨子》书中又载有疏导之法,以疏堵两策并行为总纲应对当前水情可有如下八法。”

    张籍这辈子没有治水经验,他所知道的护堤策略都是来自于后世报纸杂志中对“九八”洪水、一五年大水的描述,这些经验都是经过实践验证过的良策,今生的自己不过是一少年,若是直言是自己所想,难免不会被人认为是异想天开、空口白牙,为了增强说服力,张籍只能假托古书中先贤曾记载过这些方法。

    稍作停顿,张籍又道:“其一为捆扎“防浪排”,此排制作简单,可就地取材,门板、条木、树枝、麦梗、草把子等皆可用作材料;其二,水涨至此,大雨又急,若有塌方,可用麻袋贮石以填埋加固,可用篷布遮盖以防雨水侵蚀;其三,马颊河大堤是土堤,经年日久不曾遇到如此大水,还望加派人手不只在堤上,也要在堤腰处巡查,发现人字形水沟,立即填石排渍;其四,排查之时,若堤岸薄弱处出水,渗水,当立即内填之以砂石树枝,外筑围堰以防漫水……”

    刘知府初时以为张籍不过是有些许见解,想出的法子有一个能派上用场就不错了。但这一听之下,张籍的娓娓而谈之间,将守堤能用的工具及材料说的清清楚楚,经此一法,就不再只是砂石泥土这些沉重之物了,还有其他的种种能遇到的险情及应对之法都讲得明明白白,头头是道。

    难道古书中真有记载,否则这不过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哪来的如此见解?刘知府心下还是将信将疑,忽听一侧站立的老河工道:“大人、大人,这位小相公所说的确是有用了,有几种险情老朽往年也曾见过。”河工说完,一旁熟练水事的船家也连连点头附和。

    刘知府一听,心下一定,加之他在江南为官时的水患见闻,终于信了张籍所说的话,只听他道:“何书办,刚才张秀才的所说的话记录下来了吗?”

    “并府台大人,卑职以全数记下。”在案几一侧的一个胖胖的吏员起身拱手道。

    “好,江千户,还请派人去寻刘班头等人告知此事,以免贻误险情治理时机。”刘知府又向左侧的一名戎装中年道。

    江千户也是慨然应声道是,东昌府卫所就在城南,卫所士兵战时为兵,闲时务农,生长于此已经百多年,这里也是他们的家园,江千户的大片良田也都在此处,很快就要麦收了,若是大堤崩溃冲了田地,这一年都要颗粒无收了。家业在此,江千户这些卫所官兵不得不认真。

    一并安排妥当,刘知府方才对张籍说道:“张籍,待水退后,再做论功行赏,当务之急仍旧是水情,你且退下吧。”

    张籍拱手行礼道:“学生献策非为功赏,但求大堤无事,百姓平安,学生告退。”

    刘知府点了点头,待张籍出了帐篷,他对左提学道:“左兄,你可是收了一个好门生啊。”

    左提学捻须不语点头,心下也是十分欣慰,暗道这一任督学也不算白来一遭,有好友家子弟叶增才思敏捷,又有张籍这般文采卓绝兼得能通实务之俊才。

    虽然有了治水的思路,但是现在还不到放松的时候,刘知府等各衙门主官又针对水情做起了安排。

    不提帐篷中张籍走后发生的事情,出了帐篷张籍仰面朝天,这会儿雨势小了许多,但空中阴云密布,一点放晴的意思也没有,这天气不知道还要持续几日。

    下午的张籍和众人们仍然一起向大堤上运输着加固堤岸的砖石,木料等物资,张籍的意见得到了采纳,巡逻险情的队伍增加了,稍晚些时候有不少的防浪木排、草排也运了上来。

    得天之幸,虽然雨一直下不曾停过,但在这个下午巡逻队只发现两三处小的险情,都一一被准备充分的民夫们及时处理了,并未扩大酿成灾祸。

    晚上众人吃饭的时候,雨势更小了,量干处的观察者也传来了好消息,水位下降了半尺,这让人长出了一口气,但就在人们以为水灾要过去之时,在半夜时分不知从何处又来了雨云,倾盆大雨接连不断。

    刘知府闻讯,连夜加派的巡堤人手,并设置处理突发险情的预备队,张籍等新晋秀才人也在这预备队中。

    上哨棚、巡堤角、查管涌、观散浸,整整一个晚上都在进行着,这些似乎毫无惊人之举、毫无惊险之处。其实,惊险就包含在平静之中,任何一个隐患都有可能酿成大祸,成败往往在眨眼之间。从这个角度看,查险是最枯燥、最平淡的,同时也是最基础、最重要的,不可有丝毫马虎。

    在休息换班的帐篷中张籍看到了正在休息的叶班头,这个平时在城中甚是威风的三班衙役头领,此时一身狼狈,脸上满是疲惫,扒拉几口热饭后,靠在帐篷内的草垛子上就睡着了,他不得不抓紧休息,现在组织成立的巡逻队中他是最先开始实施巡查的,经验也是最为丰富的,下半夜他还要带队去巡逻。

    大堤上所有人的神经都被水情牵扯着,十里外的东昌府城中,同样也是如此。

    南城区的一处小院落中,一个母亲抱着孩子望着窗外愈来愈急的大雨悄然落泪,怀中的孩子奶声奶气的问道:“娘,我爹怎么还不回来?”

    “你爹上大堤守堤去了,等明个儿雨停了就会回来。”母亲抹了抹眼角的泪花,柔声对孩子说。

    “那就快快雨停吧,我想我爹。”孩子喃喃的道,不知不觉的孩子在哗啦啦的雨声中沉沉睡去,而孩子的母亲却是失眠了。

    这一夜,不知有多少人祈求雨歇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