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三十二章 护堤

    雨势比早上又急了几分,天空中乌云密布也不见风。

    大雨滂沱,行路艰难,提学道衙门就挨着东昌考院,福来客栈距离提学道衙门不过五六百步,众人却走了大约一炷香时间,脚步声被雨点声所淹没,士子们手中所拿的雨具并不能让人滴水不沾,到了衙门口时,士子们的靴子衣衫发髻,从下到上、从脚到头都被雨水打湿了,形象格外狼狈。

    衙门口的等着新晋秀才们前来的书办见到众士子连忙打开大门,并着人击了几通鼓,前去向左提学通报一声。在门口等待的时候众人卸下了雨具后,书办得了提学大人命令缩减了仪式直接带着众人向大堂中走去。

    提学衙门的大堂很是广阔,正前方一个宽大的案几是提学官大人的位置,其下五列小案几摆在堂中。

    众人到了大堂,张籍当先率众而出,俯身拱手向左提学朗声道:“学生,参见大宗师。”在他身后的新晋秀才们也随后也跟着道:“学生,参加大宗师。”

    “免礼免礼,于堂上就坐吧。”左提学先是让众人入座,又见士子们几乎都被雨水打湿了,其中那位头发花白的老先生还在瑟瑟发抖,面色乌青。于是招手唤来书办道:“快将准备好的姜汤拿上来,每人一碗暖暖身子。”

    书办闻言到了后堂,片刻后便有两名衙役拎着两只热气腾腾的大木桶上来,士子们的案几上有碗,衙役一人提桶,一人持勺,每人一碗姜汤。

    张籍也是喝了一碗,随着一股热流从口中到了腹内,顿时觉得自己身体舒服了许多。

    待到众人都喝了姜汤,左提学出言道:“今日诸生前来,不意遭逢大雨,吾心有惭啊。”

    这意思是今天下雨还让诸位生员前来拜谒,没有改作他日,提学官大人有些自责。不过怎么能说大宗师的不是呢,士子们纷纷说起了“古有程门立雪,吾辈身为弟子,岂可因雨而不至……”之类的话。

    左提学随后依例给新晋秀才们做了训话,正要给众人分配入各县府时,忽听一声惊雷响起,震得人们一愣。

    就这巨响传来时,从提学道衙门外一名府衙的差人飞奔入内,大喊道:“马颊河涨水了!马颊河涨水了!”及得他到了堂前,只见这一报信人面带哭色跪于堂前向左提学道:“提学大人,府台大人差我来禀报,城外马颊河涨水,离岸不过三尺了,特来请些人手前去守堤。”

    提学道衙门是有兵丁一队二十人的,护送提学官至各地督考。刘知府这会儿也是病急乱投医了,护堤人手不够,城中民夫一时难以调集,先到各个衙门前去相求。

    “这……”左提学一时间却迟疑了,他的手中的确是有人,但那是督学仪仗,院试完结后要归还卫所的,不好差遣啊,而且若是出动仪仗自己也要跟随,这风疾雨急的去大堤上,即使堤岸无事,这雨也能要自己半条命啊。

    这名报信衙役也是东昌府城中人,马颊河的水情关乎他的家小,见到左提学迟疑,他又急急的道:“提学大人不必前往大堤,只须派出人手在衙门安坐指挥即可,东昌府地势北高南低,即便、即便……也淹不到这边,若真的发生,还望提学大人大开考院之门安置百姓……”

    水情如此紧急,若是不派人手前去,即便主要责任不在自己,也得落个见死不救的名声,况且左提学也是饱读圣贤书之人,心中还留有那一份读书人的质朴,不然他也不会在朝中上奏言明张居正政令中的错误。

    面对险情,是道义还是私利?左提学的脑海中激烈的斗争着。

    终于左提学一起身,正气凛然的决然道:“同处一城,事有从权,吾岂能迂腐,如此险情,吾岂能置身事外,你去通知刘府台,我这就排仪仗兵丁前去。”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报信衙役连连叩首。

    左提学又看向堂中的士子们,豪气冲天的道:“吾辈读书人秉承圣人之言,教化万民,今至东昌府,适逢雨骤水急,汝等可愿随我去大堤上一行?”

    “弟子愿往!”

    “弟子愿往!”

    ……

    似是被提学大人的豪言所感化,也似乎是被刚才的那碗姜汤暖热了心胸,左提学一言问出,堂下应者云集,齐齐响应。

    “好,诸生以汤代酒,再饮一碗姜汤后,吾等一同前去。”左提学举起手中汤碗道。

    “诺!”众人齐齐应声。见到士子们也去守堤,报信衙役向着众人激动的连连拜谢。

    说是即刻动身,但是也不那么容易,新晋士子中有七八个年老体衰的老者,他们自然是不能去的,去了不但帮不上忙,还会拖后腿,还有生病的士子也不能去。

    左提学招来幕僚,也叫着张籍、叶增两人一同商议行动计划。叫着张籍和叶增是因为两人在两府士子中威信较高,对众人的情况也较为了解。

    左提学居中统筹,幕僚去安排仪仗兵丁,士子这边就以张籍为主,叶增为辅安排。

    张籍让选出来的二十名老弱病的士子去考院准备屋舍,粮食等物,以防万一堤岸决口能供灾民入住。

    一切安排妥当后,众人穿上雨具在衙役的引领下,向着城外马颊河大堤走去。

    大雨把整个天地笼罩在一片铺天盖地的白茫茫中,雨声风声雷声呼呼而啸、隆隆作响。

    左提学、两名幕僚和督学仪仗兵丁走在前面,张籍,叶增和五十多士子跟在后面,一路上到处都是水,池塘已满、沟渠已满,千家百户的雨水汇在一起,在街道上汇成了急流,经过墙角树根向南流去,越往南走积水越多,

    整个东昌府城都被这场大雨惊动了,一路上可见到城中各个坊市都有衙役兵丁前去叫门征发守堤民夫,接近城门口,又有几股民夫汇合,提学道衙门一行人跟在大部队后面默默前行。

    雨促、雷鸣。

    人在大自然的伟力面前显得格外渺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