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九章 院试放榜(上)

    大明万历十年,七月十九,东昌府院试放榜。

    夏日时节天亮的格外早,这不过才清晨时候,高挂的太阳就让人们感受到几分燥热。

    福来客栈大堂内,此刻人声鼎沸,来自各地的应考士子们这会儿正在客栈中吃着早饭,其中便有清渊书院的众位士子。天气炎热加之心神激荡,大家都是无心吃食,胡乱扒了几口饭,一行人便出了客栈向东昌考院奔去。

    走了不远众人还未看见考院,刚到府前街就感受到了空气中激荡的浮躁之意。来自各地的考生及其家人接连而至,车马声,呼朋引伴声不绝于耳。

    经过街口转过弯即到了东昌考院前的开阔地,虽然还没发榜的时候,但此刻的考院门前已是人山人海,士子云集,一行人看了看要挤到榜下还是有些难度的,于是找了个阴凉处等待放榜。

    经过那天的茶楼比斗,不少临清州的考生都认识了张籍这一行出自清渊书院的士子,见到他们的到来纷纷上来打招呼。

    “袁兄好,也来看榜啊……”

    “张兄,今天可来的晚了些,前面挤不过去了……”

    “刘兄,听说今次两府案首是咱临清州的,啊,你问我怎么知道的,我二舅舅家的三姑姥家的叔父的邻居的连襟是府衙的书办,他参与了这次的阅卷呐。”

    “奥,王兄消息可真灵通……”

    就在众人说话间,只听一声呼喝,从考院门口出来两行兵丁,分雁子形排开,随后有两名衙役抬桌,一名衙役搬椅放在考院大门外。再听三声鼓响,门内又出来一行人,中间为首的正是左提学,跟在他身后的则是两名幕僚及各府县教谕。

    左提学在桌前坐下看了看场下拥堵推搡的人群,不禁皱了皱眉头,向身旁幕僚吩咐一句,便闻见六声炮响,聚在书院门口的士子们顿时一静。又有一名书吏上前高声道:又吩咐一声,沉声道:“提学官大人有令,为免考生们看榜拥挤,今次院试先唱名再张榜,念到名者上前拜见——”

    在他身后的十几名大嗓门衙役随之也高喊道::“提学官大人有令,为免考生们看榜拥挤,今次院试先唱名再张榜,念到名者上前拜见--”如是者三遍,其声隆隆,盖过了嘈杂的人声,下面的应是考生们闻言后也就安分了起来,不再向前挤了,维持秩序的兵丁们的压力也随之小了许多。

    左提学见到场下考生秩序好了不少,微微点头,取出了院试录取名册亲自念道:“壬午年,临清东昌两府院试,第八十名,阳谷县任持成,书。”这句话中所言道的“书”指的是他所治的经书为尚书。

    衙门中特意挑选出的十几名大嗓门衙役喊道。

    “两府院试第八十名,东昌府阳谷县,任持成,书。”

    “传两府院试第八十名,东昌府阳谷县,任持成,书。”

    “传两府院试第八十名,东昌府阳谷县,任持成,书,参见提学大人。”

    衙役们高声大喊三遍,一次比一次声调高,声音回荡在这考院门前。台下的应考士子们无不凝神静听,翘首以待。

    这声音落下,只听人群中爆出一个带着哭腔的惊喜声。“我中了!我中了!苍天啊,我中了……”众人循声看去,只见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激动的身形颤抖,颤颤巍巍的走向前去俯身拜见左提学道:“学生任持拜见提学大人。”

    左提学见到是一名老童生,眼神就不怎么好看了,一个年级足以当自己父亲的人向自己下拜,这感觉可不好,况且自古科场白头翁不少,其志可嘉,但于国无益啊。左提学涵养功夫不错,依然是温声道:“快快起身,下去休息吧。”

    这名新晋老秀才再次千恩万谢,在无数羡慕的目光中退到人群中。老秀才也是秀才,最后一名也是秀才,这个是真正的功名,不由得不让人羡慕。

    左提学看向下一个继续念道:“壬午年,临清东昌两府院试,第七十九名,冠县赵开济,诗。”

    随着衙役们的连续三声在次高喊,又有惊喜声传来,一个年轻士子在众考生如火的眼神中向前拜见提学官,人人恨不得以身相代。

    时间慢慢推移,太阳继续升高,炎炎的夏日并未驱散人们的热情,随着一个一个的名字响起,名次也越来越靠前,考生们忐忑、急切、纠结、焦躁的心情难以用语言形容。

    “传两府院试第四十名,临清州馆陶县,方泽仁,礼,参见提学大人。”忽然场中传来衙役的一声高喊。“我中了,我中了。”张籍但听到身旁一个声音呜咽道。

    方泽仁是张籍的同窗,二十**岁,今年是第二次参加院试,骤闻得中,喜极而泣。张籍等人纷纷道贺。

    “方兄,恭喜恭喜……”

    “贺喜方兄为我清渊书院拔得头筹。”

    心神激荡的方泽仁擦拭了眼角向同窗们深深一拜,道:“谢过诸位同窗,方某先去拜见大宗师。”

    “去吧,去吧。”众人纷纷道。这是念到的第一个清渊书院的士子。

    唱名还在继续,又听一声高喊“传两府院试第三十一名,临清州馆陶县,袁永,易,参见提学大人。”这正是此次带队的清渊书院老大哥袁永的籍贯,袁永也是被取中了。声音落下的这一刻,只见袁永高大的身形微微一颤,似要晕倒,张籍连忙扶了一把。

    “老弟,我中了,张兄,我中了!”袁永极力稳住身形,十几年的苦读总算有个交代,无数辛酸涌上心头,这一刻的他面上无语泪两行。

    “袁兄,莫要哭了莫要哭了,还要去见提学大人。”一名同窗安慰道。

    “好,诸位同窗,我先行一步,愿吾辈一并蟾宫折桂,榜上有名。”说罢,袁永整肃下精神端正了仪态,大步向前走去。

    提学大人的唱名依旧在继续,衙役的高喊声也未停歇,考场上士子们有喜有悲,狂呼声,大笑声,极泣声不绝于耳,所有人的心都被这一言一语牵动着,呈现出一派光怪陆离的科场众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