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五章 余波

    “……日月之出,天地明也。”张籍负手与身后缓缓在场中踱步,最后一声落下,转身正对叶增道:“叶兄,如何?”

    这时候场间无一人发声,皆是惊异。这一刻东昌书院的学子目光有些躲闪,不敢和张籍一方的士子们对视;来自临清州的士子们则是带着询问的目光看向张籍;就连方老夫子也重新拿起叶增的文章仔细看来……总之所有人都对叶增的文章多了几分怀疑。

    这做个文抄公本来是没什么的,远的大家都在抄圣人文章,近的都知道这句“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做诗也会吟。”但是你抄今人的不被发现还没事,被发现了绝对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孔乙己说窃书的话怎么能算是贼,的确,没抓住不是,抓住了就是。而现在大家这会儿都认为叶增的确是抄了的。

    叶增此时白净的面皮上,一阵青一阵红,嘴中犹自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这似乎是他今天说的最多的三个字了。

    叶增的心中这会儿更多的是充满了绝望与恐惧,他最不可置信的是,怎么这么多的句子相似,他当场费尽心力所写的这篇文章竟真的是早有人写过,若非如此,对面那人也不会看了一遍就背出来了,我还自以为别出心裁,我还自诩天才,原来我的文章连一无是处都谈不上……

    他不知道的是张籍故意背的稍有出入,这样更显得确有其事。如果真要他背,他能将叶增的文章分毫不差的倒背出来。

    “你说我写的文章,真的早就在坊间流传?这话可是真的?”叶增还是有些不甘心得又问道。

    张籍看着他的眼睛,嘴角微翘不易察觉的一笑道:“不错,在我们临清州外面随便拉出一个士子都有看过,随便进一个书坊就能买到。真不知你是如何侥幸在府试中的案首,好心提醒你一句,明天院试第二场这等文章切切不可拿出来,否则为人耻笑还算是小事,落榜不第再等三年就犯不着了!”

    叶增听了脸色瞬间一白道:“竟真如此、竟真的如此,那我,那我读书读来有什么用!”

    说完叶增双手一揉,将自己写好的文章撕烂,这个玻璃心的少年失魂落魄的掩面跑出了茶楼,方老先生也没拦住,叹了口气回身去了茶楼后间,也不知道今天这事影不影响他的下一场考试心态。

    随着人群的渐渐散去,张籍等人也回到了客栈休息,就这样府试第一天的一场风波结束了。

    ……

    黄昏已近,太阳落山,随着最后一抹余晖也从天空中逝去,这漫漫夏夜已经到来。

    在东昌府的一处大宅中,一块匾额挂在府中正厅门上,上以饱满的隶书写着“诗书传家”四字,若是将视线转回大门口,可见门楣上的“叶府”两字。

    府内中堂内,正中雕花红木八仙桌上摆着两根儿臂粗的蜡烛,灯光摇曳,将厅中照的很是明亮。

    叶增站着对着一个中年文士嚎啕大哭。

    这中年文士早就听下人说过了今天发生的事情,刚刚又从叶增的口中听了一遍,心下对发生了什么事情已是了然,只听他温言道:“增儿莫哭了,平日在家中时你母亲护着你;身边下人逢迎你、巴结你;到了书院后你略有天赋,同窗们也恭维你,讲郎们也时常夸赞,从小到大都没吃到过什么苦头。总是觉得自己天资卓越便恃才傲物,不将旁人放在眼里,这会遇到了比你更聪明的,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吧。”

    “父亲,可,可是那张籍真的背下来了啊,我当堂写的文章竟然早在坊间流传……”叶增脸上眼泪止不住,抽泣的道。

    “痴儿!你的那篇文章我看过了,咱家就经营着东昌府最大的书坊,我都没见过,临清州和东昌府这么近,那边也断然没有此书,你可知这世间有过目成诵之人。”这中年文士乃叶增的父亲,名叫叶茂德,隆庆年间举人,有一哥哥在京为官,和今次院试提学官左领有旧。两兄弟一人为官,一人在家因操持家中产业并未再下科场。

    叶增听得父亲的话,止住了眼泪但依旧带着哭腔道:“父亲,过目成诵不都是书上夸大的吗,我不信这当世真的有过目成诵之人。”

    “书中记载的或有夸大,但能录与史籍的想来也确有其事,这当世之人中,我曾听你叔父说过,刚刚过世的张江陵就可过目成诵,还有翰林院中的有几个编修也都是记性惊人。”叶茂德看着自己的儿子又道:“吃一堑长一智,这算不得什么,于你来说也算是好事,这件事不要太放在心上,安心准备明天的第二场院试,下去吧。”

    下午在茶楼中是叶增跑出来的快,方老先生其实也看出了其中关窍,想要告诉他却没拦住,没人点醒他,让他一直闷在死胡同中到现在还没走出来。这会儿听了父亲的解释,叶增也是个聪明机敏之人,瞬间明白过来张籍是在诈他,想通这一点后,叶增的心情也没这么郁积了,回房间准备起明天的考试来。

    ……

    这边张籍回到客栈后就被王讲郎叫了过去,询问今天的事情。

    “……就是这样,他再三出言不逊,我便默诵了他的文章,唬了一下他。”张籍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得知了事情经过,王讲郎道:“出门在外万事要小心。嗯,这叶增我也听说过,是城中大户叶家的小儿子,天资聪颖,平日了得父母师长欢心,他有个叔父在朝中礼部为官,其长辈为人还算方正,当是不会为难与你。”王讲郎顿了顿,又颇有豪气的道:“不过万事小心,并不代表着怕事,既然是叶增辱及我们清渊书院在先,别人欺到了咱头上,那也不必怕他,若是他敢再来生事,书院定然为你出头,这东昌书院和叶家分量不够,还是及不得咱清渊的。”

    “谢夫子……”张籍向王讲郎谢道。在别人地盘上赢了当地人,张籍初时只顾一时畅快,回来后略有那么一丝后怕,听了王夫子的话这时顾虑都烟消云散了。

    “没什么事,快回去休息吧,不用多想,明天好好考试,再得个头名回来,凑个小三元。”王讲郎拍了拍张籍打趣道。

    张籍返回自己房间后,洗漱完毕挨着枕头很快就睡着了,白天考了一天,又发生了茶楼中的事,虽然体力上没事,但是精力上有些不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