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夫子未言之先

    方老先生见众人围了过去,拍了拍手招来茶楼伙计,吩咐他们速去置办笔墨纸砚,不一会儿伙计们就搬来两张书案分南北对放,之间相隔约四五步。

    老先生出的题目直白明了,就一个圆圈,这破题行文全靠自己发挥了,张籍叶增在题目前也不多待,两人互看一眼就一南一北坐下静思。

    这个圆圈的确出自四书,四书中每章题旁都有一个“O”,这是一道巧题,考察的是士子的随机应变、发散思维能力,一般不会上正式的考试。

    这既然能出出来题目,就能够写出“破题”来。虽然有难度,但绝对都能“破”。因为任何题目,只要写出文字来,总表现着某种思想或某个概念,不管它是具体的还是抽象的,可以理解的或不可以理解的。从认识论的角度去理解,只要是概念就可以联系思维,就可展开思维,多角度思维,接下去就能剖析、就能写出破题。俗话说“戏法人人会变,各有巧妙不同。”对题目“破”得开破不开、破得好或破得不好,就大有区别了。如果破得独具匠心,就能显现出文章作者的聪明才智。

    看到这道题后,张籍脑海中首先浮现的就是后世杂文中对这一八股轶事的描述,记得这是清朝初年的事情,不知为何今时就有流传,而且还没有人得出最佳答案。

    有现成的经验借鉴,张籍也没想多久,直接就写出了后世公认的最佳破题之语“夫子未言之先,空空如也。”

    这句话的意思是圣人在开口说话之前,天地间什么都没有。

    在四书中遍布书册的圆圈将不同的言论相隔,既是一句话的尾也是另一句话的首,自然也可以说是在言论之前,这个剖析的思路实在是……

    “妙!”一个中年士子率先开口道。

    “确实极妙!没想到这圆圈竟然也可以如此理解!”

    “这就是代圣人立言吗?吾不如也……”

    “这答案真是绝了!我想就是请教于名家大儒,他们也不一定能给出这种破法!圣人立言之前空空如也,难不成这书中的圆圈真的是这个含义?”

    此时两人身边都聚拢着不少士子,大多是刚从考场上下来的,皆为腹有诗书之人对这道题各有心中的想法,一人见到张籍的破题句之后恍然大悟一般,对比自己所想张籍写在纸上的这句不知要高妙了多少,顿时有的赞叹不已,有的自愧不如,有的还笃定原书中的圆圈真有其含义……

    这句破题将圆圈解释为“空空”,后面跟着的起股束股中有“既言之后,实实而已”之句,文中“之先”“之后”前后对照,从“空”与“实”、“空”与“色”的哲学辩证原理发挥,无论怎样都可以言之成文,张籍稍作思考,继续下笔行文,既然要比试,就要做到又快又好,干脆利落的赢下来!

    对面的叶增这会儿还在想着并未动笔,听到张籍处的赞叹声,看到对手已经开始写了,心下顿时有些不耐,一咬牙就要下笔。他身边的好友劝道:“叶兄不必管他,再仔细想想即可,写得快并不能说明写得好,说不定就是那清渊书院的人故意使了计策,乱你心神,须知欲速则不达……”

    叶增一听猛然回过神来,向好友谢道:“多谢黄兄提醒。”心下也连呼险些乱了方寸,这道巧题除非对方见过,否则定然不能这么快的就想好。念及此,叶增心思一定,双目微闭继续长考。

    约莫盏茶时分后,叶增睁开双眼提笔疾书道:“先行有言,仲尼,日月也”。此句一出,就有围观者叫好,叶增的破题思维轨迹和张籍完全不同,另僻蹊径,将圆圈比作日月,以赞颂孔子如日月之明立论发挥,这也是相当巧妙。叶增这少年身为一地府试案首,果然也不是简单之辈。

    围观众人中以应考士子居多,而这次应考士子都是来自临清州和东昌府两地,所以心里上不自觉的以地域分成了两方阵营。这会儿两边士子轮换着围观,褒贬声也随之而来,有的挖苦挑刺,有的维护分辨,等等类似话语不一而足,争吵声轰然而起。

    虽然茶楼内人声嘈杂,但场中聚集着两方希望的主角们此时却心无旁骛,眼中只有纸笔文章而已,此刻两人都进入了老僧入定式的行文状态。

    方老先生刚才写题目之后,在一旁喝茶歇息,在他身边侍立的一个年轻士子看了双方文章开头后,回道老先生身边后怔怔的道:“还真有人破解了那道圆圈题。先生,东昌书院的叶小郎君破题为‘先行有言,仲尼,日月也’;清渊书院的府试案首破题为‘夫子未言之先,空空如也’。”

    “这世上的题,哪有破不了的呢。”方老先生端起茶杯吹了吹浮于水面的茶叶道。“当时在江南贡院就有士子破解了,只不过有瑕疵罢了。”

    “哦?到底是何人有如此才思,当时江南贡院那人是如何破题的?”少年连问道。

    “圣贤立言之先,无方体也。这是当日那人的回答,其官至都盐运使同知,只不过他任上横征暴敛、曲意媚上、**贪墨、现在早已身陷囹圄矣。”方老先生似有所思,目光看着远方喃喃的道。

    “啊,是爷爷的好友,韩……”少年低声惊呼没有说出来,他已经知道自己的爷爷说的是谁了,还记得爷爷曾经给他讲过这个同年好友的故事,那时的语气中还透漏着惋惜。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张籍和叶增的文章也接近了尾声,最后几乎同一时刻完成。

    两人同时起身后,只听东昌书院人群中有人讥讽道:“这临清州的案首也不过如此嘛,率先落笔,却和我们叶小郎君同时完成,难道是才思愚钝、技止此耳吗?”

    清渊书院的士子一听就不干了,顿时又要吵吵起来,张籍却上前摆手止住了自己的同窗笑笑不语,卷起纸张和叶增一起交于方老先生评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