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二十章 试帖诗

    先说这“试帖诗”,又叫“五言八韵诗”,也是一种形式古板、要求严格、不能随意抒发情感而只能歌功颂德、粉饰太平的诗题。它是五言的,共十六句,首尾各两句可以不用对偶,其余各联必须对偶,限定以某字为韵,在题目旁须注明“得某字”韵。诗的结构大致和八股文相同,首联名破题,次联名承题,三联如起股,四五联如中股,六七联如后股,结联如束股。首联和次联,须将题目字眼全部点出,如题字太多不能全点,也要把要紧的字眼点出。结尾要颂圣——赞扬皇帝、歌颂时政、或粉饰太平等。

    这道试帖诗的题目为“其人如玉”,此题出的巧妙,倒是一个陷阱。我们常见到的是说美人如玉,佳人如玉,这样的话题常为人所津津乐道。估计很多考生会根据这一点靠着诗经的蒹葭等篇章来入手写诗,殊不知若果真这么写那是大大的跑题了,因为堂堂正正、极为严肃的院试大考怎么会让你去写什么美人!

    试帖诗是应制之作,必须庄重典雅,不能用不庄不吉的字句,张籍曾听书院讲郎说,隆庆年间福州一位举人,只因诗中有一句“一鞭残照里”,主考官说他语用《西厢记》,被取消了录取资格。又如湖南一位秀才,因诗中有“平远山如画,温柔月恋乡”一句,主考官也认为不庄不雅,没被录取。可见写个“所谓伊人,在水一方”、“念慈念慈,辗转反侧”这样的句子是不行的了。

    “其人如玉”,除了美人如玉,还有一句是“君子如玉”,诗经有云:言念君子,温其如玉。这才是正确的立意,才是这道题目的正确打开方式。温润君子,其人如玉,这样的论述后世曾有不少精妙的语句,正好可以拿来一用。张籍提起毛笔写道:

    “空谷高人往,风流想见之。每当吟宛在,辄欲赋温其。缅彼千金宝,萧然一褐披。谁家生玉树,之子是琼枝。洁白平生许,雕锼几度施。蒹霞空见倚,琬琰最堪思。好识连城璧,休言无当卮。凭看裴叔则,朗朗照人时。”

    此诗题目为《赋得其人如玉》得其字。这首诗借鉴了清朝纪晓岚的作品,语句中化用经史,写出了名士君子高贵如玉的品质,和清俊脱俗的丰彩。尾联中裴叔则指的是西晋河东人裴楷,容仪俊秀,时称为其为“玉人”;日月朗朗照人,日月合为明字,故亦有借古颂今之意。

    通看全诗,无论文体结构还是,立意立论都是上上之选,比张籍第一次在县试中做的诗好了不知凡几。再次默读一遍这首试帖诗,张籍心下不禁有些小得意。

    将最后一题写到了草稿纸上,至此院试第一场的三道考题全部完成。张籍放下毛笔伸了伸懒腰,活动活动微酸的脖颈。

    “干什么呢,就是你,不许左顾右盼!”自己的这一个放松的举动竟然引来一声训斥。说话的是刚好走动过来巡场的兵丁。我只是放松一下好不好,哪里是要看别人的试卷,他们恐怕都没自己做的快。虽然心里是这么想,张籍可不敢说出声,这可是院试考场,古往今来和监考老师争吵都是没什么好结局的,更何况这是人治大于法治的大明朝。要是说出不满埋怨的话,必然会被治一个喧哗考场之罪,那时被叉出考场挨板子、落榜,上考试黑名单等处罚一样也少不了。

    被巡场兵丁带来的这点小不快刚过,张籍就听到远处楼台上传来几声鼓响,随后有衙役及仆从送来热水,意思是可以开饭了,张籍抬头看了看外面,刚好是正午。

    摸摸肚子,腹中传来几声轰鸣,果然是饿了。张籍收拾起笔墨纸砚并考卷试题,从墙角考篮中取了炭火点燃,然后拿出书院给统一准备的饭食——蒸饼、卤肉、白菘。正好是一主食,一荤菜,一素菜。

    待火头旺了,张籍烤了烤蒸饼,热了下卤肉和白菘,就着热水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蒸饼带着麦香,卤肉鲜味浓厚,白菘清爽去腻,搭配十分合理。蒸饼配卤肉算得上是大明版简易的烧饼夹肉,这一食物极为抗饿,运河上拉纤的纤夫和码头上装卸的民工都喜欢吃这个。

    考场上吃饭不需要一点一点的品尝滋味,吃饱就好,吃快就行。不到小半个时辰张籍就吃完了饭菜并将炉灶碗盘收拾起来。

    接下来就是要将写完的两篇八股文和一首试帖诗誊录到程文纸上。张籍铺开试题纸,仔细的试好了墨汁浓淡,提笔就写了起来。

    前世今生两辈子的书法练习,这一笔好字早就融入了张籍的生活中,在誊抄时,张籍并未多么的刻意去仿照古人的法帖,而是学古人之精气神,再用自己的笔意落到纸面上,笔尖腾挪之际犹如行云流水,刚刚一个时辰的时间,就全部誊录完毕。通篇观看其书法卷面,个个小楷随字与字之间虽无连带之笔画,但有畅快衔接之意,正所谓字散而型不散,整张试卷一观之下酣畅淋漓,犹如人逢喜事,精神为之一爽。

    所有考题誊录完毕,张籍再次检查一番,确认无误后起身示意巡视的书办交卷,这时候距离考试结束还有一个半时辰。片刻后收卷官到来,张籍将草稿纸、试题、试卷全数交与收卷官,只见其当场将张籍的名字糊住,之后才收了起来,并给了张籍一张木牌,也就是出考场的凭证。

    这次张籍以稳为主,写得比原来慢但是质量高许多,故而没有第一个交卷,张籍手持木牌到了龙门前的出场等候区,这里早有二十多人再此等候了,院试强人众多啊,张籍本以为自己提前不少,等候区这里并没有几个人,没想到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

    门口领头模样的衙役收过张籍的木牌,示意他在旁稍等,等到满五十人后方可离场。终于大约过了一盏茶时间,张籍等人被允许出考场了。

    出了门口,回望东昌考院高大的牌坊,张籍莫名的感觉到一阵轻松,这一场自己发挥的非常好,只要运气不太差,再得一个案首也不是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