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七章 严格的院试入场

    这两人怎么凑到一块去了,张籍心下有点奇怪,记得那日张籍用赵时春的名字出题好好的为难了郑泰呢。正想着,一行人停下脚步,张籍拱手道:“郑兄,赵兄……”两人加紧小跑了两步,凑到众人跟前,这也不用介绍,清渊诸人都是认识郑泰的,对“姓冠百家之首,名居四时之先”的赵时春也不陌生。郑赵两人加入了队伍中,跟着前面提灯的书院斋夫,一同向衙门进发。

    众人到了东昌府考场院门前的时候,东方天际已露出微微鱼肚白,几片略显灰色的云朵汇聚在天边,像是浸了血,显出淡淡的橘红色,刚刚冒头的红色旭日似乎昭示着今天对学子书生们来说是一场异常激烈的独木桥之战。

    考场外已经聚集了不少考生,结合以往的事实和现场士子的数量来看,今次两地应试的童生得有两千多人,院试是小三关考试的最后一场,自然规模也大于以往县府两试。这不门口今天有近百位表情严肃的兵丁衙役在维持着秩序,两侧还有数十位甲胄在身的军士跨刀而立,这么多官兵镇住场子,童生们的喧哗声也不是很大,只见嗡嗡的轻声低语议论。

    一时之间场面上很是严肃,所有考生们按照各自所来自的府分开成两部分,每个府的考生又在衙役书办的指挥下分成五队,在衙门口的空地上有数张几案,每张几案后都有两位身着衙门制服的官吏在对着点名薄甄别各府考生。

    书吏们手中的点名簿中每各考生名下详注籍贯、年岁、面貌、三代履历,这些都是提前经过认保廪生保戳,或须亲笔签押的,这比府、县试更为慎重,以防冒考、顶替等舞弊。

    提学官姓左,到东昌府这几天王讲郎早已是打听好了,左提学官名龄,字昌易,嘉靖四十一年,二甲进士出身,曾与翰林院中任编修一职,和申时行有旧,本是前途光明,有登堂入阁之机,但是因进言直道张居正政令中的弊端,被排挤出翰林院。当然这个结果还算是好的,因为张居正于六月刚刚去世,骤失这一政治强人,此时朝堂中说不出的混乱,所以也就无暇顾及左龄。

    加上他和现在热门人物申时行关系不错,今后未必没有起复之机,故而安排差事的吏部官员就将左龄升了半格外放了山东道提学官。此刻的左龄正坐在大门正中的枣红花梨木官帽大椅上,近日朝堂上传来消息做完这一任提学官后,有望回调入京升任吏部左侍郎,不由得心下畅快。

    衙门口两旁各站着一排生员,都是各位考生的认保廪生,张籍等人的应保廪生有董讲郎,王讲郎和临清城中的几个交好士子,此刻他们也都在其中。廪生具保是为了保证该考生不冒籍,不匿丧,不替身,不假名,保证身家清白,非娼优皂吏之子孙,本身亦未犯案操践业。完成以上,方准考,名册分存衙门。

    只听一声鼓响后,各排案几后的官吏开始对着点名薄点名考生,

    “临清州,馆陶县,刘琦。”

    “保人馆陶县学廪生,林之敬。”两声说完,就见廪生人群中一人出列,看了一下考生大声道:“馆陶县学廪生林之敬保。”

    ……

    这样的对话在场间此起彼伏,这也是院试的进场前的一道程序,书办点名后,首先由考生上前应答,大声说是谁谁谁作保的,此时该考生的应保廪生便上前甄别,若是发现不是自己应保的,则要当场提出,提学官则会将其作为冒考当场惩办,后果很严重的;应保廪生发现确实是自己应保的,要大声说廪生某某某保,这样才算点名完毕,考生方可进入下一步的搜检环节,程序之严格比之前的县府两试不可同一而语。

    很快就轮到了张籍,案几后的书办大声喊道:“临清州,张籍。”

    张籍闻后随之出列向前拱手行礼唱保,生员中的董讲郎也出列应保,对答完毕无误后,在引路小吏的催促下,张籍提着考篮来到了搜检房,说是房其实就是立了四根柱子,用布幔围住四周,上面也没有顶。

    房内有几名搜子,考生依次进去,都要解开衣服,散开头发,接受检查,与考试无关的东西,一律不准带进去的,发现带着夹带,一律取消考试资格。这样的检查,很是耗费时间的,幸好现在是七月中旬,还在夏季,清晨十分也不显得那么冷,若是秋天的乡试中来上这么一遭,得感冒的大有人在。

    所有考生左手提着考篮,右手拿着衣服依次站好等待检查,这次可不像府试时候有人打招呼优待自己了,张籍深切的感受到了,这就是一种人格的侮辱,可他没有办法,大家都这样,自己若是反抗,被轰出去了,考试的资格都没有了,等待的时间特别漫长,这么难熬的时间快快过去吧。

    好不容易,轮到张籍前面的考生了,一扇小门前面,站着两个军士,还有两个外帘官,注视军士的一举一动。这两个军士,在考生的身上摸来摸去,仔细检查,虽然府试时已经见过这样的场景,张籍还是感觉到一阵阵的不舒服,心想着一会儿自己也要被这样,这又不是搞基,干嘛这么认真啊,难道这裤裆里面你们也要摸一下吗?

    张籍正想着,其中一名军士真的在摸考生的裤裆了,看看这个考生,面无表情,没有丝毫的反映,似乎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他只能哀叹,这就是读书人,斯文扫地,斯文扫地啊。

    终于轮到张籍了。

    两手提着东西,慢慢走了过去,张籍眼一闭,任由两个军士摸索,心中不由得一阵恶寒感觉自己的毛孔都要竖起来了,所幸时间不长,没有什么发现后,军士一挥手示意检查通过,张籍赶忙穿上衣服,出了这不堪回首之地。张籍出来后心里默念那些历史上的科举名人,当朝的大学士们也都经历过这么一遭,这下心里才好受些。

    前方就是考场了,院试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