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一十二章 竹石

    此时有童生提起张籍的诗才,引得众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毛知州也是看向张籍道:“张籍,今日宴饮至此怎可无诗,若有佳句速速道来。”在这个宴请新晋士子的场合中,提到作诗就算是没有前面的鳌头矶诗赋等作品,作为案首的张籍也是避免不了的。案首案首,今科表率是也。

    听到毛知州的话语,张籍离席向主座一躬身行礼道:“师长有命,学生焉敢不从。”说罢在堂中四顾,视线逡巡间正好见到不远处池塘白墙旁生长着一片竹林,新竹旧竹共同生长,灵关一闪心念神转暗道,有了!当下张籍朗声道:“今竹高于旧竹枝,但倚白壁凭扶持;他年再有新生者,十丈青翠绕堰池.”

    这一首改自郑板桥的题画诗,用在这里颇为巧妙,诗中首句今竹指在场的士子们,旧竹指未曾过府试前的众人;倚白壁,凭扶持指的仰仗知州大人得扶持;最后两句喻预祝今后的知州大人年年得贤才,此时常常有。此四句诗表面写竹、写墙,实际写人录事,端的是应景适情。

    毛知州进士出身,饱读诗书、精于文墨,对张籍诗中的暗喻明指心下了然,受了这么一般软捧,当下抚掌哈哈大笑道:“妙极,妙极。”说罢伸手招来一名书办道,“尔速取笔墨来,将今日诗作全数录下。”那名书办应诺置办起笔墨纸张做起了记录。

    堂下众士子听得这一首写竹诗,细细品得其中意味,也都是连连称好,一时间赞颂声不绝于耳。这时又听毛知州道:“时逢盛会,当以诗文佐酒。苏子曾云: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今次就以竹为题作诗以录之,堂下诸生可还有诗文?”

    席间薄酒度数极低并不能醉人,众人们纷纷吟哦试韵,郑泰等士子也做了数首,但毛知州听了只是微微颔首,期间并无亮眼的作品。

    终于,毛知州不耐之下又看向张籍道:“张籍,你与鳌头矶上尚能连赋五首,怎得今日没了言语?难道是今天酒水不美?”言罢向场外招手道,“速速取酒来。”

    张籍一听心下苦也,作诗倒是小事,这肚子中一点饭食也没有,怎能喝酒,还好刚才案上送来了一碟面酱,当下忍着腥膻气,持箸下筷蘸着了蘸面酱吃起了这白水羊肉。

    片刻之后,有仆役搬上了两坛秋露白,毛知州先饮了一杯赞道:“好酒!”这时他依然微醺又向张籍道:“美酒已至,还不快些作诗?也当五首,不可推诿。”

    张籍礼数不可废,先起身行礼道:“谢师长美酒。”之后一饮而尽,踱步至堂中,脑海中急速思考将后世中关于竹子的诗文在脑海中翻过。

    “举世爱栽花,此处偏与竹;霜雪庭中布,洒然照新瀑;幽篁一夜雪,疏影失青树;莫被风吹散,玲珑碎空筑。”又是一首郑板桥的题竹五律。毛知州这才微微点头,表示尚可。

    张籍面向毛知州拱手作揖后也不停顿,转身对着众人又是一首七绝:“秋风昨夜渡潇湘,触石穿林惯作狂;惟有竹枝浑不怕,巍然立于庭中央。”众人听了,细思之下深感秋雨竹林萧瑟之意,又有挺立不屈傲然之情,纷纷赞叹。

    前行几步,有士子递上酒杯,张籍浅酌之后,出口又吟道:“胸中十万竹,飞作淋漓墨;纵横上九天,雨后看新绰。”这一首五绝小诗,前两句大气,后两句又显得清丽,两相映照之下颇有奇趣。

    接下来就是最后第五首,这压轴的自然要挑选经典之作,张籍也不思考,转身再次面向毛知州,长吟道:“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吟罢张籍站在庭中傲然而立。

    这一郑板桥的代表之作竹石一出,满场皆静,满场皆惊,须臾之后,毛知州首先出声赞道:“文以载道,诗以言志,好一个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就以这句可浮一大白。”毛知州趁着兴致又饮了一杯,再道:“今次饮宴当以此为最,不知此诗可有名字?”

    “回师长话,此诗名为竹石,乃观清渊风中竹石所成。”张籍躬身答道。

    “不想清渊书院中还有这一处所在,此诗一出,今后临清州又多一景——清渊竹石是也。”毛知州此言有感而发,千磨万击还坚韧不正是自己的写照吗,身居直隶州要职协调辖区内卫所、钞关、漕运等等繁杂事务,各方利益汇聚于此,各方压力也汇聚于此,为官能守住本心不易啊,当如何处之呢?任尔东西南北风!

    张籍的这一首竹石之后,席间再无咏竹之诗句,毛知州兴致已尽,再次勉励诸生几句便回房休息,庭中诸位士子们,也随之散去。张籍和清渊书院的同窗正要离开,却听身后有人喊道。

    “张兄,请留步。”

    张籍停下脚步回头一看,原来是郑泰追了过来,及的近前他长揖躬身道:“张兄,以往对于张兄,对于清渊颇有偏见,眼下听了张兄的诗作,也知晓了清渊的风评,才知自己不过小人之心、井底之蛙,之前的不是之处还望海涵,特于此再次赔罪。”说着郑泰又是长揖到底,态度甚是诚恳。

    张籍拱手道:“岂敢岂敢,不知者不怪,郑兄只要今后不再对我清渊书院口出不敬即可。郑兄爽直磊落,直言已过,此为大丈夫之举。”

    听到张籍这么一说,郑泰表情舒缓过来喜道:“定然不会了定然不会了,张兄得暇还要向你请教学问……”

    “互相学习,互相切磋……”张籍拱手示意,郑泰既然道歉认错了,张籍也没必要紧抓着不放,这人性子爽直,于文章经义一道颇有心得,算是个可交之人。

    这时身边又过来了几名同案,他们也都知道郑泰和张籍曾经的破题比试,见到张籍宽容大度,也心生好感,纷纷上来见礼介绍自己,与张籍也和其他书院同窗互相认识,攀谈之间谈笑声传出了去好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