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零九章 报喜

    随着最后一遍唱名落下,最后一队报喜人离开,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张籍身上,羡慕嫉妒钦佩的意味不足言明,这妥妥的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啊,为什么得到案首的人不是自己。

    还是袁永道:“恭喜籍兄夺得案首。”同窗们也都向前道贺,其中左亮的面色最为复杂,这次的府试他没有通过,只能等待来年了,可是就算来年过了,也不是大比之年,还要再等三年才能参加院试;张籍是临清州的府试案首,按往年的规律这院试只要不出大的纰漏,也是和走过场一般简单,他在科举一途上已是远远落后张籍了。

    “快回书院吧,等会儿报喜的就要到了,还要回去准备准备。”袁永看了看天色道。于是众人返程向书院走去。这一路上和来时不同,有一个奇怪的现象,来时走在一起的十八个人有意无意的分成了两部分,一伙是取中的如张籍和袁永,一伙是落榜的如左亮、典泽。

    现实就是这样的残酷,这还只是个小小的府试,科场之上越到后来人与人之间的差别就越大。

    众人刚到书院所在街面上,就见牌坊处围了好多人,喇叭上缠着红布,鼓槌上系着红绸,敲锣打鼓人声鼎沸极为热闹,这定然是报喜的人马到了。

    张籍和袁永等人快步前行,忽见台阶上一个青年士子喊道:“来了来了,他们回来了。”这被围在人群中的正是秀才方清之,他边喊着便向张籍等人招着手。

    待到张籍等到了书院牌坊下,瞬间被人群包围了,锣鼓声又起,只听报录人随着鼓声的节拍再次大声喊道:

    “捷报贵府老爷方毕,蒙临清知州毛,取中为万历十年临清州府试第十名!”如是者三遍,这是一队报录人。

    “捷报贵府老爷陈正,蒙临清知州毛,取中为万历十年临清州府试第四名!”再次三遍,这又是一队报喜人。

    忽的锣鼓更胜,震耳欲聋,三队报录人好似商量好的一般,几声高呼:

    “捷报贵府老爷张毕,蒙临清知州毛,取中为万历十年临清州府试第一名!”这一声报喜声一出,场面气氛也达到了最顶峰。鼓乐手吹奏起了喜庆的曲调。街头巷尾,四邻商铺,路过百姓这些年每逢大比之年都会见到这等场景,听着外面的吹吹打打,已是明白了什么事,小孩们凑上前来讨个喜钱,大人们也来沾沾喜气,书院内的学子们则都是羡慕不已恨不得此身以代之。

    看到围过来讨要喜钱的人们,张籍、陈正、方毕这三人都有些手忙脚乱,这根本没有准备啊。却见方清之一拍张籍的肩膀,拱手笑道:“不错嘛,考了个府试头名回来,若是院试再能拿个案首,这就是小三元了!”

    张籍这时被人群挤得满头大汗,另外两个府试前十也很是狼狈,张籍道指了指周围的报喜人道:“方兄,这可如何时候,完全没有准备啊……”

    方清之见此哈哈一笑道:“这个莫慌,书院早有安排。”说罢向身后一招手,就有两名斋夫抱着两簸箕铜钱走了上来,还有几个维持秩序的内院士子跟着分发,三条成串的给了三队领头的报录人,其余围观众人各分二三文或四五文不等。所有人都喜气洋洋的,还有不少书院的学子过来,也被分了一枚制钱沾沾喜气。

    随着喜钱的分发,人群也渐渐散去,张籍等人也终于脱身出来。这次书院十八人中通过府试的共计有八人,占了近六分之一的名额,其中张籍还得了案首,清渊书院本次可谓是大丰收,若是放到后世的学校那定然是要上电视开表彰会等大书特书的。这也是因为众人都在书院读书,家并不在此处,所以一切从简,要是在家的话,一般得摆上十几桌流水席招待乡亲乡邻们,一是为了庆贺,而是为了彰显名声,宣告自己家中出了一位读书人。

    张籍走到方清之身边笑道:“方兄,书院都安排好了,何不提前通知我等一声。”

    “提前说了,哪有这样的惊喜?”方清之也是哈哈一笑,又道:“还有这喜钱可不是书院白给的,要从你们的例钱里扣。”原来如此,处于前十名的三人露出了果然如此的样子,不过都没有抱怨,毕竟这本来就该自己掏腰包,何况有多少人想出这几钱银子在还没资格呢。

    “既然回来了,先回去整理整理,过了府试的一会儿随我去南山居,山长还在等着你们呢。”方清之见此处已无大事,又出言说道,大考过后见见成绩优异的学生也是应有之义。

    走在回寝舍的路上,过了府试的八人走在一起,昂首挺胸,意气风发,周边是许多双羡慕的眼睛。清渊书院除了教习讲郎外,学子中原本共有秀才四人,童生十二人,现在又多了八人。

    一个读书人只要过了县试、府试,就是童生,可不要小看了童生,这虽不如秀才,但也是预备秀才,就看院试的发挥如何了。院试考生限制在童生之列,考生人数较少,提学道一般都是合一府两府的考生,就地提考,和府试相比录取率相当高。

    还有一点,府试案首在院试时不犯大忌一般是不会黜落的,院试主考官还是要给府试考官一些颜面,若真的不好,顶多是给个极差的名次收尾,所以张籍现在已经是一只脚踏进了秀才的大门。

    大明秀才是生员身份,见官可以不拜,不过童生矮一级还是要下拜的,但一般官员也予以优厚,不会让童生跪着与自己说话,以示优厚读书人。秀才犯了事,没有提学官一句话,革去功名,县官是不能羁押他,也不能打他板子的。童生犯事,一般而言官员需掂量一下,该打的也会打。

    总而言之,过了府试成为童生好处多多。

    一路上,在同窗们拱手道贺声中,张籍回到了寝舍换了一身整洁文士衫,又洗了一把脸,整个人顿时精神了许多。收拾完毕,张籍等八人在方清之的带领下前去见山长希伊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