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零七章 童生

    张籍退出了公堂重回到了考场上,正向着自己的考案走去,忽的发现身旁一人,不由得一愣——这人正是那日在城外和自己比试破题的郑泰。也是刚才自己交卷时心中思绪交杂走的急了,并未注意到这一如此显眼的彪型书生,郑泰做为夏津县的案首自然也是提座堂号。张籍扫了一眼的他的卷子,不想他的字完全不像他的人这般体格,而是颇为清丽,郑泰正在作答最后一题,对比堂中速度上是优于众人,他的夏津案首也当是名至实归。

    张籍心中想着这些事脚下却未停,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收拾起笔墨便提起考篮向场外走去,到了门口转头一看身后堂前的几十名和考棚中的几千名考生,他们依旧在认真仔细的伏案疾书为了通过府试而努力拼搏,而自己已经领先他们一步。

    此时的张籍就像后世从几千人中考得编制时一样心下激动难耐,忍不住想要立时向家人朋友分享自己的喜悦。就这样到了龙门处出考场时,张籍一脚踢在了门槛上而不自知,一直到了马车上坐了下来才发现被撞的青了。

    随着鼓声响起,府试第一场结束,张籍在马车中休息等待书院应府试的考生集齐,袁永难掩面上喜色,典泽面色灰败,还有的平静,有的麻木……从诸位同窗的表情上就能看出这次考得如何。

    回到书院之后,张籍被当堂取中的消息传遍的整个书院,外院学子们自是羡慕不已,内院同窗们也纷纷议论赞道此子当真是今次学子中最为出色的一名。

    ……

    夜晚,灯火初上,街道上行人两三,三元书坊内。

    “哥,知州老爷当真把你取录了?”张卫满是不信的问道。

    “二弟,你不要做出这样意外的表情好不好,你已经问过五次了。”正在书架边翻找书本的张籍毫无不耐烦的意思,乐呵呵的回道。

    张卫围绕着张籍转了一圈上看下看个不停,又道:“就这么被当堂取录?”

    “第六次。”张籍放下手中书本,心情颇为舒畅的看着弟弟道,“确实如此,确实如此,对了明个儿你找人给爹娘带个信过去,我这还有一封书信也一并捎着。”在亲人的面前,这一刻的张籍份外轻松,通过了府试就表明自己终于算是有个小小的身份了,虽然只是个不入流的童生,但在这个等级森严的科举体系中,已经有了那么一席之地。

    “好,我明个儿一早就差人去家里把这个消息告诉爹娘。”张卫心下终于确定了此事,自己的大哥当真是取中了府试,看着自己大哥的眼中满是钦佩崇拜之意。

    “恭喜恭喜,恭喜张兄弟过了府试。”张籍和张卫这边正在说话的时候,忽然听到了张百万的道贺声,向门口处一看,张百万手笑容满面拱手示意,身后跟着的两个随从手中掂着食盒酒坛。“张兄弟你可是让我好找,书院中寻你不到,向你寝舍中人打听才知道你在这里,来,王掌柜,卫老弟今个儿咱们一醉方休庆贺庆贺。”

    “哪里哪里,咱们到后面说话。”张籍见张百万来为自己庆贺,心下颇为感动,于是招呼道。

    到了后院房间中坐下,张百万吩咐随从将福来酒楼大厨做的美味佳肴摆上了桌,一时间香气扑鼻,酒意醉人。

    “不过是刚取中了府试,当不得张兄如此大费周章。”众人坐下同饮一杯酒后张籍说道。

    “籍兄不必过谦,你如此说让我这县试都没过的人如何自处,还有那么多人考了十几年,从稚龄少年考成了白发老人还没迈过做这道坎。”张百万抿了一口杯中酒叹道。这一句话让张籍想起了在龙门外等候时见到的那些耄耋老者,心下也是一叹,皓首穷经为登科,多少人的青春年华都葬送在了这里。

    一旁的王掌柜也是道:“当初我也是曾考过,只是屡次不第索性去学了算学。”提及如此伤心事,席上不禁有些冷清,还是张百万又道:“今天事来庆贺籍兄过府试的,先说点高兴了。籍兄你可知为什么有那许多人白了头发,考了十几年府试也不放弃吗?”

    “奥,为何?”张籍问道。

    “这过了府试就是童生身份了,若是不能再科场精进,在文道不兴的偏僻之地能被延请为社学的塾师,或者去做殷实之家的西席先生,吃穿用度是不用愁,还能有酬劳;在我们和江南这等文风鼎盛之处能去找个写写算算的活计,一年下来怎么说也得十几两的收入,算是不用干田间地头的活了。若是不愿去教书,也不愿去店铺,那就得有个一技之长,像是吟诗作对,书法画画,戏曲马吊之类的,去大户人家做个清客门人,过些优哉游哉的日子也很简单。”张百万细细的向张籍解释道。

    “若是以后我不能再进一步,就要到张兄门下讨生活了。”张籍开玩笑道。

    “籍兄说笑了。”张百万也是笑道,“还有一个好处,考上童生将来过世后,最不济也可在碑上写上‘待赠登仕郎’五字,也算给自己一世读书有了交代,这样子孙能有些颜面,一家人在乡里也算风光,好歹能称得上读书人家。若是连童生都不是的,只能写上‘处士’两字。那就真真的是一辈子没读出个名头,在乡间族中徒留笑柄。”

    “原来还有这个说法,这是求个好名声啊。”张籍哈哈一笑道。总算明白了科举考试的魅力,每前进一小步都有切身好处,怪不得引得千千万万读书人前赴后继。

    “籍兄,当时你交卷时是个怎么样的光景,说来听听。”张百万好奇的问起了张籍在被毛知州面试时的事情。

    “当时,我昨晚最后一题天色尚早,便想着去提前交卷搏一搏案首之位……”张籍就把考场上发生的事情简明扼要的向众人道来,待听得毛知州当堂录取张籍的话后,都是心向往之,恨不得以此身以代。

    月上树梢,渐夜色渐渐深了,酒席中的众人意兴正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