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零五章 才思敏捷

    拿到考题张籍当即静下心来仔细审题,只见试卷上有一大一小两个四书题,一个五经题,一个五言八韵试贴诗,合计四道。

    大题是“君子创业垂统,为可继也。”此句语出《孟子·梁惠王下》,意思是说君子创立基业,传给后世,是为了可以继承下去。这道题出的四平八稳,是为了考较诸生的经义功底。

    张籍一见此题不禁大呼侥幸,这道题自己做过,这一个多月的每天至少五篇的八股文没白写,竟然让自己蒙中了。自己的这篇文章当时曾交于董讲郎批改,内容言之有物,格式扎实工整,辞藻骈四姘六甚是华丽,若不是有几个需要避讳的字,那简直就是相当完美的文章。

    为求谨慎,张籍并未直接在程文纸上书写,还是打起了草稿,不一会儿洋洋洒洒八百余字就落到了纸面上,张籍看着这篇经过自己打底,董讲郎修改润色后的文章,直呼幸运。

    再看向第二道小题——“虽柔必强自诚明。”简简单单七个字,看的张籍一头雾水,四书里面没有这句啊,难道这又是一道截搭题?时间很是充裕,张籍一遍一遍的在脑海中过滤着四书五经中的词句。终于在回溯《中庸》时找到了符合的句子。看了看四周的考生,不禁对众人多了几分怜悯,无他,这道题出的太有难度了。

    按理说在府试这一环节出现截搭题的几率就要少些了,但是因为临清州县府两试主考官都是毛知州,故而出题思路相同,都有截搭题。

    为了避免被别人说闲话,毛知州这道题出的极为巧妙,其并不是简单的在经书中抽取几个词句硬拼在一起,而是取了《中庸》第二十章的最后一句和第二十一章的第一句拼成的,古代这个时候是没标点符号的,故而这两句在书本上就是空了几个格子,还真真的是连在一起的,就算是有政敌弹劾毛知州割裂经文也做不到,能看到毛知州出题是下了几分心思的。

    找到了这句的出处,就有了破题行文的方向。这七个字按照典籍上所写,张籍是这样断句的--“虽柔必强,自诚明。”

    破题句是:君子既弱,当德诚以自明。意为君子虽然弱小,但是能以真诚的德行品格感召众人,从而达到智慧通达的明理之境,也就做到了品格上的强大。练了那么多的破题,这句精妙的开篇语当真是简明扼要而又寓意深远。

    有了破题句,接下来的内容就好写了,围绕着这个中心,起股束股收股……依次完成,写完第一篇文章后的张籍状态正佳手很热,故而这个截搭题也做的妙语佳句层出不穷,写完这两道题张籍颇有些行云流水之感。

    看了看天色,大约还有一个多时辰才到午时,张籍在草稿纸上修改无误后,拿出程文纸准备现将这两道四书题写下来。在府试考前书院讲郎特意给提座堂号的考生讲过当堂考试的优势,即可以先做完首题或者前两题就交于主考官审阅,也不用考生发言,午时前自有书办挨桌询问。

    这种做法的原因之一是能在堂上考试的皆非泛泛之辈,提前阅卷看得仔细,当可不遗漏贤才;其二就是方便主考官观察考生的形象气度,须知这是个比后世还看脸的时代,仪表堂堂者在面试时有极大优势,记得宋朝时会试考试第一名在皇帝殿试定名次时就因为长得不好,当不得状元名号,而被定为第四名,也即是三鼎甲之后。再往前数,有三国时凤雏庞统因貌丑虽有经世点将之能而不得志,有张松因貌少直露尽管有过目成诵之才也不被曹操重视。

    张籍工工整整的将两题誊抄完毕,此时收试卷的书办刚好过来,见到张籍交上了两道题,不禁多看了张籍几眼,因为这个时候堂上考生都只是交了一张,有的第二题还没作呐。

    交上题后,张籍看了看五经题和五言八韵诗帖的题目,也不着急作答,而是取了考篮中食盒吃起了干粮、熏肉和腌制的鸡蛋,早上起得早,因和书院众人一起同行,早饭吃的仓促,现在腹中有些饥渴。旁边有人见张籍吃的津津有味,不禁咽下了口水,可是看看了自己还没写完第二题的答卷,强忍着熏肉的香味继续答起题来。这提前吃饭的举动,让张籍吸引了不少仇恨,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呀!

    反观堂前毛知州所坐的黄花梨官帽椅旁的小桌上放着茶水点心等物,又比张籍这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片刻之后书办询问完毕,将手中试题交于毛知州,并奉上准备好的笔墨以便批改。毛知州浅酌一口香茗,右手持笔左手拿起试卷一篇一篇的看了起来。

    大明科举考试重首场首题和首句。向张籍县试时就是因为第一场的文章入了主考官的眼,故而之后四场就算是稍有瑕疵,也将他定为了案首,府试和后面院试以及乡试会试殿试等都有这样的潜规则。在毛知州审阅试卷的同时,堂下考生时而飘去目光,都想从知州大人的细微动作中看出正在批改的是不是自己的卷子,又是不是在自己的卷子上画上了表示直接取中的圆圈。

    这边考生们惦记着主考官的批改心思忐忑,堂上的毛知州看了诸生试卷也不住摇头,他已经看过了二十几份,其中只有四篇合乎自己的心意,忽然翻到了张籍的试卷,见到这笔精妙的书法,毛知州已经是心下了然,这就是自己取中的县试案首张籍的文章,在一细看,这竟然是做完了两题。毛知州不禁起身向堂下看去,心中想到,这少年才思好生敏捷,须知自己出的题什么难度自己知道,这最难的第二道截搭题竟然这么快就被做完了,难道是自己的出题水平下降了?

    台下的张籍正在专心致志的对付食盒中的美食,并没有发现毛知州在观察他。毛知州见张籍不紧不慢的正在吃饭,心下不禁一赞,好个少年,不仅思维敏捷还颇有静气,我倒要看看你的文章究竟做得如何。

    当下毛知州返身回了座位,拿起张籍的文章细细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