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零四章 府试入场

    却说在老大哥袁永的话语鼓励下,清渊诸生都是精神振奋,神采昂扬。这时那边考场内传来一阵鼓声,只见两排衙役跟着书办们出了衙门口,一者是前来维持秩序,二者是监察搜身检索有无夹带。

    这是要入场了,此次府试较县试人数少了一半,故而今次以五十人一队,在这一环节清渊众人大多数被分开了,也是凑巧,张籍和刚才凑过来的赵时春分在了一个队伍中。

    赵时春是个自来熟,来自馆陶县,是馆陶县今次县试第九,成绩相当不错,此刻他看到茫茫多的考生,不禁说道:“往时在乡里我也以才学著称,可那日见张朋友与那夏津郑泰比试时方知人外有人,自己不过是井底之蛙。”

    “当不得赵兄夸赞,那日我也不过是取巧得胜罢了。拭目以待吧,这一次府试才具卓绝者众多,各县案首皆不是等闲之辈,那以往积年不第的考生里,总会有几人突然运道好厚积薄发、一鸣惊人的!”张籍笑着说道,只要不出意外,在主考官仍旧是毛知州的情况下,自己不中很难,这也是州府所在地的另一隐性好处,和考官面熟。

    “自那日比试后,张朋友的你的名头越来越响了,今次应试的考生几乎都听过的你的事迹,不过有褒有贬……”赵时春又和张籍聊起了那天的破题风波。

    张籍两世为人早已是心智成熟,内里明白这名声其实无所谓好坏,在后世好名声坏名声都能当做引子赚钱,获取利益。这对读书人也一样,最怕的是默默无闻,当下世风浮躁,一茬一茬的士子年年有之,绝大部分的读书人都不为人知,很难出头。

    就在两人一言一搭的说话时,轮到两人进入搜检房了。这次的搜检相较上一次严格了许多,无论是搜检衙役的人数还是检查的细致程度都高了一个级别。

    但见搜检之人将考生所带的食物都切成小方块,笔墨纸砚都要放在耳边敲敲,看看是否中空有夹带,一只一只得考篮都被翻个底朝天。这还不算完,解衣脱靴去袜打散发髻一个都不能少,最难受的是被大男人的手摸来摸去,难怪有人在考取进士后回顾此节都直叹有辱斯文,不堪回首。

    张籍和赵时春进了搜检房,前面还有四五个人,待到检查一名考生时,一名衙役见这人目光飘忽,神色紧张,不由得怀疑起来,当下仔细搜索。要知道若是在考场中被抓了作弊而搜检房没有检出来的,这搜检衙役挨板子是轻的,革去差事丢去做苦役也不稀罕,所以一丁点的差错衙役们都不敢出。

    不过里里外外翻了个遍,衣帽鞋袜都脱了看了并无异常,这衙役也只道是多疑,就要放这考生走时互见他慌张的一把拿起亵裤,衙役顿觉有异,一把抢过喝道:“拿过来!”

    将亵裤翻开,衙役手一摸那裤裆部位竟是双层的,用力撕开里面密密麻麻的全是小字。“险些让你逃过,来个人,把他拖去见知州大人!”搜检衙役见这考生还想要去捡衣服,大骂道:“你这杀材,穿什么穿,快滚!”这名考生也不敢言语,双手捂着屁股护住要害,就这样光着被拖走了。

    有了一名被抓住的考生,这一狼狈的样子让不少心里有鬼的人慌张起来。只听搜检房班头大喝一声向外喊道:“尔等听着,科考乃国之大事,若有舞弊,轻则三十大板,重则三代永不叙用殃及子孙,乘着这会儿还没入场,将那作弊事物都给丢了,我等皆当没看见,若是被搜出来,就不要怪我等不客气了……”

    这一番话出来,人群中一阵涌动,心里有鬼的考生将夹带的小抄等作弊物事都丢了,也亏得这天还没亮,要是白天定可看到这搜检房前的队列脚下,馒头块、糕点块、蜡烛、毛笔、纸片等物事遍地都是。

    轮到了搜检张籍,张籍感叹一句该来的终归要来,正要解衣松发,不曾想衙役看过考牌后摆了摆手示意不用,只是看了一番考篮,摸了摸袍袖就放过了。

    张籍一楞摸不着头脑,后面传来一个不满叫声:“怎么他就不用脱衣搜身?”

    只见这衙役班头看到来人前行几步一把将其抓出,看过他的考牌后道:“你叫什么叫,人家那是案首,等会儿要提座堂号的,知州大人亲自坐考。出来,先搜你的!”说罢一挥手上来两个彪形衙役将之束发打散,搜检动作甚是野蛮。

    原来这是案首的特权啊,张籍心下了然,庆幸自己逃过一劫。

    出了搜检房,张籍到了龙门处拿到卷子,循着座号在公堂前,先向台上高坐的毛知州行礼作揖,随后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虽然山长大人向毛知州引荐过自己,但是毛知州表情并无变化,毕竟公堂上那么多学子在看着。

    这次考试的条件比上次要好得多,公堂上的考生也不多,共计五十人,分别是临清州下辖的清河县、清平县、夏津县、和馆陶县在加上临清城这五地的今次县试前十名。张籍也看到了赵时春和书院的两名同窗,点点头后便收拾起笔墨纸砚来。

    等到所有考生入场坐定,已经是天明了,一通鼓响后,毛知州作为主考官训话一番,再将几十名作弊被抓者抽鞭子的抽鞭子,打板子的打板子,并宣布六年内不许再考。人生又有几个六年,看到被抓者中还有白发老翁,这六年后还在不在世都两说,念及此众考生不禁感同身受,心生恻隐之心。但是王法如炉,规矩不可废,自己犯的错当然要自己承担。

    又是一阵云板声响起,书办们将试题依次发下。府试的规格较县试高,试题是都是当天雕版当天印刷,由主考官或主考官心腹全程监督。张籍拿到手中的题目是后世所言的仿宋体印制,墨迹清晰鲜明,尖刻细微处还有墨迹发散,显然是刚刚印出来不久。

    府试第一场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