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百零三章 大胜,府试

    “你……你是何人?”郑泰终于忍不住了,伸出手指着张籍问道,细看之下手臂竟似有些发抖。

    张籍转身看向郑泰,眼神中似有戏谑之意:“在下张籍,入清渊书院就读还未一年。”

    “张籍?”郑泰有些茫然,多年未到临清州,他对临清城中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围观的人群中有人认了出来,都议论道:“这难道就是临清州今次县试案首的那个张籍。”

    “果然名不虚传。”

    “都说是个少年得了案首,我还不信,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嗯嗯,我等自愧不如啊。”

    “这些年的书都学哪儿去了。”

    “这夏津的案首也不过如此啊,清渊书院果然厉害,我也要考。”

    “好像就是去年做《鳌头矶赋》的那人。”

    ……

    这郑泰倒也是个人物,初时虽然惊诧茫然,但过了片刻在周围人的议论中、讥讽中,他慢慢的稳住了心神缓缓的道:“你就是临清州今次县试的案首么?”

    “不错,正是。”张籍点了点头道。

    “那我倒也输得不冤,愿赌服输,我收回之前说过的话。”只见郑泰双手抱拳作揖向清渊书院众人方向深深鞠了一躬又道:“清渊书院果然藏龙卧虎,文采风流冠绝南北,郑泰自愧不如。”说罢分开人群在一片嘘声中向远处走去。

    “好样的,张朋友高才,为我清渊书院挣了一口气。”算是此次出游领队的袁永走到张籍身边笑着道。其余学子也围了过来,说着佩服佩服之类的话语,争相与张籍结交。刚才的破题比试他们是全程旁观的,扪心自问换做他们上场怕不是早就给这夏津县的案首给驳得哑口无言。此刻夕阳余晖将尽,天色已晚,清渊诸学子在袁永的提议下返回清渊书院。

    这场比试终于落下了帷幕,以张籍大获全胜告终。

    周围围观的士子游人也随即散开,学子们与文章上获益良多,闲汉们又有了口头的谈资,就这样“两案首争破题”这一事件也随着人们的口口相传,沿着运河南来北往向整个大明传开。

    回到书院后,张籍并未立时到寝舍休息,而是到了僻静的小讲堂中。

    讲堂中案几笔墨纸砚俱全,铺开一张纸,张籍提笔写起了文章,此刻的张籍还有刚才比斗之时的余韵,就如同连胜之后状态正佳的竞技选手,此刻不多加练习巩固境界更待何时。

    到书院的这一年中张籍读了那么许多古文骈文,以及背了无数的时文,积累得早已是差不多了。起初写文受到八股格式的制约,十分的学识,能道个三四成就不错了,而现在已经可以将胸中之意,更流畅写于纸意之上。回顾这一段求学求知的过程,虽然很苦,但一路走来有名师指点、好友相伴,又能心无旁骛,纯粹尽心于一物上,无论是行文还是处事都有了一种全新新的认知和体悟。

    文思泉涌、妙笔生花,笔下如有神助,一篇八百字的文章还没半个时辰就写完了,写到最后,当张籍再去回顾前文,简直不敢相信这竟然是自己写的,这篇文章苛刻如董讲郎也说不出什么吧。果然,府试前一天,张籍拿着最近的手稿向董讲郎请求指点的时候,董讲郎数次举笔但未落下,最后终是一笔未改。

    ……

    大明万历十年四月十六日,临清府试。

    这次参加府试的清渊学子共计十八人,统一由书院讲郎作保,统一安排考试事宜,足见书院的重视。这天天刚亮书院安排的四辆马车便载着诸生到了考棚街。

    众人下了马车到考场外,这次的考生人数相较上次少了许多,但是任谁都没有掉以轻心。要知道县试中虽然考生众多,但那是因为考试的门槛很低只要粗通文墨,能提笔写字即可报考。细细分析起来,那近四千考生中,真正文辞通顺,基础扎实的考生也就四百多。

    而府试则截然不同,尽管去了一半,但考生依旧众多,这些人都曾是各县的前五十名啊,有的是刚从今科县试中搏杀出来的,如张籍等人;还有的是往年未过府试的,如袁永等人,这些人都基础扎实,且临场经验丰富。要能从这些有相当实力的竞争者中脱颖而出,才学运气二者缺一不可。

    看着考棚外待考的人群,张籍身边的袁永突然怅然道:“这府试又被称为府关,是县府院三试中最难得一关,我已是第三次站在这里了。”

    张籍这才知道袁永曾经考过两次,且两次均折戟于此,自那日出游比斗归来,袁永和张籍的关系还算不错,见他有些失落,不禁出言鼓劲道:“府试再难终有取中之人,气运流转又何知不能今次到我家?袁兄何必灰心,须知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清渊诸生此时并未挤进人群中,这一处地方还算安静,张籍的这一番话声音虽不甚大但也被周围众人听得清清楚楚,闻得此言诸生都若有所思。

    “好一个有志者事竟成,好一个苦心人天不负。见过张朋友。”只见一人走到了清渊诸生跟前作揖行礼道,张籍一看这人也熟悉,是那日比斗中遇到的赵时春,当时自己还用他的名字出了一题。

    “见过赵兄,上次以赵兄名姓出题,还望勿怪。”张籍也是作揖还礼。

    “哪有,哪有,还托了张朋友的福,我也出了个风头,现在人人见我都问我是否就是那个‘姓冠百家之首,名居四时之先’的赵时春,现在我大小也算是个名士了。”赵时春颇为看得开,边笑边说道。

    张籍刚才的话让袁永内心很受触动,此时品味过来,袁永向张籍谢道:“多谢张朋友提点,是我想得多了。”

    “我等是为同窗,何用言谢……”张籍连忙辞谢不受。

    袁永此时精神振奋,在诸生中大声说道:“诸位同窗,吾辈有志于学,苦心于学,自当天不负而事竟成,诸君共勉。”袁永在这次清渊应考众人中最为年长,也颇有声望,他的这一番话,让众人都是精神一振,信心满满,纷纷响应,这一刻清渊诸人的应考状态前所未有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