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六章 取中案首

    楼外春风和煦,楼内的谈话还在继续。

    “这童子果然有些不凡,那么说传言是真的,东林书院的士子确是输给了一个童子。”毛知州也笑道。“我说怎么那日东林书院的人吞吞吐吐不肯明说,原来如此啊,不过他们输的也不怨,此子确是才华卓异!”

    “这第二场招覆,张籍的卷子维国兄看了吗,如何?”夹了一口小菜,周学正问道。

    “看过了文章书法皆是上上之选,这第二场,此子还当是头名,不过不能就此取中,这少年人嘛,就是要多经磨炼还要再试几场,免得他就此骄纵。”毛知州说完又戏谑着对周学正道。“怎么明德兄对这童子如此在意,难不成与其有旧,这是起了私心?”

    “哪里哪里,不过是去年的清渊雅集中遇到过,此子做了《鳌头矶赋》和几首好诗,在东林书院士子面前大涨我临清士林威风。故而多多注意了些许,哪有什么私心……”周学正知道毛知州是在打趣自己,也不在意同样笑着解释道。

    “好,我知道我知道,明德兄一直是君子之风……”

    两人说话之间,天空中大雁北返,此时正在书院温书的张籍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定为了第二场头名,只是有些遗憾不能直接获得四月府试资格,还要再考三场。

    ……

    草长莺飞,暖风阵阵,运河两岸,游人如织,第二场放榜日就在今天。

    张籍三人去的有些晚,到了县衙门口时榜下之人已经不多,这次张籍的名字赫然写在团案正中名列头名,而张百万和张义先也在副榜上找到了自己的名字,三人都对自己的成绩很满意,张百万张义先算是小有惊喜。张籍再仔细看去,清渊书院中的十几个名字左亮、容修明、郑茂文等都还在榜上一同晋级到了第二轮。

    一日后,县试第三场开始,此称之再覆,试四书文一篇、律赋一篇、五言八韵试帖诗一首,依旧默写明大诰。放榜时张籍依然是第一,副榜上二百人,张百万榜上有名,张义先就遗憾的出局了,不过张义先并未就此回乡,他想等张籍县试结束后带着好消息回去。

    又两日后,县试第四场,此为连覆,考试时长两个时辰也就是一个上午,内容是贴经墨义及四书文一篇,考察的是基础,张籍做题如信手拈来,比照着朱子四书章句解答了贴经题和墨义题,又改写了一篇优秀时文完成了四书文,在二百人中再次取得头名。

    大明万历十年,临清州县试第十一天,终于到了县试第五场,也即最后一场,这天只有张籍三人来到县衙门前,只有张籍一人进入考场——张百万在第四场折戟了,县试三人组之余张籍了。

    “籍哥儿,最后一场也就一个时辰,我们在马车上等你,你已经四场头名了,这案首断然是十拿九稳了,等你好消息。”三人都站在马车旁,张义先拍了拍张籍的肩膀。

    “老弟放轻松,不出打的差错如无大碍,一个案首是跑不了。”张百万也是给张籍鼓劲打气,又道:“这次前三场能榜上有名我已经能给老爹交待了,还多亏了你平时的指点。”

    张籍看到面前送自己赴考的两人,心下颇有些感动,正要说些什么,但见张百万张义先两人笑着道:“快去,快去,考试就要开始了,等你的好消息呢。”张籍见此便不再言,向两个朋友一抱拳,转身走进考场——就让我完美的结束这场县试。

    最后一场,毛知州周学正正座堂上,堂前考棚内之余一百考生,这些都是此次县试四千人中的佼佼者,不过他们的县试之路还未走完,一百人要再淘汰五十人。

    最后一场考试时间为一个时辰,考试内容随意性很大,毛知州当场出题“短绠汲道浅”,以此当场做文一篇,时文、诗赋、经论、骈文,格式不限,这一场非思维敏捷者不能争胜。

    此题语出黄庭坚诗:浮云与世疏,短绠及道浅。好巧不巧,后世正有论述黄庭坚此诗的文章,还有一首清人进士所做试帖诗,张籍曾在杂志上见过,此刻一看题目,这篇文章清晰如昨历历在目。当下张籍写道:“至道随新汲,惟修乃及深……逢源前训在,学海有清浔。”一首颇为堪称上品的五言八韵诗当场写就,端的是有快又好。

    君子有成人之美,况且张籍的文章诗赋确实做得好,故而被知州当场取张籍为头名,也即是今科县试案首。

    三日后县试放榜,张籍高中案首,清渊书院另有九人入围。

    消息传到清渊书院,正在上课的董讲郎转身看向窗外,嘴角似有笑意;左讲郎的儿子左亮此次以第四十九名堪堪过了县试,这时也没有了和张籍过不去的想法,到底是榜上分高下,左亮也不是真的缺心眼不会总是自取其辱。

    这些天,张籍得了案首再次成为了书院中众人的焦点,平时走在书院中打招呼的人多了起来,内院中的士子也都把他当作自己人看待了。能以如此短的时间考过县试已经是不易,又考了头名案首,这以后绝非常人啊,看看原来的临清州的案首哪个不是府试院试联捷,一路过关斩将,高中举人再取进士可谓前途一片光明。此时不结交何时再结交?

    这日张籍午饭后正与寝舍中休息,忽听门外有人喊,张籍整整衣服到了门外,见是内院乙班的一名蒋姓同学,名叫蒋济。今次也过了县试,名列第三十五名,原本两人并不熟络,蒋济也不怎么搭理自己,自从张籍中了案首后方才对自己话多了起来,当真是世态炎凉。张籍到了跟前出言问道:“蒋朋友可是有事?”

    “见过张朋友,不是我找你,是希伊先生唤你过去,我过来传个话。”蒋姓同学道。

    “好,我这就去。”张籍说完就向着南山居方向走去,蒋济也顺路向内院走去道:“张朋友,以后大家都是同案了,可要互相提携啊。”

    张籍点头道是,就此应付着,心下却想着希伊先生好久没找自己了这次是有什么事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