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四章 张榜(下)

    眼看就要张榜,人群中的声浪倏尔小了起来,众考生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书吏手中的红纸上。

    一名书吏刷糨糊,另一名将榜张贴上去,这张大红榜纸和书院中发榜用的不同,是圆形碗状的,这张纸也被称为团案,正当中写着一个大大的“中”字,此字写的有特点,上长下短,取“贵”字头。

    团案取五十人上榜,以“中”字为圆心,以五十人为一大圈,居外层正中提高一字写者,为第一名,只写坐号,不写姓名,逆时针排写,能在团案中的这些都是此次县试第一场考试中的佼佼者。

    没在团案内的,为出圈或叫出号,圈外再设一张副榜为候补,一般有六百到八百人左右,数目不固定,若入副榜可以参加下一次考试,若是团案上的考生第二场考得不好,副榜上就可以补入团案的圈内。最后一场犹在团案上的考生,就算通过县试,准许参加府试。如果既不在副榜,也不在团案的,就说明被淘汰了,被称作出圈,出号,需要来年后在做努力了。等到县试末场考完,即将自第一场起当取考生,全数拆开弥封,用姓名发案,排列名次称之「长案」,到时中与不中一目了然。

    红榜先贴上,之后就是副榜,两榜张贴完毕,整个发榜过程就此完结。

    随着书吏的离开,考生们一拥而上,都急不可耐的想要知道自己的考试成绩。拥挤的人群之中有的大喊“发案了、发案了。”有的被挤到了或者是踩到了咒骂道:“你长眼了没!”人群中发出各种嘈杂、叫喊声。

    榜下的人看了自己成绩,在团案上的大喜道:“我在圈内,我在圈内!”,在副榜上的端着架子掩住喜色强作镇定道:“不过是个副榜……”,两榜皆无名的唉声叹气道:“怎么可能!”或是“哎,下次再来。”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知道了成绩,人群之中,“张朋友,恭喜恭喜。”“同喜、同喜。”或者“王兄,不要灰心,咱们下次再来。”话语声渐渐多了。在榜上的互相恭喜,在榜外的抱团取暖互相安慰,此为考场云云众生,古今几乎一样。

    张籍等人也随着人流到了榜下,一旁的张百万在前,看了团案回头问道:“老弟,你的座号是不是甲场卯排戊辰?”

    甲场就是东区考场,卯排就是第四排,戊辰按天干地支计算就是第五列,东区第四排第五列这不正是自己的考舍吗。张籍回道:“不错,张兄你如何得知我的座号……”

    张籍还没说完,张百万和张义先都注意到了团案正中没有写名字的那个座号,指着团案向着张籍大喊道:“快看,那团案上的头名是你!”即便人群喧闹,两人的喊声也吸引了不少目光看来。张籍顺着两人指引的方向看去——甲场卯排戊辰,果然是自己!第一场考试中自己这是得了个头名啊,若是没有全体榜上考生参加招覆的通知,自己已然是过了县试了。

    “一样都得参加下场招覆,张兄,义先兄,找到你们的名字了吗。”张籍对这个名次有心里准备。

    “还没……”这是张义先的声音,团案中并没有他的名字,故而他又去那六百多人的副榜中找,张义先也是如此,团案中没有名字,都挤向副榜——这边的人也是最多的。

    张籍细细一看团案,左亮也在榜上,就在自己座号右边,按团案以逆时针排序的潜规则来说,就是左亮名列第四十多名。团案中还有七八个清渊书院今次下场的名字,如自己的舍友容修明和郑茂文两人,大约处在二三十的位次。

    看罢团案,张籍向副榜处的张百万张义先两人处挤过去,看榜最开始是团案处人多,到了后来就是副榜处人多了,张籍挤到两人身边时,身上衣服都已经是皱巴巴的,此刻两人都还没照到自己的名字,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

    张籍站在副榜的末尾处,一眼就看到了两人的名字,惊喜道:“张兄,义先,快来看,你们的名字在这!”

    “在哪?”“在哪?”两人精神一振都凑了过来。虽说名列副榜上,通过县试几率很小,但对考生来说,也是一种鼓励,再说也不是全没有希望。

    果然,张百万的名字和张义先的名字都在榜末处,有参加下一场考试的机会,副榜也是不排名次,在榜上即可,即便你是第五十一名你也是在副榜。

    “不错不错,我爹知道了定然高兴,这是我第一次上榜。”张百万高兴的喊道。

    “唔,能上副榜对我来说也算可以了,就算今次县试考不中那明年再来了……”张义先对自己第一场的成绩也比较满意,毕竟是第一次下场能上榜就已经超过了两千多人。

    三人正在副榜下一边说着话,一边找找看榜上还有没有认识的人,忽然身后的人群被挤开,耳边又传来那熟悉的聒噪声音:“张朋友你原来在此处,还在找自己的名字吗,可有找到?团案中没有你的名字,不会副榜上也没有吧!”三人转身一看,果然又是左亮,这人好会给自己加戏,向甩都甩不开。

    这次张义先并没有挥着拳头冲上去,因为三人早就知道了张籍的成绩,故而好笑的站在一旁看着左亮。

    左亮一看三人的表情,又出言讥讽道:“怎么,张百万,你也在这,你就不该来看榜,能上榜还要再等个几年吧。我的名字可是在团案中。”左亮在团案中并没看到三人的名字,故而信心满满的在此出言群嘲。

    “奥?左朋友,我的座号是甲卯戊辰。”张籍现在突然觉得左亮没那么可恶了,这人好生有趣,生生的要上来被打脸。

    “我的名字在团案上,我问你副榜上有名字吗,你说你的座号干嘛,我的座号还是乙巳丁酉呢……”左亮今年第一次上榜就进了团案,骄傲的像只四处显摆的公鸡。

    张籍三人笑着看着他不说话,好似在看一个小丑。左亮终于发现有些不对劲,这时他身旁的一个朋友扯了扯他的衣袖道:“左兄,别说了,团案上头名不写名字,好像就是甲卯戊辰,难道……”

    “不错,我老弟就是第一场的头名,你排在末尾还好意思来显摆……”张义先一阵抢白,说的左亮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紫。

    “走,我们走。”左亮拉着自己的朋友又一次灰溜溜的走了,人群之中也起了一片哄笑声。考场上自然是以名次论英雄,可不论你是谁家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