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九十二章 提前交卷

    县试考试时间是一整天,张籍做完最后一道试帖诗后心下放松感到腹中饥渴,便从考篮中取出吃食在墙角火龛处生火加热起来——初春寒冷不宜寒食。热好饭菜,摆在面前的碟子上放着自己带的白煮鸡蛋、杂面蒸饼还有张百万给的酱卤鹿肉,配着温水吃下,张籍感到身上的疲累一扫而光,精神一振好似重新满血复活。

    就在刚才张籍吃饭的时候天上飘来一大片云彩,遮住了阳光,间或夹杂其中的小北风吹得人瑟瑟发抖,耳边传来几声喷嚏咳嗽音,今天这么一冷一热的,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感冒。自己刚刚吃过饭身体正暖和,搓了搓双手、紧了紧领口,张籍准备誊抄试卷。

    小心的取出试题纸,张籍再次调和了墨汁浓淡,墨汁过浓容易板结,加水过多则容易散墨不成字,可千万不能因为墨迹问题污了试卷,卷面不整可会直接淘汰的。张籍提笔凝神,迅速调整好状态下笔写了起来,这可是科场头一关,张籍拿出了后世创作投稿的劲头,一笔一划写下。

    随着一个个小楷跃然纸上,细察一处其字师法钟繇,古风蔚然,又劲润相融,出于秀丽,已然得法;再通观全篇章法干净疏密得当,无一字更改,其文有雍容之态,妍美之情,令人观后如三伏天一饮冰水般畅快。

    随着最后一个字写下,这场县试的试卷张籍至此做完。再次检查一遍三道试题,再三确认无误后,张籍小心的将试卷放在一侧晾干,随后卷起。洗刷完毛笔砚台,收拾起吃食用具,耳边传来计时的鼓声,此刻未时刚刚过半,距离考试结束的酉时还有差不多两个时辰也是就是接近四个小时。

    张籍定了定神,准备前去交卷。是的,张籍要提前交卷,在这个时代敢于在县试提前交卷的要么是学霸中的学霸,要么是笨蛋傻瓜,因为提前交卷并不能提前离开考场,而是要等到集齐一队三十人后方能出场,那么这期间的空闲时间做什么呢,这其中就有个主考官问询的堂试。打个并不恰当比喻这就类似与科举最后一关的天子殿试或者是后世的公考面试。

    堂试中主考官问的问题,考生若是答得好,有可能当堂录取;就算次一等也能引起关注,在后几场的考试中多留考官几眼,不要小看了这几眼的作用,三四千份卷子凭什么就多看几眼你的卷子,没准就因为这一点你就被取中了呢,要知道运气差的明珠蒙尘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发生。

    张籍的试卷,从卷面书法到内容无一不是上上之选,定然能在主考官心里再留下个好印象,这个时候取中已经不是张籍的目标了,张籍的目标是得到好名次,最好是头名案首!

    心思已定,张籍唤来巡场兵丁,说明要交卷,兵丁看看天色面露惊异,这个时候就写完了,此人乃是何方神圣。随后到来的书办也是这种表情,好好地打量了张籍一番,确认张籍要交卷后书办便一路前行将张籍带到考场公堂前,堂上毛知州和周学正都在。

    到了堂下张籍将试卷交于书办呈给毛知州。

    毛知州接过试卷,问向身侧的书办道:“现在几时了?”

    衙役恭敬的回道:“秉大人,现在已是差半个时辰申时。”

    “奥?”毛知州也是颇为惊异,提前一个半多时辰交卷,这可不多见啊。随后毛知州也没问张籍话,而是铺开试卷看了起来,张籍则在堂下垂手站里。

    刚一翻试卷,就见毛知州面色一变,要不是多年为官养气功夫做的好,这就要击节叫好起来。

    面前的试卷这笔书法如行云流水,酣畅淋漓,又似空谷幽兰,意蕴悠远,端的精妙无比。毛知州再细细一读试题,第一道四书题代圣人立言,格式严谨,言之有物;第二道春秋题,妙语警句层出不穷;第三道五言八韵诗,结体上完备工整,内容上寓情于物,足以当做试帖诗的例题。

    “周兄,你且看这一份卷子。”毛知州暗赞一声将手中试卷递给了周学正。周学正看后也是一赞,字好、文好,看罢向毛知州点了点头。

    只见听毛知州道:“你就是张籍?”

    “童子张籍见过大人。”张籍身无功名,在这个年纪可以自称童子或者草民,张籍还是倾向于前者。

    “你在何处读书?治何经?”毛知州又问道。

    “童子就读于清渊书院,治《春秋》。”张籍恭声答道。

    “原来是清渊学子,果然是名不虚传。”毛知州又道:“我有一题问你,你且听好;‘夫礼,所以整民也。故会以训上下之则,制财用之节;朝以正班爵之义,帅长幼之序;征伐以讨其不然。诸侯有王,王有巡守,以大习之。’此句何解?”

    张籍一听思忖到,这句出自春秋,巧的是也是曹刿所言,看来今次县试的出题人中有毛知州无疑了。这句并不难解,当下张籍道:“此句语出《春秋》庄公二十三年,乃曹刿所言,意为礼之所用乃为整饬百姓,故会见以训示上下之规,制节财省赋之标;故朝觐乃排列爵位之仪,遵循老少的次序;故征伐乃用以攻不敬。诸侯朝天子,天子巡四方,以固会见和朝觐之礼……”

    张籍的一番话将这一句的出处来历,原意引申义解释的清清楚楚,毛知州和周学正在堂上微微点头。

    “我在问你……”毛知州又出言道。

    ……

    就这样毛知州和周学正轮番问了几个出自四书五经的问题,张籍靠着高超的记忆力在脑海中按图索骥,回答的几近完美,而且偶出佳句妙语引得两位大人点头称赞。

    时间渐渐过去,交卷的人也越来越多,其中并没有让人眼前一亮的试卷,毛知州也不似像对张籍一般那样当堂面试提问问题,而是让书办收起试卷。

    终于凑够了一队三十人,在书办的引领下一行人提着考篮到了龙门前,此时大门尚且紧闭,待龙门一开,众考生都急不可耐的出了考场。

    张籍走向不远处的马车,此时张百万和张义先还未到。

    终于考完一场,还好一切顺利。张籍上了马车长吁一口气后靠在车厢上闭目养神休息起来,考了一天,张籍也真是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