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九章 县试

    安顿好张义先嘱咐几句后,张籍就回到了书院,毕竟时间紧迫,能学一点是一点。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终于到了县试考试这一天。

    大明万历十年,正月二十二日。

    天还没亮,张籍寝舍中的四人都已起身收拾,张籍朝窗外看去这会儿不过是四更天光景,书院中的亭台草木还笼罩在蒙蒙的夜色中,如果此时站在高处眺望整个书院,就会发现,有不少学子寝舍都亮了灯。

    初春的早晨还有些凉,张籍便多加了件衣服,这个时候身体重要,可千万不要感冒了在这个时候掉链子。今天的食堂开的也很早,一切为了考试服务嘛,早餐也比较丰盛,厨房大师傅拿出浑身解数熬了一大锅浓香的小米粥,还破天荒撒了麻油的小咸菜,配上蒸饼,简单而美味。张籍满足的吃了一个半蒸饼,两碟小咸菜,两碗小米粥,颇有些后世路边摊早点的味道。

    吃过早饭,返回寝舍收拾考试物品,将考牌和昨天准备好的蒸饼酱菜鸡蛋等饭食放进考篮中,再次检查一番并未少带东西,张籍便提着考篮向后院张百万的寝舍走去——昨天说好的,今天一同坐着张家马车,先接张义先,再去县衙附近考棚街处的考场。

    张百万的寝舍中,张百万面前放着一只大大的考篮,他也早已收拾好东西,正等着张籍,待张籍一到便一同向书院门外走去。相比黑沉沉的天色,书院门外牌坊下挂着四盏灯笼将门口照的格外明亮,林三挑着一盏灯笼站在大树下的马车旁等待,见到张百万和张籍后,招手打着招呼,借着牌坊下的灯光两人快步上了马车。

    马车穿过月径桥,向北行到了鳌头矶附近的三元书坊,书坊门楼下,张籍的二弟张卫挑着一盏灯笼陪在张义先身旁,张义先提着考篮正焦急的等待。张籍掀开车厢窗帘,伸出头来向张义先招手道:“义先,上车走了。”张义先应声上了马车后,张籍又对门口处的弟弟张卫道:“二弟,再回去睡会吧,天色还早,白天店里还要忙……”张卫挥挥手示意自己没事,随后马车蹄声又起,调头向南驶去。

    县衙在城南,再次经过清渊书院时,张籍看着书院牌坊忽然想起一事说道:“张兄,义先你们的考牌都带了吗,快找找,别到时考场在返回来取。”听了张籍的提醒,两人一脸紧张的翻起了考篮,一阵翻找后都如释重负地道:“在这,带了。”张籍闻言点了点头。后世从小学考到大学,从毕业考公务员,考事业编,经历过许多考试,在身边和新闻中都见到或听说过考试忘带准考证的事情,为了使好友不要因此乱了阵脚耽误考试,张籍故而出言提醒。

    夜正深沉,街头巷尾只有一些大店铺门前挂着的灯笼微光。马车内,张籍默然不做声思考着考试的事情,临到考前竟似有些紧张,张义先也是无话,张百万的兴致倒是有些高昂,只见他掀开自己的考篮拿出两个小坛子,笑呵呵的道:“籍老弟,义先老弟,来,每人一份,这是我爹给准备的酱卤鹿肉,考场上饿了尝尝,书山有鹿,书山有路,书山有禄,取个彩头嘛。”

    张百万的几句话打破了车厢中沉默的气氛,张籍的精神也是一振,有什么好紧张的,背了那么多书,写了那么多文章,准备得这么充分,只需要放手去考即可,县试而已舍我其谁。

    ……

    马车稳稳的前行,越接近考棚街,道路上的马车越多,挑开车帘向外看去,步行的考生,乘车的考生在道路上汇成了一条线,张百万曾说过往年每次县试都得有三四千考生,这人流看来,今次只多不少,人流车流宛如长龙一般。

    忽听车厢外林三道:“少爷,前面车流太多,马车难以前行,不如就再此下车,步行过去。”张百万闻言跳下了马车一看,果然县衙附近的县学门前,东去西行的车辆给堵了个严严实实,这时代可没有交警叔叔,这一堵进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了。

    “好,那就在这下吧。”张百万招呼了张籍和张义先两人下车,一行三人提着考篮往县学门口走去。

    放眼望去,县学门口站着两班衙役维持着秩序,那日见过的王大也在其中,在衙役的呼喝之中好不容易才清理出一条进入考棚的小道,只听一名大嗓门的书办喊道:“三十人一队到这边排队搜检、三十人一队到这边排队搜检……”喊声盖过了熙熙攘攘的人声,原本不知所措的学子们也都有了方向,自发的以同窗为组或以同乡为群的站在了一起排队。张籍三人自是站在了一起。

    随着书办的喊声和衙役维持秩序,挤在门前的考生们被分成了三十人一队,一队一队的进入身后搭起的棚子内搜身检查看看有无夹带书本小抄。检查时头发要散开,衣带要解开,考篮自然也要翻一翻,检查的甚是仔细。经过检查的考生,整理好衣冠,陆续走进考棚大门。张籍经过大门时,看到上方挂着一个木匾,上书龙门两个篆字,这就是过龙门吗?张籍心想。

    过了龙门还要在登上一些时候,要等到一队人齐,由书办领着进入考场,趁着等待的时间,张籍向身后看去,门外黑压压的全是人,其中张籍看到了不少书院同窗,其中就包括和自己不对付的左亮,以及自己寝舍中的容修明和郑茂文两人。

    “那边那个人好像是林嗣,义先,林嗣今次也来考了吗?”张籍在人群看到一人的身影像是社学同窗林嗣,不禁出言向张义先问道。

    张百万听到张籍的话道:“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

    “我看不必了,这林嗣的确是报名了,好像这些日子住在他城中的亲戚家,这人甚是小气,你走后几次考较我都是社学头名,他老是认为是夫子偏心,我和他也没多少交流。”张义先闻言答道,语气之中颇为不屑。

    张籍见离得甚远,也不在一个队伍中,就放弃了过去的想法。这时候一个书吏走了过来,招呼一声,带着众人向后走去,终于要进入考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