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八章 考前突击

    距离县试剩下的时间已是不多,如果是在后世,想必教室后面的黑板报上早就写上了倒计时,诸如距离某某考试还有多少天这样的字样,尽管没有这些,今次准备下场的学子心中也自有一个倒计时在催促着自己。

    张籍除了白天正常跟着乙班的教学课,晚上还要去董讲郎处补课,虽然董讲郎只是说有疑问可去询问,并没有强制要求天天到,但是张籍还是天天去。来到大明后的读书日子,让张籍有了一个深刻的体会,古代求学,欠缺的不是苦读的决心,而是教授知识的人,在两汉时期曾有语云“业师易得,经师难求”,由此可见一斑。

    求学者众,而名师难求,这就是大明读书人所面对的现状。如今张籍对面的内院董讲郎精通《春秋》,义理功底深厚,堪称这个时代的名师,故而张籍一刻也不敢放松,尽可能向董讲郎求教。

    在董讲郎的眼中,首先张籍是好友陈仁肃拜托自己照顾的,其次这个学生很聪明,进步很快。虽然张籍有着这样那样的小缺点,不过时人多如此,且他又年少,故而虽然点评教导时言辞犀利,要求严苛,但是教学态度上极其认真负责。优等生嘛,无论在哪个时代都会被老师所看重赏识。

    黄昏渐至,天色已暮,董讲郎简单的寝舍内,灯光亮起,张籍手边放着写满字的厚厚手稿,董讲郎一份接一份的批改,张籍继续读题练习,题海战术是最笨的办法也是最有效的办法,熟能生巧,量变产生质变,自己似乎已经摸到了那顿悟突破的门槛……

    此刻张百万的房间内,长长的书案上,摆着不少大题小题时文册子,张百万左手拿着一本书册边读边背,右手持着毛笔在白纸上写写画画,如果看的仔细,就能发现上面写的都是文章破题、束股收尾的精妙语句。这也是张籍教给他的方法,写文章嘛,首尾两段是最重要的。

    外院丙班讲堂内,七八个学子凑着灯光在灯下聚拢着探讨问题,其中也包括着张籍的舍友冀永贞,他来书院也有两年了,这次也想下场试试看。

    外院甲班讲堂中,近二十个学子三五成群的聚在一块读书,甲班想要下场一试的更多,容修明与郑茂文两人相对而坐,互相批改对方的文章,他们两个为了这次县试准备了好几个三年了。

    书院左讲郎的寝舍中,左讲郎站立在案几一旁,左亮坐在案几前眉头紧皱正在写着什么,这是左讲郎在监督着左亮比照往年的县试题做着训练……

    此时此刻,在书院之外整个临清州有志于此的童生都在为这场县试做着准备。

    ……

    腊月十九日,距离县试还有三天,这天春光明媚,和煦的阳光驱散了初春的寒意。

    下午时分,张籍正在内院乙班讲堂中温书,忽听门口传来斋夫的喊声:“哪位是张籍张小哥,书院门外有家里来人找。”张籍闻声出了讲堂小声对斋夫道:“老先生,可知是何人来寻我?”

    这斋夫就是当初张籍第一次进入清渊书院时的那人,只见他笑着道:“看上去好似当初和籍小哥一起来书院交流的同窗……”

    张义先?这个时候他怎么来了,是家里出了什么事吗,张籍不禁有些疑惑,向报信斋夫道了声谢之后赶忙向着书院门口奔去。

    片刻之后,张籍便到了书院门口,正见到张义先背着书箧站在门口的树下,张籍忙向张义先招手道:“义先、义先你怎么来了,可是家中有事?”

    张义先闻声转过头来看到张籍,只见他面露喜色,笑道:“籍哥儿,好久不见。”

    见到张义先并无紧张的表情,张籍悬着的一颗心也就放了回去,“义先,社学里没开课吗,怎么有空到城里来了,还背着书箧?”

    “我这不是投奔你来了,这次县试我准备下场试试,你可得给我找个地方住,刚才我去找了几家客栈都是说客满了,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只见张义先向着张籍抱怨道。

    “奥?义先,你准备下场考试?”张籍问道,心下想着自己的这位发小最近进步很快嘛,信心挺足的。

    “恩,四书我已经读完,也学着做了不少制艺文,现在社学中林嗣都不及我……”张义先滔滔不绝的说起了张籍走后的社学生活。

    “恭喜义先荣登咱们社学的榜首了!”张籍拱手向张义先道贺,心中为他能得到社学头名而感到高兴,随即话题又一转道:“这住的地方嘛,书院中一般不留宿外人,住在这不好办,你先稍等等,我去向先生告个假在带你去个地方。”

    张义先闻此道:“全凭籍哥儿安排,你且先去告假,我就在这等着。”

    张籍说完就又转身进了书院,找到内舍乙班的方讲郎告了假,然后带着张义先去三元书坊。城中张义先能安排的地方不多,也就三元书坊了。

    去往三元书坊的路上,张义先的嘴也没有闲着,说起了社学中一些趣事,首先是在几次考较中,张义先都稳稳的压了林嗣一头,让张义先得意万分,其次是自从张籍告诉了社学同窗们读书的技巧后,同窗们的进步,当然也有些不争气的人,比如胡屠户家的儿子和张义先的两个表兄弟。

    说话间,张籍两人就来到三元书坊跟前,只见书坊门前人来人往,络绎不绝,有风度翩翩的文人雅士,也有满面风尘的商贾,有前来歇脚的游人,也有蒙面薄纱的闺秀。见到这一幕,张义先不禁目瞪口呆,喃喃的道:“籍哥儿,这里就是你说的那个入股的‘小’书坊?”语气之中把一个“小”字念的重重的。

    张籍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这许久没来,三元书坊的生意越发的红火了。两人进了书坊,就见书房伙计又添了几人,有倒茶水的,有整治点心的,有收拾书架的……眼尖的王掌柜,看到张籍的到来,放下手边的算盘,就要来招呼,张籍见生意繁忙连连摆手表示不用,便带着张义先向后院走去。

    张义先看着这格局新颖的书坊卡座和雅间,心下啧啧称奇,对张籍也更佩服了。

    张籍在后院寻了弟弟张卫,着其安排了张义先的住宿,张义先找到房间,放下书箧就准备起考前复习的架势,一切安顿好后,方才离开,也不知道自己的发小课业到了什么水平,回去的路上张籍心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