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七章 报名

    初春的早晨晨光熹微还有些清冷,随着太阳的升起,寒意被稍稍驱散,到了下午两三点左右,已经不见多么冷了。张籍换下了厚厚的棉衣,穿上一件夹袄,取了保结文书向清渊书院门外走去,今天和张百万约好了,同去州府县衙报名。

    到了书院门外,张家的黑色马车早已在树下等候多时,张百万从车窗掀开的帘子中看到张籍,伸手招呼道:“老弟走了走了,我刚才问过了,这会儿衙门口正人少呢。”

    张籍加快脚步,向马车走去。在县试张榜公布考试时间之日到考试前三天之间的这段时间,任意一天去报名都行,一般而言都有二十多天的时间,方便考生准备。今天是二月初六,张籍选这个日子去是有点后世迷信的意思,初六初六,六六大顺,愿考试顺利别出什么差池。

    临清州府衙门在城南,清渊书院在城中偏北,这一路几乎穿过了大半个州城。车厢中张籍和张百万聊着天。

    “张兄最近学的如何了,上次我说过的树状图法可曾掌握,还有时文背了几本了?”张籍看到张百万兴致不高有些郁郁,不禁出言问道。

    “唉,籍兄弟,树状图法用的还顺手,可这时文忒难背了,现在我都头昏脑涨的,和你是比不得,人人都说你是咱清渊的小神童呐。”张百万闷闷的道。

    “时间已是不多了,张兄还是得多看书,记不住也要看,那些大题小题时文中兴许就有这次县试涉及到的题目。还有这不过是科场第一步,张兄可要打起精神来,莫不是怕了?”张籍激了张百万一句。

    “嗯?谁说我怕了,我可是要考秀才的人,怎么能怕了这小小县试……”张百万闻言果然来了精神,语调也提高了不少,表完决心后,张百万又道:“老弟,咱临清州文风鼎盛,读书人众多,往年参加县试的人足有三四千,而县试录取的名额只有四五十,几近百中取一,这县试可真真不易,那个为难你的左亮已经考过两次,都没取中。”张百万的心气被提起,话也多了起来,向张籍说着临清州往年县试的情况。

    县试差不多百中取一,这和后世临清这个**线小城事业编招考的比率差不多,三四千人报名参考,最终入选的就那么五十人。

    张籍两人一路上说着话,这路上的时间很快就溜走了,感觉到人声渐起,马车渐缓直至停下,外面传来林三的说话声:“少爷、籍公子,府衙到了。”临清州是直隶州,地位比县高,相当于后世的地级市,但因为管辖范围小,都是运河沿岸,故而府县一体,只有一个衙门,城中人有时称之为府衙,有时称之为县衙。

    两人下了马车,看向县衙门口,今天下午天气不错,前来报名的士子不少,府衙街道两旁停着几辆马车牛车,还有不少徒步而来的读书人往衙门内走去。

    张籍和张百万刚到衙门口,就看见一个衙役笑着脸走了过来,“吆,我说对面那辆马车怎么这么熟悉,原来是张大少来了,这是要来报名今次县试?”

    “王大?今天是你当值?”张百万闻言一看,原来是个老熟人,当下也是笑道:“对,我和我这小兄弟就是来报名的,正好,去哪儿办手续,帮忙引个路。”边说着,张百万手中一块银角子塞了过去。

    那唤作王大的衙役脸上堆着笑向前迈了一步似是要抱拳,却看他右手接过张百万的银子,左手一蹭不知怎得就到了他怀中褡裢里,同时作揖礼也没停下,这一套收钱的手法用的甚是熟稔顺溜,让张籍大开眼界。这一看就是公门里的老油条。

    衙役王大熟门熟路的带着张籍和张百万来到大堂西侧的礼房中办理报名手续,此刻礼房门前早排起了个大约二十几个人的长长队伍,但是王大没有过去,径直带着两人从大堂中侧门直入礼房,招手喊出一名书办将两人带到礼房一旁的内间中,单独备录。这世上没有白花的钱,这下有衙门中人引路,直接成了vip服务。看着窗外那些还在等待的考生,张籍微微一叹,转念一想自己不正是为了能享受这些特权才去考科举的吗,心中的那一丝歉意顿时消散了。不知不觉、潜移默化中,张籍的一些想法正在被时代同化。

    内间中书办询问了两人的年庚及三代履历,听得张籍年方十四也是多看了几眼,不过也就仅此而已,十三四下场县试的人很多,下场取中的极少。

    写完年庚履历,书办给两人领了考牌,还写了两人的体貌特征粘贴在考牌之后,这个就类似后世的准考证及上面的照片了。办完这些,两人又各自领了十张考试专用纸,五张草稿纸,再交上一百文常例钱,这相当于是后世的报名费。至此县试报名的这一套手续就走完了。

    办完手续,衙役王大一路陪着送两人出了县衙,此时旁边礼房的等待的队伍中还有十几人。

    张籍两人坐上回书院的马车,张百万突然来了一句:“籍兄弟,你这次可一定要考好取中啊,咱们一起报的名,兴许我还能沾沾你的才气……”张籍一听不禁莞尔。自从考试成了改变命运的途径,不知道有多少人为此恍惚,张籍挑初六日子报名,和张百万刚才的想法本质上是一样的,皆为患得患失。

    透过车厢的帘子,张籍看到一个高大的牌坊,上面写着三个字“考棚街”,街道两侧有不少客栈,想来等到考试前几天,这些客店都要挤满人了吧,也不知道到时候一间房能涨到多少钱。张籍的眼前不禁浮现出自己后世艺考时鲁省风筝城经济适用的酒店旅馆爆满,一行十几人只得住民房,睡大通铺的场景。

    如此说来,在清渊书院就读的学子们还有县试不必住客栈这么一重隐藏的好处,张籍胡思乱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