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六章 县试考前

    万历十年,正月二十八,书院开课已有七天,一场早春小雨绵绵而至,将书院中的古树竹林,亭台楼阁渲染的格外清新盎然。

    一个讲郎行色匆匆的从书院外走进山长的南山居,随后有更多的教习讲郎来到山长住处,一个消息也在书院中传了开来——临清直隶州县试定在二月二十二日,也就是二十多天后,接着上课时候各班讲郎的通知也证实了这个消息,正月里的月考也取消了,全力备战此次县试,顿时书院的学习气氛紧张起来。

    清渊书院内院还没过县试的学子中有志于此的人们,都行动了起来准备考试的事情,没门路的几人互保的互保,有门路的就去找保人,陆续有人返乡去做保书,书院中一扫假期带来的松懈,所有学子都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复习练习中去。

    书院并不禁止外院学子下场,但是大多数人也是有自知之明的,学问不够也不想轻易去考,免得丢人。与之相对的就是觉得自己还可以,想去碰碰运气的学子,大明尚神童,科举要趁早啊,这些大多数是外院各班的前几名学子。

    张籍已经提前收到了董讲郎的保书,不必再去浪费时间找保人,剩下的就是一门心思的学习,对这次县试张籍是相当有信心的,除了课业进步快,这其中还有个不足为外人道的原因——那次清渊雅集自己得了周学政的赏识。周学政和毛知州关系很好,两人都对本州的县试有话语权,若是看到张籍的卷子,批阅打分的时候相同水平的当是能在高一等次。

    这期间左亮等人也没再来找张籍的麻烦,毕竟内院众目睽睽之地武的行不通,文的比不过,还不如好好准备考试,左亮心知只要过了县试就是对自己最大的证明。

    这日,董讲郎的寝舍中,张籍手持毛笔伏案疾书正在沉浸在题海中,手边的几张卷子都是董讲郎根据近些年的考题有方向性、目的性的出的,堪称是大明版的考前模拟题。至于试题题型,主要是四书五经和五言八韵试帖诗,这是县试头一场的考试内容,也是最为重要的一场,这一场考得好,有机会直接取中,不用再试即可参加四月的府试。考的差点,勉强过关,后面就要考第二场第三场,甚至第四第五场;这一场不过,就什么机会都没有。

    偏门点的题型,有判例判词题、御制大诰的默写题等等,这个一般在县试后面几场中出现。张籍胸中现在藏了大半个藏书楼,自然是不惧这些死记硬背的题型了。

    写完之后,照例是交于董讲郎批改。

    董讲郎接过卷子,提起朱笔,当先一个红叉打上,看的张籍心下颤颤,只听毒舌声又起:“这行文忌讳你不知道吗,这些日子学哪去了,出了这门休要提起曾来过我这……”原来是张籍写四书时一时图快,忘了避讳用语。在董讲郎止不住的训斥中,张籍站立在一旁看着改完了整张试卷,说实话,除了这个叉,其他的多为圈,整体尚可。

    批改完毕,董讲郎将卷子交还给张籍又道:“这四书五经正题你已做过,那偏题截搭题可曾写过?”

    截搭题是指科举考试中将经书语句截断牵搭作为题目之意。明丘浚《大学衍义补》:“近年初出题,往往强截句读,破碎经义,于所不当连而连,不当断而断,而提学宪臣之小试尤为琐碎。“在童子试中此风气尤盛。分长搭、短搭、有情搭、无情搭、隔章搭等。这种题做好,需要融会贯通四书五经,将各种话消纳于无形,联合一气,端的是考验人。

    “学生在外院时,徐先生曾教过截搭题的写法,只是练习不多。”张籍实话实说。

    “哼,截搭题不练,考什么县试,这道截搭入门题你在此做完。”说着董讲郎又给了张籍一张试卷,上面写着“时乘六龙,以御天也,云行雨施,天下平也。君子以成德为行。”

    这一句全部是出自《周易》,只不过前四小句相连,最后一小句出自下文就这么生硬的凑在了一起,这还算是简单的截搭入门。记得后世有个笑话就是关于截搭题的,“床前明月光,小人长戚戚”为题,用先圣之言作解,寒窗苦读十余载一上考场遇到这种不知所云的题这不知要为愁煞多少考生。

    还有个清朝咸丰年间的截搭题,题为“君夫人阳货欲”,看到这里是不是想歪了,这就是截搭题的进阶版,在论语中是这样的。《论语》季氏第十六“邦君之妻……异邦人称之亦曰君夫人。季氏第十七“阳货欲见孔子。”是这样拼的,难不难?难!但就这样还有能把文章做的花团锦簇的。

    张籍面前的这一道题比之上面说的这两个例子可是简单多了,张籍敏思苦想之后按照自己的理解,以制艺文格式先做草稿,在誊写,勉强完成了这篇文章,停笔之时就做好了被董讲郎毒舌的洗礼。果不其然,董讲郎看后,几个叉子给上,训斥之语又出。不做好在,这次批评并没有持续多久,董讲郎以张籍所做试卷为例指出其中的错误不足,讲解起如何破截搭题来,毒舌归毒舌,这技法讲解起来可是真有几把刷子,称得上是深入浅出,鞭辟入里,要不然也做不了内院的讲郎。

    张籍一边听一边记,不禁感叹起这截搭题的另辟蹊径,虽然破碎文义,为人所诟病,但是不拘泥于经义典籍,考察人的发散思维应变能力,也算是有用。细细想来四书五经就这点东西,每年都要考,要是放在教育机构发达的现在,估计早被龙门、黄冈、新东方分析得体无完肤了,但是考试不停,题目还得出,命题也不能重复,这也是出题考官没办法的办法了。

    今天的讲解完毕之后,张籍的课业任务中又多了一样练习截搭题,但是为了能考个好成绩,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谁人不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