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一章 拜师礼

    放榜后的第二天,这日,冬雨霏霏,冰冷潮湿,天气阴沉。

    清渊书院南山居中,书院山长希伊先生,陈教习,徐讲郎等人都在,众人手中相继传阅着一份试卷,卷边上赫然写着张籍的名字。

    “这次就定张籍入内院了?不在考虑考虑?”一个瘦高的讲郎出声看向希伊先生问道。

    “左讲郎,那是自然,按照书院往年的规定,岁末大考中的榜首自然升入内院读书,此例沿用日久,岂可轻废。”说话的是丙班的徐讲郎,语气中满是肯定。这位瘦高的讲郎原来是姓左。

    “只是这张籍入院不过三个月,想来经学根基为稳,虽然这次得了头名,但骤然升入内院,怕是不适应吧,为此子计,不如再压一压沉淀一段时日,到外院甲班就读,待明年季考时再……”左讲郎还是提出了不同意见,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了。

    这次出言的陈教习,只听他哼的一声,道:“之平兄,你这怕不是为了张籍吧,我记得这次岁末大考,你的小儿子已经连续两次是内院第二十了,若是张籍升入,他就要被挤出来,你这是为了自己家儿子吧。”陈教习的话毫不客气说的左讲郎满面通红,左讲郎名允字之平。

    “这、这,你这是血口喷人,我不过是效顾府台与张相旧事,十三岁童子就入我清渊内院,从未有此例,少年得志未必就好……”左讲郎面对陈教习的斥责,强言辩道。“再者说,你别以为别人都不知道你私下里单独教授张籍,这次难不成是你透了题,要不他一个经义不通的童子,怎能得此头名!”

    左讲郎说的顾府台指的是曾任湖广巡抚的顾璘,张相自然就是说的当今首辅大名鼎鼎的张居正。当时张居正少年天才,十三岁即应武昌乡试,依才学该是能中举,事实上,张居正的考卷也深得湖广按察佥事陈束的欣赏,极力主张录取。但是当时的才子官员湖广巡抚顾璘认为一个十三岁的孩子再聪明也还是个孩子,倘若早早中举,因缺乏历练和失败经验,以后便很容易骄傲自满,反而消弭了上进的意志,对于张居正的成长不利,主张给张居正一些挫折,使他能发奋自强。顾璘将自己的看法告诉了监考冯御史,冯御史又给了陈束建议,最终张居正落选。

    当然天才始终是天才,神童就是神童,三年后张居正再赴科场,一举中第,对于顾璘一事,张居正也明白其苦心,曾说“仆自以童幼,岂敢妄意今日,然心感公之知,思以死报,中心藏之,未尝敢忘”。这事情传播开来后成为一时佳话。

    顺着指责陈教习的话头,左讲郎还要把话说下去,却听希伊先生沉声道:“之平、仁肃都不要说了,仁肃教导张籍曾知会与我,是经过我同意的,至于透题我相信仁肃的为人,断然是做不出这样事情的。张籍不是张相,之平你也不是顾府台,至于你家小儿子……”希伊先生沉吟一声又道,“这次先不降至外院,下次考较再定。”

    希伊先生的话音落下,两人才算不再争执,左讲郎对这个结果也算是满意。

    发生在山长住处南山居的在这一幕场景,张籍自然是不知道的,在场的人也不是大嘴巴四处传扬,就这样糊里糊涂中张籍还没有进入内院就在班中有了个竞争对手。

    ……

    下午时分,张籍跟着徐讲郎来到南山居向希伊先生行拜师礼,因为内院甲乙二班由山长管束,还负责一些甲班的教学工作,用现在的话说希伊先生就是外院甲乙二班从事一线教学的年级主任。

    到了南山居中,张籍先拜了孔子朱子的画像,然后再向希伊先生及内院教习,讲郎双手敬茶拜首行礼。孔圣人曾说过,拜师不可空手,故而张籍起身之后,按着规矩送上大明拜师六礼:芹菜、莲子、红豆、枣子、桂圆、干瘦肉条。

    这六样物事的含义张籍来之前准备的时候查过资料,芹菜,寓意为勤奋好学、业精于勤;莲子,莲子心苦寓意为苦心教育;红豆,意为红运高照;红枣,意为早早高中、鱼跃龙门;桂圆,意为功德圆满;干瘦肉条,是用以表达弟子心意,冬天置办这些东西还真有点不易,托了张百万的关系,才凑齐了这六样,准备的过程也是个静心诚意的过程,比后世简单直接的送红票票庄重感、仪式感都重多了。

    献完了六礼,就是书院山长教习讲郎的回礼,给了张籍一份糖、一棵葱、一本《论语》,糖有粘性,表示安心读书之意;葱与聪音近,葱形中通外直,喻学问贯通,做人正直;书本的含义就简单了,学圣贤文,扬圣贤语。

    至此拜师礼才完毕,之后内院教习施贯向张籍讲述了书院历史,内院乙班讲郎向张籍讲述了内院的注意事项,最后由希伊先生说话,希伊先生坐在榻上温言向张籍问道:“张籍,自你入院来已过三个月,与书院之中读书悟道,可知为何而读书?”

    当然是为了自己,当然是为了考试,当然是为了发财做官,听闻此语张籍不禁心下一晒,普通小市民的心理都是一样。当然这些话是不能说的,张籍稍一思索用改自《大学》中的话答道:“学生之为学,进则治平,退则修齐,继先贤之所言,传圣人之所语。”

    “好!”希伊先生抚掌笑道:“好一个修齐治平,好一个代圣人立言、好一个扬先贤之语。之后处事汝当莫忘本心,谨记今时之语。”

    随后希伊先生又问了张籍几个问题关心他在书院的学习生活,随后讲述起做人道理和砺学的话,张籍仔细恭听,连连称是,谈话完毕后,徐讲郎和张籍便出了南山居。

    在徐讲郎的指引下,张籍回到丙班教室收拾东西,在众多外院学子羡慕的眼神中进到下一进院子中的内院乙班,自此张籍的内院生活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