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十章 榜首

    腊月初九,清晨。

    温暖的冬日由东方升起,看起来颇有些渺远,阳光落在刚刚苏醒的清渊书院中,在树干和行人身后拖出长长的影子。此刻外舍放榜的石壁前围拢着许多学子,后面的想要挤着向前看自己的成绩,前面的看完自己的又比较起别人的,在榜下恋恋不去,犹如当年张籍读高中时墙壁上刚刚张贴考试成绩的情景一般。

    张籍今次先去了食堂吃饭,才来到这边看成绩,早有不少士子在榜下议论,内容无非是谁的成绩突飞猛进,爆了冷门让人惊叹;或是某某人的成绩再次下滑,状态不佳,此次惨败早有预料之类的。

    看着此处拥堵的人群,张籍想着一时半会儿也挤不进去,正要离开先到丙班讲堂,忽听人群中传来寝舍室友冀永贞的一声惊呼:“这太厉害了!”

    张籍好奇的回头看向人群中,正好冀永贞也朝这边看来,看到张籍在不远处,只听冀永贞颇有些兴奋、有点语无伦次的大喊道:“张朋友、张朋友!籍兄、籍兄!快到这边来,榜首,榜首!”榜下众人听到冀永贞的呼喊声,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向这边树下的张籍。

    张籍停住回身向放榜处走了几步道:“冀朋友,何事?”

    “籍兄,你、你考了榜首!”冀永贞挤出人群跑到张籍跟前大声道,他兴奋地脸在清冷的冬日中有些红。

    “什么,你的意思是我考了榜首?”张籍一时间脑海中有些混乱,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对对。”冀永贞拍了拍张记得肩膀道。

    “榜首就是这次岁末考的第一?”张籍再次问道,犹自不信的确认道。

    “对,就是岁末考的头名、第一。”冀永贞再次肯定的点了点头,道:“籍兄,你这可是深藏不漏啊,有什么读书方法可要教教我啊……”

    张籍耳中似是没有听清冀永贞喋喋不休的话,径直向贴榜处走去,榜下人群见张籍过来,个个不由自主的又像是自觉的让开一条道路,难道这就是学霸.榜首的无声气势吗?张籍对此兀自不觉,到了榜下看到大红纸张上,右上角赫然写着几个大字——万历九年,乙酉,外院榜首张籍。

    真的是自己,真的是自己,自己竟然真的得了这次岁末考试的头名,张籍内心狂喜。

    ……

    像往常一样,也不似往常一样,张籍看完榜后来到了丙班讲堂,讲堂中气氛热烈,同窗们或一二人,或三五人,高声议论,时而大笑。从只言片语中能听出,这么热闹的原因是因为外院三班会考,榜首竟然没有出在课业水平最高的甲班,而是出在了成绩最末的丙班。虽然不是自己榜首,但同窗成为头名也是心有荣焉,以后面对甲乙二班终于能抬起头来,也多了一项不错的谈资。

    或许这次之后自己会成为师长同学口中那别人家的孩子吧,张籍莫名的想到。

    见到张籍进来,过道中的同窗们哄笑着让开了通路,齐齐看向张籍,自从张榜公布成绩排名后,张籍就成了书院外院的一个焦点,这种情况至少要持续到下次考试,同窗们的眼神中隐约有着感激感谢之意,不再有排斥疏远的意思,毕竟张籍得到头名,不光是他自己的荣耀,也是整个丙班的荣光。

    张籍对同窗们的反应感到有些暖暖的,自己至此终于被丙班接受了,到了座位上张籍向四周团团拱手作揖后坐下,整理书桌,打开书籍,等待徐讲郎的到来。

    ……

    随着时间的推移,红日上了树梢,徐讲郎比往常晚了约莫一盏茶时间进讲堂。只见徐讲郎今天身着月白边色交领深蓝色文士长袍,头戴唐巾,怀中抱着一大卷试题,精神矍铄的站在了堂前。徐讲郎把怀中试题让前几排的学子发下后,先是安排了一小段时间,让众学子浏览,以求对自己个考试结果有个整体的认知。

    张籍接过自己的试题后逐一翻看,只见贴经墨义题和前几次考较一样都是画着圈,意为优秀全对;和以往不一样的是,这次的策论题和制艺文也都画上了圈,而且还不止一个,都是在辞藻精妙处标注,想来阅卷人读到这里时也是赞叹一声好。整整六张试卷上出了圈没有其他评语,这就相当于后世的满分卷,正是这些圈圈代表着的认可,构成了本次张籍的榜首之位。

    待学子们大概浏览完试卷后,徐讲郎便开始细细分析这些题目,张籍将之代入自己的文章中,不禁发现自己的所做所答画圈标注出皆是暗合其中道理。

    徐讲郎直讲到日上正午才解读完毕。放下手中试卷,徐讲郎忽的说道:“张籍,将你所做试卷交到前面,在班中依次传阅。”

    这是要把自己的文章当范文啊,张籍应了声是后,将试卷交到前排传阅。试卷传阅时,浏览看到的士子中不时传出惊叹声,每每闻到赞美声,当张籍听的这些赞叹时,内心充满了自豪感,多少汗水,多少努力都没有白费。

    浏览完毕后,徐讲郎手持张籍的试卷向台下学子们一一详解其中精妙处,这是对头名试卷的评卷环节,今次是头一遭由丙班先开始,原因很简单——榜首就在丙班。

    堂下学子听着徐讲郎精妙详尽的分析,恍若醍醐灌顶,不禁连连感叹,这题目原来还可以这么做,自己当时怎么就没有想到?中上和优异其实就差那么一层窗户纸,最关键的就是谁能灵光一闪把它捅破。

    试题解读完毕,优秀试卷分析完毕,徐讲郎还身走到堂前站定,目光环视全班片刻后,清了清嗓子似是有事情要宣布,学子们见状皆是屏息凝神等着徐讲郎说话。

    “今次岁末大考,由书院山长教习出题并批阅,外院三班同时会考,经糊名批改后定我丙班学子张籍为乙酉榜首,可直升内院就读,此为清渊建院以来第一次,实乃可喜可贺……”徐讲郎兴致高昂的宣布了本次榜首张籍直升如清渊内院,躺下众学子皆是面露钦佩羡慕之情。

    学霸的感觉不要太爽,清渊内院我来了!张籍内心兴奋的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