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教师在大明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十九章 腊八、盛世中州

    东汉泰山太守应劭所著的《风俗通》记载:“夏曰嘉平,殷曰清祀,周曰大腊,汉改曰腊。腊者,猎也,田猎取兽祭先祖也。”,又东汉许慎所著《说文解字》道:“冬至后三戍日腊祭百神。”后又南朝梁宗懔所著《荆楚岁时记》记载:“十二月八日为腊日。”再有佛教始祖释迦牟尼十二月初八之日与菩提树下悟道成佛,中原腊八节自此与佛教结合,又称佛成道节。

    在这一天佛教寺庙念经煮粥、历经佛祖;民间祭祖拜神,煮腊八粥、醋腌腊八蒜、祈求丰收吉祥……

    寝舍中张籍合上手中的《春秋》,伸了个懒腰靠在床铺上,今天是腊八节,张籍些日子在书坊中、清渊藏书楼中读了不少古籍,想起腊八节,一些与此相关的资料就不禁浮现在脑海中。前世中腊八似是个被国人遗忘的日子,这天煮腊八粥的人家不多,腌腊八蒜的倒是不少。

    剥去外皮的白生生山东大蒜,倒入玻璃罐子中,倒上济美酱园的香醋,盖上盖子封好,等二十多天后除夕夜吃饺子时再倒出来佐餐,初看外表湛清翠绿,再闻醋有蒜辣味,酸有醋酸味,最后就这腊八蒜和醋吃饺子、拌凉菜,蒜辣醋酸鲜香可口,很是下饭,味道好极了。

    想到此,张籍几乎就要流口水了,也不知道何时才能尝到,心下感叹一声。

    和往日休沐放假时一样,冀永贞回家,郑茂文、容修明两个一同去城里游玩,寝舍中依旧是张籍一人,穿戴齐整后,张籍手中整理好床铺书本,出了寝舍。

    屋外天气清冷,杨柳树叶俱是脱落,只余松柏长青,口中呵出的白气清晰可见,院中并无其他学子,行走于石板小径上,颇有一片萧杀凄清的感觉。

    今天出来的晚了,厨房中想是也没了早餐,张籍漫步出了书院,到了街上行人顽童就多了起来,嬉闹声、叫卖声不绝于耳,这才有了节日的气氛。街头大树下,小巷转弯处零零散散的分布着些卖小吃早点的摊子。张籍闻到豆腐脑的香味,顿时食指大动,前行快走几步在天桥下的一处小摊上坐下,招呼店家要了一碗豆腐脑,一张蒸饼。

    白嫩的豆腐脑、翠绿的韭菜花、浓香的麻汁、热腾腾的卤子,张籍一口下去顿觉鲜香可口,就着手中蒸饼,一会儿就吃完了,掏出三个铜板付了账。感到还没饱,张籍又走向下个小摊。

    这个摊位上卖的是腊八粥,小摊老板笑呵呵的一副忠厚样,不少人在此用餐,闻到粥香,张籍也要了一碗,刚刚喝了豆腐脑打底,这碗腊八粥张籍也不着急,细细品来。

    喝了几口,尝出粥中有大米、薏米仁、黄豆、黑豆、红豆、绿豆、麦仁、小米、红枣合计八种,都是常见的五谷杂粮,劈柴地锅小火慢炖不知熬制了多久,米粥浓稠,甫一入口便觉五谷香气,趁热喝下后,一股热气自腹中升起,放下粥碗长身而立,顿觉通体舒泰,早餐一碗腊八粥,驱寒健体。这么满满一大碗不过两文钱而已。

    吃过早餐,张籍踏上天桥,在这热闹的天桥集市附近漫步前行,权当饭后散步了。后世的张籍曾看过影印本的清明上河图,透过那泛黄的画卷感受千年前的大宋繁华,今时张籍此刻所见所闻,若是张择端再世定能画出一幅大明版的腊八上河图。

    这是张籍魂穿大明后第一次闲适的逛街,社学交流时一直在赶时间,到清渊读书后,四书五经初学,奋力急赶课业不敢有丝毫懈怠;平时休沐日难得,后又入股了书坊,劳心费神,还未曾好好的看看这两世的故乡,五百年前的临清城。

    站在天桥拱顶高处向四周看去,两岸边,大道旁,屋宇鳞次栉比,进处茶坊酒肆招子飘扬,远处望去,细细分辨,有脚店、肉铺、庙宇、公廨等。

    张籍沿着大道踱步前行,临近年关,众多商铺中人来人往也甚是热闹,经营种类各异的店中有的贩卖绫罗绸缎、有的展示珠宝香料、有的出售香火纸马,此外尚有医药门诊、大车修理、看相算命、修面理发等,各行各业,应有尽有,比乡下繁华不知凡几。张籍置身其中仿若时空的游子,又似历史的看客。

    远处有家实力雄厚的三层酒楼,门头上扎着彩楼,挂着灯笼,悬着市招旗帜,正是张百万家的产业福来酒楼,随着太阳的升起,街市上的行人愈来愈多,集市上摩肩继踵,川流不息。

    此情此景,张籍忽的想起《晏子春秋》中的一段话“齐之临淄三百闾,张袂成阴,挥汗成雨,比肩继踵而在。”又有《战国策》中“监淄之途,车彀击,人肩摩,连衽成帷,举袂成幕,挥汗成雨。”用在此时的临清城中亦是恰到好处。

    集市中有满面风尘的商贾,有负手吟哦的士子,有悠闲看景的士绅,有骑马前行的官吏,有嬉闹追赶的顽童,有沿街叫卖的小贩,有乘坐轿子的大家眷属,有身负背篓的行脚僧人,有问路寻人的外乡游客,有表演杂耍的街头艺人,有唾沫飞扬的说书先生,有酒楼中狂饮的豪门子弟,也有城边行乞的残疾老人……男女老幼,士农工商,三教九流,无所不有。

    仔细往街道大路上寻去有轿子、骡车、牛车、马车、人力车,有太平车、平头车,各式大明陆上交通工具形形色色;再向汇通河上看去,有舢板、小舟、乌篷船、平板船、楼船、商船、漕船,各样大明内河船只样样俱全。

    张籍踱步行至一处码头前,登上一土丘远望,只见运河上船只往来,首尾相接,或纤夫牵拉,或船夫摇橹,有的满载货物,逆流而上,有的靠岸停泊,正紧张地卸货。近处有一只大船正待过桥,船工们有用竹竿撑的;有用长竿钩住岸边的;有用麻绳挽住船的;还有几人忙着下锚打桩的;邻船的人也在指指点点地像在大声吆喝着什么,案上有还有许多精壮码头汉子等着装货卸货,船里船外,岸边码头都在为此船停靠码头而忙碌着。

    正是:

    登高远眺千帆过,

    车马络绎人熙攘;

    腊八时节思绪远,

    百年追忆梦中藏。

    又有:

    滔滔京杭碧水长,

    璨璨玉带缀中央;

    钞关漕船千般景,

    社稷江山万世昌。